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鹏 | 芮成钢和中国崛起综合症

2010年11月14日 09:24:14

  在韩国首尔召开的20国集团峰会今天落幕了,而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离开韩国之前召开的记者会上,就大谈特谈美韩的合作关系,其中还曾经因为要坚决维护韩国记者的提问权利而和中国记者芮成钢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冲突。
 
   不过,由于一些原因,国内的视频隐去了奥巴马与芮成钢的争辩过程。但是凤凰网的视频却展示了全貌。下面是《凤凰全球连线》视频的文字记录(抱歉,凤凰的视频被删了):
 
   (中国记者):很不幸我可能会让你失望,奥巴马总统,其实我是中国人,我想我可以代表亚洲,我们是这里的成员之一。
 
   奥巴马(美国总统):你的英文比我中文要好,但是公平起见,该轮到韩国记者提问,所以…我想…你…。
 
   芮成钢:如果韩国朋友可以让我代表他们来提问呢?好还是不好?
 
   奥巴马:那要看韩国记者是否有问题问,没有,没有人发言吗?这好像变的比我预期的复杂。
 
   芮成钢:请回答来自亚洲人的一个问题,奥巴马总统。
 
   奥巴马:嗯,好,那就发问吧。我想确保韩国记者有提问机会。
 
   现场的情况是,奥巴马的全球直播记者会,惯例是本只点名白宫随行记者团提问,但是出于礼貌,或许也是为了美韩关系,最后临时决定增加一个问题,希望韩国媒体 提问。但没想到韩国记者全无准备,芮成钢站起来称“想代表亚洲问一个问题”。如果看到凤凰网的视频或美国网站的全部视频,会看到两人之间的小小争执和奥巴 马的“不爽”。
 
   看完视频后,我个人有一些看法。首先,是关于礼貌问题。西方人讲究秩序,讲究公共场合的礼仪,讲究守时,有时候甚至到了固 执的程度,比如德国人。芮成钢的抢答是非常没礼貌,也非常缺乏涵养的。尤其在记者会这种外交场合。即使韩国记者没有准备好,又或许芮成钢作为一个记者非常敬业想争取机会,也应该以一种更为妥当的方式去表达想提问的意愿,而非站起来就说要“代表亚洲”以及告诉韩国媒体希望可以代表他们提问。
 
   其次,则是“代表亚洲”问题。在这种外交场合,表示 “代表亚洲”或者“代表韩国”,这会引起他国国民情绪,严重说甚至会引起外交风波的。道理很浅显,如果英国记者向法国记者说要代表欧洲或法国,或者加拿大 记者要代表美洲或美国,作为被代表的一方,会舒服吗?这不仅仅是礼貌问题,也涉及到了外交问题。尤其中国和韩国之间关系颇为错综复杂。换位思考一下,如果 此次是韩国记者说要代表中国,作为中国人,你会做何感想?
 
   有人说,芮成钢只是一时口误,其实关注芮成钢的人应该知道,这绝非他第一次“代表”。在2009年的伦敦G20峰会上,芮成钢曾分别代表中国和全世界向奥巴马提过两个问题。“代表中国”还可以理解,作为央视记者,这或许是一种习惯,但“代表世界”却让人感到有些离奇了。
 
   芮成钢作为中国年轻一代的精英,他的个人形象和行为的背后也反应出不少当下中国独有的复杂情绪。在这次发生“抢问”风波后,芮成钢在他的新浪微博写道“国际高级别新闻发布会,往往是欧美强势媒体的天下和主场。但是情况正在发生改变,我们亚洲,特别是中国媒体人的国际化程度正加速度发展,这两年在全球奔走感受颇为强烈。而支撑我们的,正是蒸蒸日上的中国综合国力,国家的力量,时代的力量。”
 
   去年年初,《纽约时报》曾专门报道过芮成钢,认为他年轻聪明,能说一口流利英语,更重要的是,他非常爱国。作为央视财经节目主持人,芮成钢是中国媒体对外的 招牌,甚至其个人魅力可以打造中国的国家形象。一些称赞者认为芮成钢是“新中国年轻的旗手”,而批评者则认为他是一个不知疲倦的自我推销者。
 
