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是不是最坏的选择?

——记埃及革命

作者:磬无语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8-8

本站发布时间:2011-8-8 5:04:51

阅读量:100次

前几天,央视转播了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与他的两个儿子、前内政部长阿德利等共10人在开罗首次出庭受审的消息。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到这个创造过无数奇迹的阿拉伯国家——埃及。镜头中的穆巴拉克躺在病床上,他成为埃及历史上首次被公审的前领导人。埃及检察官指控他的罪名是:在今年年初反政府示威期间同意时任内政部长下令安全部队朝示威者开枪,致使850多人死亡。在审判的法庭上,虽然穆巴拉克仍然坚持:“我完全否认对我的所有指控。”但是判决的权力似乎已经转移,他的否认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嫌疑犯的正常反应。之后微博上有人这样精辟地评论这位前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在铁笼中受审:“在台上不把权力关在囚笼里,下台了只好把自己关进笼子里。”笔者认为或许统治者在台上还有些许的主动权实现对权力的制约,如果不抓住机遇,等到被愤怒的民众赶下台,等待他的命运可能已经不再掌握在他自己手中了。本次看点希望通过笔者有限的视角,反思应该从埃及革命中吸取的经验和教训。

台上台下两重天

1981年10月6日,埃及前总统以及数名国家政要被刺,副总统穆巴拉克出任埃及总统兼总理和武装部队最高统帅,埃及从此进入了长达将近三十年之久的穆巴拉克时代。穆巴拉克于1982年1月当选民族民主党主席,并且在1987年10月、1993年10月、1999年10月、2005年9月多次当选为埃及总统。

2011年1月25日,受到突尼斯革命的影响,埃及也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要求穆巴拉克辞职。虽然一开始穆巴拉克态度强硬,坚持只让权不让位,但在18天后,他还是无奈地选择了辞职。也许这是他唯一体面下台的方式,因为就在副总统苏莱曼宣布穆巴拉克辞职前不到24小时,穆巴拉克还坚持不会辞职。2月11日辞职并前往沙姆沙伊赫。2011年2月12日,穆巴拉克宣布辞去总统职务,并将权力交给军方,瑞士银行宣布冻结其存款.

昔日风光无限的总统与今日令人同情可怜的阶下囚

4月12日穆巴拉克在沙姆沙伊赫首次接受司法机关质询时突发心脏病,随后被立即送往沙姆沙伊赫国际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4月15日,埃及总检察长马哈茂德下令将前总统穆巴拉克转移至一家军队医院,待其身体状况好转后再重新羁押并就涉嫌腐败和滥用权力等行为进行质询。具有讽刺意义的是,马哈茂德这位总检察长的职位就是由穆巴拉克亲自任命的。

5月18日穆巴拉克表示“对他本人和他的家庭对埃及人犯下的错误道歉”并且捐献亿元个人财产。穆巴拉克夫人也向政府保证周一上交两个银行账户的存款,一处开罗的豪华别墅,从而与执政的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达成交易“寻求大赦”。埃及总检察长于5月24日决定将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及其两个儿子送交刑事法院审判,指控他们蓄意谋杀抗议者并且滥用权力谋取私利。

8月3日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被担架抬入设于开罗警察学院内第一教室临时改建的法庭被告席,准备出庭接受审判。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埃及总统面临滥用职权谋取利益和下令开枪杀害抗议者等指控。

穆巴拉克的下台:偶然还是必然?

