谢勇 | 高铁侠抄袭:即使山寨,也要自由开放

2011年07月20日 16:16:11

  “不是抄袭,是致敬!”这是网友调侃《高铁侠》的妙语。这部尚未公映的“国产”动画作品,仅仅 6分钟样片,就被慧眼如炬的观众发现系抄袭同样以高铁为主题的日本动画《铁胆火车侠》。而为了不必在抄袭前面加上“疑似”二字,更有好事者制作了两部片子的对比视频,于是,人们惊讶得看到,除了剧情、人物甚至铁路地图等等相似之外,日片的对白竟可以直接用在中国这部《高铁侠》上面。这已经完全不是模仿、山寨或者抄袭的地步了,“致敬”稍稍达意,或者“膜拜“之类用来形容群众对待领袖的词汇更为妥帖。
   其实,我对“山寨‘文化并无恶感——当然也谈不上好感,就我生活的广东,可以说是山寨文化的发源地和集大成之所在,山寨这个名头就是从广东叫响的,可是身处其中,不难发现山寨文化的多面与复杂:除了模仿,更有创新,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就像当年的佛教进入中国,独独禅宗发扬广大,以前的马克思主义原理必须中国化才能取得胜利一样,所以,所谓山寨,不过是”普世价值下的中国模式“的另一个称呼。看看那些价格低廉,功能异常丰富,充分显示中国人想象力与创造性的山寨手机、mp3以及今天的山寨平板电脑,还有好些无以名之,确有异常好玩有趣的电子产品,就不能不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
   实际上,中国动画模仿外国动画的现象不仅仅是《高铁侠》这一家,而是一个普遍现象:即便是受到好评的另一部国产动画片《魁拔》,其剧情原创比重已经占到80%,但还是由于美学风格的日本化受到批评,另一部《兔侠》则和熊猫阿宝相似度极高。不过这些在《高铁侠》之后都是可以容忍的。虽然有人总说当年的中国动画片,像《大闹天空》、《三个和尚》、《骄傲的将军》这些片子如何牛逼,可毕竟那时候无论是日本还是美国的动漫都还没有发展起来,与今天的情况不同。
   所以,照我看,山寨不是大问题,只要其中能看出创造力,能让今天中国孩子真正开心,能让我们这些做父母的觉得买电影票的钱花的值,也就算是德艺双馨了。不过像《高铁侠》这般完全抄袭,对白都可以互换的无技术山寨版本,实在是有些说过去。更有意思的是,这新闻出来以后,制作公司异常“淡定“的心态,不回应质疑不说,更强调该片会照常播出。中国社会“耻感”缺失问题严重,自不待言,不过我好奇的是,这份淡定心态的底气从何而来?
   虽然都是山寨,在中国也要分成官家山寨和民间山寨两种,前者表现国家意志,后者体现民间精神。前者要在体制内攫取利益,后者要在市场中讨生活。今天中国的民族动漫产业,在高层领导关心之后,已经不再是普通的文化产业,而是重点扶植、培养对象了,而哪些所谓航空母舰,巨无霸,更是党国培养对像,看看《高铁侠》的制作方的显赫背景,“这家成立于2007年的企业,拥有“中国原创动漫十大最具影响力卡通品牌”在内的多个辽宁省第一的名号,亦号称“中国前四强动漫企业”。一有作品出来,自然前呼后拥,畅通无阻。
   而“靠数量换补贴”、保证播出时间和时段等等扶植政策,更是让一部无趣的抄袭动画片无限拉长下去。即使被抄袭的片子在大陆已经播出过也丝毫不会感到羞耻。
   无论怎样产业化,工业化,动漫依然是和童趣,想象力相关,我们这边动漫,动不动和工程、项目、基地之类挂构,本身荒诞。而政策背后的螺丝钉逻辑,更是注定了其成果无趣、丑陋。所以,即便山寨,也让他们自由开放吧。
 
 

上一篇: 郭美美的“中国梦”   下一篇: 以万千民间组织弥合社会撕裂

阅读数(2069) 评论数(2)

2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28日, 12: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