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鹏 | 缺乏“常识”的时代 一个尴尬的时代

2011年05月17日 13:48:54

  当下的中国正处于发展方式转型的十字路口,很多人都试图描述自己眼中日益变迁的中国和时代潮流冲击下的社会现象,但没有人能够说清我们究竟生活在怎样的一个时代。有时候问自己,究竟生活在怎么的一个时代?父母那辈人总爱说,作为年轻一代的我们,是多么的幸福,不用上山下乡,不用吃树皮,应该懂得知足。从物质上来说,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我想,每一代中国人都有着不同的经历和记忆,有自己的幸福,也有自己的痛苦。当经济、物质的发展与信仰、价值严重脱节时,我想,我们活在一个令人尴尬的时代。
   尴尬的是,中国的国际地位迅速提升,社会却遭遇文化道德真空的挑战。国家越来越富,百姓却越来越穷。人们居住的房子越来越大,但亲情却不断在贬值。我们不断聚敛物质财富,但幸福感却逐渐消失……少数人在狂欢,沉默的却是大多数。在如今的社会中,存在着一种莫名的群体恐慌,大家缺乏安全感,认为如果不赚足够的钱,就会被社会抛弃。
   中国正处于历史的转型期,出现了价值观的混乱,社会各阶层普遍出现焦虑感,但我们却无法听到社会精英清晰的声音。你会看到教授争做明星、知识分子为权贵背书等怪象。在这样一个被金钱和权力充斥的社会中,我们的精英逐渐丧失了社会责任感,甚至道德底线,他们极少考虑广大底层民众,更多的是考虑自身利益和前途。如此的环境下,想要做一个有良心的知识分子,需要很大的勇气和足够的底气。令人欣慰的是,对于不少知识分子来说,道德良知并未消逝,他们勇敢地肩负起了自己的责任。
   什么是常识?维基百科的解释是“指与生俱来、毋须特别学习的判断能力,或是众人皆知、无须解释或加以论证的知识;另一意思是指对一个理性的人来说是合理的知识,即‘日常知识’”。中国人是否缺乏常识,近期互联网上也不乏争论之声,我们很难下结论。不过,再简单的常识,当社会中生活的人们无法达到共识,即使如“剽窃不对”这般简单的常识,也是无人遵守,或不太在意的。
   在如今的社会中,一方面,人们过分依赖政府和有关部门解决问题。这与中国历史上长期大一统有密切的内在联系,亦跟民众“政府可以包办一切”的心态有关;另一方面,大家都在逃避自己的责任去逐利,宽于利己,而严于待人。如今似乎整个社会都变成了以金钱为目的的商场,每个人都变成了“商人”。即使普通的民众,也都在试图最大化自己的利益,为了找工作弄个假经验,为了升职搞一份假学历。夸张点说,欺骗充斥着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即使你明知道欺骗不对,但会认为,既然奸商敢往牛奶里掺三聚氰胺,既然那么多官员贪污受贿,那我自己就可以“恶小而为之”,而且“只要不影响他人就无所谓”。多数人也总试图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如“国情如此,社会又如此现实,我无力改变,那就这样吧”。这是一种极富中国特色的逻辑。
   当下的中国,旧的价值观和秩序已经被推倒,而新的价值观还未建立,所以大家都按照利己的角度去诠释道德和规范。很多人总是说,中国的道德危机源于教育的失败,但简单地把责任推给某种因素,也是不负责的。我们一面主观认为诚信很重要,一面却为了竞争而投机取巧;一边指责他人不诚信,一边却又随波逐流地效仿。当每个个体都随着社会的畸形发展而逐渐拧巴,大家都忘记了独立的思考和行动,逐渐的“逆来顺受”,这样的土壤,又反过来鼓励了奸商的“坑蒙拐骗”,最终只能形成恶性循环。一个社会应该充满契约精神,每个人都应该先为自己负责,然后才能期待社会逐步能够负责起来。所以,我们需要学习更多的常识,需要不断重申和捍卫常识。

上一篇: “政治神童”黄艺博:变形价值观…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2650) 评论数(14)

14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27日, 3:0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