铁笼中的穆巴拉克让人觉得心酸可怜,据穆巴拉克的主治医师阿西姆·阿扎姆透露,穆巴拉克如今身体极为虚弱,体重减轻了很多:“他现在的样子跟在台上简直是两个样子,我们见到他时吓了一大跳:很瘦,眼睛无光彩,拒绝跟我们说话,很多时候默默流泪,有点像受委屈的小孩。”我们完全没有办法将这位身患重病,令人同情的老头与曾经那位大权在握,风光无限的总统联系到一起。

穆巴拉克也曾经政绩斐然,深得民心,甚至在某一个时期段,他还是埃及人民心目中的英雄。他执政期间推动埃及经济较迅速的发展,并且重视改善民生。当全球粮价上涨,他下令将退休人员的养老补助提高30%,并在中下层民众中实施粮食补贴政策。在埃及,至今仍有许多人坚定地支持他。然而,这样颇有建树的总统为何民众要与他“反目成仇”?

“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也许正像王文奎网友所说的“30年的个人垄断权力,绝对权力恐怕必然要产生绝对贪腐,其家族财产被外界猜测达数亿乃至数百亿美元。以其赫赫军功为基础的统治合法性已在岁月流逝和家族贪腐传闻中中损失殆尽。只要涉及重大贪腐,被人民目之为贼,那就会给人民推翻贪腐者统治最浅显最直接的理由。”

人性的弱点常会使聪明的人变得弱智,当智慧告诉穆巴拉克应该退出时,对权力的留恋却使他做出错误的决定,这就是“权令智昏”。在抗议政府的示威游行开始之时,穆巴拉克的反应是强硬和镇压。他指示政府宣布游行非法、禁止游行集会、实行宵禁、派军队进驻首都城区、警方使用催泪弹和高压水枪、拘捕示威者,以及关闭互联网和移动电话通信服务等。但是,这些强硬的维稳措施只能是激起了更多了民愤和民怨,让更多民众加入到抗议的队伍。

如果穆巴拉克能及早地认清时局,他还会落得今天的结局吗?选举网学人谭君久教授曾深刻地总结说:“一个人无论多么成功过,都不要神化,尤其是自己不要把自己神化。……如果一不小心被历史推上了神坛,自己也应该彻悟,明白自己并不是真神,如果自己能找个恰当的时机走下神坛,那将是你个人的大幸,也是国之大幸,民之大幸,家之大幸。急流勇退也需要英雄的气概,功成身退之后将是海阔天空!”

历史的规律往往经由微不足道的事件诱发,在它背后隐藏的却是不可违逆的大势。埃及革命的爆发不是一个偶然,穆巴拉克的下台也并非个人时运不济。在民主和法治逐渐深入人心的历史进程中,专制独裁者被民意无情赶下神坛是必然的结果,虽然结束的方式可能千差万别。无论埃及革命的理由是什么,它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但埃及人民现在已经通过自己的觉醒和努力将迫使他们不满意的领导者下台,并创造了重新选举的机会;无论对穆巴拉克审判的最终结果是什么,也无论他“公开向全国人民道歉,请求得到特赦”的目的和动机是什么,审判本身已经说明埃及正走在了司法对权力制约的道路上。

审判穆巴拉克的意义

《华尔街日报》:“审判穆巴拉克给中东地区其他国家的‘独裁者们’起到了警示作用,并称利比亚、叙利亚以及也门的领导人应该进行改革,停止独揽大权”。“审判让埃及公众意见出现分水岭,在第一位现代阿拉伯国家领导人被罢黜,在自己人民面前接受法律审判的同时,也可以预期会有抗议出现。”

《土耳其每日新闻》:“审判可能会吓着其他阿拉伯国家领导人,但会慰藉埃及人……很多人仅仅看到他站在法庭的笼子里就会很高兴,因为那是嫌疑人站的地方。”

半岛电视台:“对穆巴拉克的审判是具有象征性的……这将是阿拉伯现代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时刻:一个被自己的人民推翻的国家领导人上了审判席。”

环球时报评论:“潮流的形成总有其合理性和必然性,对历史的选择是无法拒绝和质疑的。穆巴拉克罪有应得,埃及今天的命运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如果一个民族把它的遭遇归罪于一个人,很可能意味着,它的清醒程度还不足以把自己从落后的下行道拉出来。”

