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摒弃功利

                                                                     

         
什么叫历史?中文字面的大意是纪录“过去了的人和事”,英文(History)字面意思是记述“他者的故事”。信史的要求是“不虚美,不隐恶”,即据实而录。可是,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

       
中国古代的历史书写者、讲述者且不去说了,只看当代中国人是如何对待历史的:用两个字或一个词可以概括:功利!所谓“功利”大致分两种:政治性的“功”,商业性的“利”;当然,有时两者是搅和在一起的,比如为了商业利益而假借政治“大义”,打出“政治正确”的旗号。
     
       
在中日关系史与中苏(俄)关系史上,历史被功利主义玷污得最厉害。先说中日关系,我小时候(上世纪60年代),一方面是看大量的讲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的小说电影(当然与历史教科书观点一致),另一方面是时常要支持“日本人民”特别是冲绳人民要求收回美军基地的抗议,根本不知道正面战场国军的历次大会战,也不知道冲绳县本是琉球群岛一部分,二战后本来应是中美共管的。改革开放之初,日本是最支持中国的,援助最大,日本影视也被大量引进中国,于是中日友好成了主调:《一盘没有下完的棋》等电影也相继问世;聂荣臻元帅如何关心日裔孤儿的故事也广为传扬;只有1945日本宣布投降后,大量的日军医生护士和技术人员为共产党军队收编,跟随四野一直打到海南岛,有讲述,但不为普罗大众所知。

     
关于中苏(俄)关系历史叙述就更荒谬了。我们知道,著名作家萧军是解放前就因对苏联有微词而受贬,原国民政府高官、云南省主席龙云,解放后是重要的民主人士,50年代也因对苏联不恭而挨整。后来中苏两党关系破裂,苏共成了“修正主义”,苏联成了“社会帝国主义”,于是历史旧账可以算了,甚至有了珍宝岛上的两军交火。现在两国关系正常化了,但俄国人比日本人对中国人的防范与排斥要严厉得多,我们似乎也不便多说什么……

     
至于历史叙述中的商业利益追求,就不必多说了,不仅炎帝、黄帝这些上古时代的祖宗出生地要争,诸葛亮、包公这样的名贤遗迹要争,连潘金莲与孙悟空这样虚构人物的“遗产”也要不惜代价地争夺和开发了。争所谓文化与旅游资源,无非为了一个钱字!

     
说了这么多大的社会背景,再来看这个新闻事件就不难理解了。

     
一则关于“黑龙江方正县为吸引日商投资花了70万为侵华日军逝者立碑”的微博在网上迅速发酵。该微博称,为了GDP和政绩,黑龙江省方正县花费70万元为侵华日军逝者立碑,以求吸引日商投资,并把这一事件称之为“中国式碑剧”。说“方正县为吸引日商投资”我大体相信,这么多年一些地方政府为了“招商引资”,什么卑躬屈膝的事,甚至无法无天(无视税法与土地法等)的事都干得出来。但是,人家分明立的是“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为什么偏要说成“侵华日军逝者”呢?分明是“反日愤青”拿“政治正确”煽动嘛。

     
报道引网民“深蓝的海”的话说:“如此换来的投资与乞讨何异?难道诺(偌)大的中华民族为了不一定能挣到的小日本的那几个臭钱就要摇尾乞怜,甚至忘记国耻,放弃尊严?”“小日本”一词显示出此人是民族主义的“愤青”,应该警惕。

       
而网民“纠缠的麻花”说:“正视历史才能面向未来,而不是为了所谓的友好而歌功颂德、去立碑,那些默默牺牲的英雄给立碑了没?这是讨好,不是友好!”这话我很认同。我很不认同的是,黑龙江方正县常务副县长洪振国的说法:为日本开拓团立碑,是为了让日本人感受中华民族“以德报怨”的胸怀。当年,中国政府放弃战争赔偿也是这套说辞,
如今悔之晚矣。前不久有报道说,德国人终于还清了一战时对法国的赔款——瞧人家,钉是钉,铆是铆,用孔夫子话说,这就是“以直报怨”嘛!

     
话说回来,既然是“日本战败宣布投降后,尚在东北的各开拓团老人、妇女和儿童纷纷结队出走,寻找回国途径,当时部分开拓团民集结在方正县,人数达1.5万人。因长途跋涉、体力耗尽,加上传染病流行,开拓团民纷纷倒毙,死亡人数超5000人,其尸骨被方正人民收集起来合葬在现在的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部分开拓团民辗转回国,但仍有4500多名日本妇女和儿童滞留方正县,方正人民则‘以德报怨’(鄢:应该是出于人道主义或者说朴素的人类的同情心、恻隐之心)收养和照顾了这些开拓团民,方正县逐渐演变成黑龙江省华人华侨和归侨侨眷人数最多的县”,这是历史和现实。有日本人自发来寻找和纪念养父母以及暴死在中国的父母亲人骨殖,中国官方提供人道主义的方便,有何不可呢?将心比心即可,何必讲那么多政治大道理呢?至于出于招商之类动机的做法,就更是等而下之或可曰“贱”了。

       
“文革”之后,教育和文艺两条“战线”(领域),在邓小平的主导下,已抛弃了为政治服务的方针与口号,历史不应该为政治服务像变色龙,更不应该为财神服务,变成“秽史”。

     
对待历史,我们最应该学习印度人,不论是伊斯兰化或突厥化的蒙古人建立的莫卧尔王朝的德里“红堡”,还是英国殖民者在加尔各答、孟买等地留下的历史遗迹,或荣或辱,或爱或恨,或恩或仇,都尽可能存真。怎么解读可以与时俱进地变化,历史就是历史。

                                 
2011/08/01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