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名列“互联网五大佬”之一的雷军,将自己的一世英名押在了一款手机上。

8月16日是小米手机的发布日,就在此前一天谷歌买下了摩托罗拉——这让小米手机之前的长时间的预热营销有些打折扣。不过这款号称全球主频最快的智能手机,仍然以不可思议的1999元的“中国价格”赢得现场内外的啧啧称赞,虽然这款手机8月29日才上线接受预订,10月才选择正式和iPhone 5一起亮相人前。这确实是全球最大手机消费市场的一次非主流发布,亮出了中国的手机技术“玩家们”的新的玩法和新的需求。

中国互联网界流传一个说法:第一阵营是一张桌子——TABLE,其中T是腾讯,A是阿里,B是百度,L是雷军系,E是周鸿祎系。马化腾、马云、、周鸿祎分别凭借即时通讯、电子商务、搜索、安全的通用型入口,建立了赢家通吃的帝国藩界。而雷军虽然成功投资多个移动互联网的单点企业,却一直缺乏一个平台型旗舰——移动互联领域成为他最想突破的地方。iPhone的横空出世、Android的市场暴涨,已经充分说明了手机垂直整合移动互联网应用的威力。小米科技的成立并不是所谓的“小米加步枪”的简单组合,包括前谷歌中国研究院院长林斌在内的7人豪华创始人团队,基本将Android在中国市场的主要市场研发者的核心资源一网打尽——也使其1年内便轻松融资5千万美元。

看起来一切顺风顺水,面对庞大的中国手机市场,该如何破局?为此,雷军不惜赌上了自己的个人品牌。自雅虎败走中国之后,中国互联网大佬们对自己与旗下业务,大多心照不宣地保持着进可攻退可守的安全距离。由此可见,小米这个局并不太小,甚至很大。

从营销打法上说,小米手机走的是“高配低价猛炒作”路子,国内首款双核1.5GHz主频手机,发烧级配置,却只售价1999元。向来擅于“太极式公关”的雷军,将前期铺垫得淋漓尽致。一款单品利润率不高的手机,赌的是什么?是藏在背后的以米聊为核心的应用平台吗?那么,小米凭什么吸引用户呢?系统是安卓的,配件是台湾厂的,凭工业设计、还是米聊?

再来算一下成本,小米前期共融资5千万美金。按网络流传的小米手机成本是1千元一部来算,这些钱能做30来万部。按照小米对外号称的一年销售计划,那么赌局第一盘,1年内便可见分晓。

最近,除了小米手机火爆上市之外,华为推出云手机、阿里巴巴推出云手机,谷歌收购摩托罗拉手机,互联网新贵、老牌电信厂商正两路夹攻狂野增长的移动互联网终端市场。作为一个IT老兵,我很佩服任正非、马云、雷军的赌性,至少说明中国IT厂商不甘于做一个经济学家马光远所说的“生活在旧石器时代的尘埃”。这也符合他们三个人的一贯风格:要玩,就玩最狠的,做到最底层,吃最肥的那块饼!

黑T恤、牛仔裤、运动鞋,现场极致简洁的PPT,甚至定价尾数的99,任何一个略懂IT的人,看了这排场都会不由得说一句:实在是太像苹果了。然而,从营销角度而言,过于模仿并不好。因为每一个伟大品牌都独一无二。学苹果,只能学其神而非其形,更重要的是,苹果粉丝都是自我意识精英,他们绝不会去用一款模仿苹果的产品。那么,赢得是可能是发烧友——魅族的市场。而魅族汲汲营营这么多年盘子就那么大,凭什么认为雷军就能拿下这个市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