当然,也不乏有对穆巴拉克受审表示同情的人。伊朗总统内贾德8月3日在接受《欧洲新闻》采访时说:“我很遗憾看到一个国家的人民与自己的领导人反目成仇。”另外路透社报道援引沙特阿拉伯一名官员的话称,“对于穆巴拉克的审判像是一场‘化妆舞会’,这不仅是对穆巴拉克的侮辱,也是对整个阿拉伯世界的侮辱。”

全世界在都关注对穆巴拉克的审判,他会得到怎样的一种命运?也许,正如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马克·唐纳所表示,“对于穆巴拉克的审判是埃及人民自己的选择。”然而,对穆巴拉克的审判对世界的民主进程,尤其是中东政治,具有极其重要的示范效应。世界上独裁政治家有的是,要想推进人类社会的进步,对独裁政治家,需要给出路的政策。消灭独裁政治,不等于消灭独裁政治家。尽管宽容不是民主政治的唯一选项,但宽容可以降低普及民主政治的成本。

当前,也门、叙利亚政局政府和反对派争执不下,利比亚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的战火也依然频发。穆巴拉克在铁笼中的审判无疑给这些国家的当权者一记警钟,他们必须考虑如何正确应对当前局势。因为,也许无论当前他们的统治有多么稳固,或者他们的军队如何强大,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也会面临着同样的遭遇和下场。

然而,从更长远来看,审判本身的意义大于审判的结果,当昔日权力的垄断者不得不在铁笼子中接受审判时,审判本身意味着权力不再之高无上,它的运行必须接受法律、民意的严格监督和审视。笔者更倾向与赞成这样的观点:“对穆巴拉克的审判将成为埃及未来民主的‘试金石’,关系到埃及能否重新建立一套完整的司法体系。”

国家未来掌握在人民的手中

革命之后的埃及境况是不是一定比以前更坏?宋鲁郑先生认为穆巴拉克被清算,给一直无法出现的中东民主再投阴影。并在《后穆巴拉克时代,谁主沉浮?》一文中认为:“历史却一再以惨重的代价告诉世人,革命往往是最坏的选择:它在付出代价之后,换来的却是历史的倒退。”笔者认为这样的结论似乎并不一定成立。首先,清算与肃清不是一个概念,为什么前总统的错误和犯罪被清算会给民主投下阴影?难道权力高于法律之上才能看见民主的光明吗?其次,革命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最坏的结果吗?比如说,新中国的成立是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它是一个最坏的选择吗?它换来的是历史的倒退吗?也许中国还是具有“特色”。然而,看看当今的埃及,如果除了革命这一种方式,才能将专制统治者的权力关进笼子,那革命也是民众一种不得已的选择,而且在这种选择带来的结果不明朗的当下,就断定它是最坏的恐怕过于武断。

穆巴拉克下台之后,埃及人民并没有拥有更多的安全和面包,旅游业盛况不再,各种抗议此起彼伏,社会秩序始终处于动荡状态,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怀念穆巴拉克的统治。也许这必定是革命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革命并不一定能解决所有日积月累的问题和矛盾,也不一定实现所有美好的愿望,但是我们必须承认,革命之后的埃及能更直接地面对自己的理想,寻找到更符合实际的发展道路。在穆巴拉克辞职以后,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发表声明说“保证在局势平稳后结束紧急状态法,执行司法机构对议会选举结果的裁决,保证宪法改革和举行自由公正的总统选举。”

毕竟,埃及人民通过革命已经获得了总统选举的机会,虽然过程转变伴随着痛苦和不适。然而,也许这种痛苦的磨练是走向民主和法治的必然之路吧!到底是不是值得,也许只有埃及人自己心里最清楚。

说明:1、穆巴拉克台上台下的经历是整理网络资料;

2、媒体对审判穆巴拉克的评价也来自各媒体,因为资料比较散,所以没有意义链接来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