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劲松 | 一个肖蜜写给肖传国院士的信

  一个肖蜜写给肖传国院士的信

  敬爱的世界厚黑学院院长肖传国院士:

  您好!我是文学城的若尘
(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php?blogID=28765
),
您的一个忠实的铁杆粉丝。自从看到您的肖氏反射弧理论提出来以后,我就知道您不仅是全世界截瘫病人的希望,也是中国的希望。如果中国的正常人接受了您的反
射保养后腰杆可能会更硬,那样以来日本再也不敢在钓鱼岛附近抓我们的人了。听说有些人有眼不识泰山,怎么把您给抓起来了。因为您的名气太大,中国政府怕引
起公愤,借十月一的名义放了七天长假,让大家回家搂着老婆孩子睡觉去,这样好分散一下注意力,免得大家上街聚众闹事。

  您现在出事了也不
能全怪别人,也怪您自己。相当年您在美国是何等的呼风唤雨,叱咤风云。可是您硬是拒绝了美国的高薪及配备洋妞小三的挽留,抱着一颗忽悠全国人民的热心毅然
决然回国。自从您离开以后,美国的相关专业基本上都一蹶不振了。我也知道您回国也可能是因为喜欢国内的科研环境。在美国这种手术只能用耗子来做,实验室养
耗子还得花钱,而在中国呢,这种手术直接用人来做,而这些人自己出钱。中国的好人命都不值钱,何况您用的还是病人。用人做实验的最大的优势是人的神经比耗
子的神经粗多了,那不是更容易接起来形成反射弧嘛。

  您经常告诫我们说:“科学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是有自己的祖国的”,为了振兴民族期
刊,提高汉语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您硬是拒绝了《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科学》《自然》等期刊的约搞,把您的一篇篇大作都投到了什么《华中科大学报》《沁尿外
科杂志》。有人说您的文章引用率太低,这就是他们不懂了,曲高和寡的事情自古以来就有,您大人大量对于这种种评论不放在心上就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这么多
年了也没有几个人看得懂,看都看不懂,引用就谈不上了。

  你说那个方舟子,他打您的假,你怎么一时性急就接招了呢。他本来是个无名小卒,
他在您面前就是荧火虫与太阳争辉。他就是想借您的名来出名的,您一接招就上了他的当了。他也知道实验这东西谁也不能保准成功,中国那么多病人一个个试过
来,总会有些改善,再改善不了就把方舟子一类的人先顾人打成截瘫再接着练手,等把全国人民都练没有了,就没有人再说您这一招不行了。越说方舟子我越气,您
找那几个去教训他的人也不成器,什么年代了还用辣椒水,你们实验室那些快过期的盐酸硫酸乙醚什么的不都比这个东西好使。我想您也许知道老实人办不了大事,
只是借机给亲戚十万块钱救济穷人罢了。我再给您推荐一个人选,那就是饶毅,这两天他也在网上说您的坏话,您要是把他打成截瘫再反射起来作用就更大了,他是
搞神经的,他服了,全天下的人就服了,擒贼先擒王呀。

  听说您还去参加什么中国科学院院士的评选,这没有必要呀。您已经是世界厚黑学院的
院士了,将来有个什么无耻学院成立时,您肯定是首当其冲第一个,那时您就是双科院士。中科院院士有什么好当的,那都是普通人的愿望和理想。我感觉您没有当
选科学院院士绝对是中国科技界的不幸,是中国科研工作者的万幸,您一进去其它的院士就显得太不起眼儿了。以前您的老师裘法祖教授说“我们这个工作,快五
年,慢十年,应该可以得诺贝尔奖。”裘老也真是的,他高估诺贝尔奖
委员会的人了,当年爱因斯坦得奖也不是因为相对论,太牛太高级的东西总是没有几个人看懂的。得诺贝尔奖不一定,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依您现在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您的名字很快会进入中小学的科普教本,而且“肖”应该成为一个单位,成为衡量脸皮厚度的一个单位,而标准量
就是您的脸皮厚度为1肖,而常人的脸皮厚度约为 1 微肖或者 1
纳肖。不象牛顿伏特等那些单位那么小气,标准量也太小了,随变什么东西都几十牛几百伏的。当年给您的名字也取的太谦虚了,现在您的名字何止传国,而是传天
下。前些日子你们华中科大校长根叔在学生毕业典礼上的讲话被疯传,都说讲的好,我觉得就讲得不怎么样,例如他最后一句“你们的未来被华中大记忆”如果改成
了“你们的未来会象肖传国院士一样被华中大记忆”,效果就不一样了,对同学们的鼓励也真实生动而不空洞。但我也理解他,一个校长远不如您的名气大,这样一
说立即把他自己比下去了,人都是有私心的。

  您就在牢里好好的呆着吧,不用担心那个厚黑学院院长的位子会被唐竣抢去,他专业的本事可能比
你高,可脸皮那有你的厚,心那有你的黑呀。还有一点就是您在里面时间越长越彰显您的影响力。这不您刚一进去,就有一帮人写了个马屁信,说您是世界著名科学
家了什么的,还拉了些所谓的国际专家当签名。这写信的人水平也太低了,简直就是往马蹄子上拍,我一看那些句子我在申请绿卡的时候基本都用过。而那些被签名
专家更不行,全是您的同行,平常日还得看您的马首是瞻的那些人。光拉上些泌尿的人签名能泌出什么好东西来。我觉得您给别人写信那是抬高别人,而别人为您写
信那绝对是为了抬高自己,这些人也太会找机会巴结了。

  好了,想起他们抓您我就为中国感到悲哀,昨天夜里也没有睡好,今天也没有心思工作,写出来总算是发泄了一点儿.国庆节快乐!

  铁杆肖蜜若尘敬书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30日, 11: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