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9日)

《人民日报》“诚信大家谈”今天开议微博:“微博的广泛应用,使人们的交流更加简便、直接和快捷。但发布和传播不实信息、造谣诽谤、甚至蓄意捏造歪曲事实的事情时有发生,又使人们对微博能否健康发展感到忧虑。微博需不需要加强诚信建设、加强自律从而减少乃至杜绝不实信息的发布和传播?诚信微博该怎样建设?”

在《趋利避害,善用微博》一文中,中国传媒大学教授丁俊杰宣告,“微博打破了传统社会信息编辑和传播权利的集中化,使每个人都拥有了一支可能影响近两亿人的‘麦克风’”,在提出“应当谨慎设定造谣的判断标准”、“微博具有一定的自我净化功能”和“应当强化政府及主流媒体在微博上的话语权”这三条面对微博虚假信息泛滥时的立场后,文章提出应对谣言建议:“谣言止于智者,网民尤其是经过微博认证的名人,要加强自律,不信谣,不传谣;鼓励、支持网民自发的辟谣组织如‘辟谣联盟’,通过网民自发纠错,自发辟谣;建议有关政府部门加强管理,相关的法律、法规也应当跟进。同时加强执法,对别有用心的谣言制造者形成心理威慑;微博的运营机构应该加强管理,建立网络信用体系。”

右侧评论更加明白地宣示立场:《真实诚信,微博的伦理底线》。在例举了动车追尾事故中的飞短流长后,作者强调“趋利避害”:“在必要的监管之外,我们呼吁微博使用者恪守真实诚信的道德底线……在现实生活的有限交往中,我们都要求彼此诚信,何况是在理论上可以无限传播的网络交流中呢?”

为这组报道配发的数据是人民网人民微博的调查结果,显示七成投票者认为“微博是新媒体平台,应该对信息真实性负责”;以及一封读者来信,由来自浙江的陈健敏呼吁“失信应依法惩戒”:“得知真相的网友纷纷呼吁,微博上的消息也应真实可靠。正如食品制假需要打假惩处,以减少社会危害那样,微博也需要打假,对微博造谣者给予相应惩处来维护微博诚信。”

《光明日报》头版系列文章《让阳光照进微博》今天更是已经发到第五篇,《怎样看微博的“两面性”》,讨论“如何发扬微博的正面作用,规避负面影响”。

中国政治排序中前两位的报纸同期介入,足以证明这场旷日持久的微博伦理大战远未结束。以“辟谣联盟”为导火索和主战场,以“散布谣言”、“言论自由”为各自武器,对微博这一新型传播工具的争执在过去一个月中如火如荼,“五毛党”和“”的互相攻讦满溢屏幕。

五天前正是新浪微博内测上线两周年,在这两年中,新浪作为最大赢家,赢取了股票市值和用户流量的共同上升。人们发现,与其美国先驱Twitter主打日常社交功能相比,在信息管制严格的中国,微博以其即时发布、火速转播的特性渐渐吸附了更多媒体属性,尤其成为那些抱怨社会不公、批评官商贪腐者的便利平台。于是,面对这样一件威力惊人的武器,中国执政者和异议者都试图娴熟运用,越来越多的政府部门和官员开通实名认证账号,同样,越来越多的民间意见领袖则凭借蔑视权威而赢取数百万粉丝。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