   记着芮成钢在2007年曾写了一篇颇为轰动的文章《请星巴克从故宫里出去》,当时引起了网民的热议。关于星巴克咖啡馆应否搬出故宫,讨论声不绝于耳。有人力挺,有人反对,有人建议人们将商业与意识形态分开,有人探究中国文化自信的老问题。
 
   与星巴克的情况类似,此次芮成钢“代表亚洲”背后网民仍然在争论不休。其背后或许反应出复杂的民族自尊心和认同感危机。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芮成钢认为中国的形象仍然非常负面,虽然中国的经济越来越强大,对世界的影响与过去也不可同日而语,但却没有赢得世界的足够尊重。所以尽管他说着流利的外语,受过 外交训练,熟悉全球财经知识,开着Jaguar上班,甚至据说经常与友人以英语而非国语对话,这样一位非常“西化”的精英却非常支持中华文化和国产货,甚至有一些“民族主义”倾向,不能不说反差强烈。
 
   这是否也展示了中国精英以及未经历过苦难的年轻一代的心态?自卑和自信混杂在一起的复杂情绪。中国曾自持为“世界的中心”,四海为臣万国来贡。可长达千年的自负被1840年英国的大炮击的粉碎。随着自信心和优越感的不断挫败,是长达百年的自我怀疑甚至民族自卑。
 
   一方面,不少中国人意识到,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如今的中国至少在经济上已经崛起,在国际事务中起到越来越重的作用,甚至曾经的“大英帝国”如今必须为了 贸易利益向中国低头;但另一方面,中国人却发现,我们仍然无法向外输出任何思想和价值,也得不到外界的认可。在世界范围内,中国很少有知名国际品牌,也没 有享誉国际的艺术家或作家。国人都在学英语,随便一个外国人–即使在本国很落魄–在中国都会受到极高的礼遇。
 
   这种经济崛起产生的自负甚至自大,与国家无法受到足够尊重的自卑,混杂在一起,成为积压在心底的一种复杂情绪。一方面,国人非常希望得到世界的认可,尤其来自西方国家的。于是你会看到,中央级媒体一边指责西方媒体抹黑中国,一边却乐此不疲地编译西方主流媒体称赞中国的正面报道,凡是赞扬中国模式的西方政客或商人,就会收到某种形式的回馈;另一方面,不少国人也非常自负。凡是不利中国的国际新闻,就认为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试图阻挠中国崛起,其目的就是害怕中国的日益强大。即使他们明明看到国家出现的诸多问题,也会以发展不可避免的矛盾和竖比的进步来自问安慰。
 
   经历了08年的火炬风波,中国政府一直在推动媒体的海外运营,希望传递一种更积极的中国崛起形象。如果认真翻看一下芮成钢的成长历史,会发现一些轨迹,他生长环境优渥,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绝对是年轻一代精英中的精英,甚至可以被称为新兴富裕阶层的媒体代言人。由于他的观点常和官方对外国媒体的批评一致,所以《纽约时报》文章指,芮成钢的行为非常符合政府要利用国家媒体提高海外形象的目的。
 
   不过,我宁愿相信,芮成钢并非主动迎合,而是真实地反应了中国从封闭到开放的转变,以及中国年轻一代的精英希望自己的国家获得认可的焦急心态。只不过,芮成钢“太精英”了,与普通民众的生活相距太远,这样一位活在赞美声和荣誉中的年轻人,有时难免会脱离实际。自卑、自负、自信有时是很难区分的,如果缺乏修养和内涵,缺乏包容精神,自信很容易被外界视为自负,甚至粗暴无礼。我们年轻的国家有时候也面临同样的烦恼,总认为自己和平崛起,但却被西方“围堵”,一言一行被国际社会放在聚光灯下解读。
 
   对一个年轻人,更重要的或许是学会如何正确看待自己的国家,不仅看到她的优点,也应该诚实面对她的缺点和不足,不能只看一面,或者总为现存的问题寻找理由和借口。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最好的形象是让每个公民活得平等且有尊严,而不是外国如何看待。真正的崛起也不只是经济成就,更在于遵循超越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的普世价值,并肩负起国际责任。

上一篇: 民众表达空间受限 微博所折射出的…   下一篇: “政治神童”黄艺博:变形价值观…

阅读数(3867) 评论数(51)

51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27日, 3:0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