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中国大陆的优越性在哪里?

很多大陆的中国人,经常把现在和1950年代最贫困时候的生活做对比,觉得现在总算能吃饱饭了,似乎只要吃饱饭了,老百姓就幸福了。这个标准,实在太低、太贱了。
其实,1950年代中国大陆人的生活水准低,很多情况下低于民国时代。比如据《上海解放前后物价资料汇编》和《上海工人运动史》披露:1927年在上海,二号梗米1石14元,面粉1包3.30元(“石”为两百斤;1包面粉为44斤),切面1斤0.07元,猪肉1斤0.28元,豆油1斤0.19元。1929年,每元银元兑换两三百个铜板,一个铜板可以换一只鸡蛋。其他城市,大抵如此。中共早期革命家张金保的回忆录里,尽管“是劳苦大众的痛苦呻吟”,但通过去其回忆录,仍可看出当时的生活状况。张金保曾担任第六届中央委员、中央妇委书记,1920年代中期她从鄂城乡下到汉口第一纱厂做工,每个月可以挣14元银元,第二年月薪30多元银元。而从1920年代中期一直到1930年代末,全国物价大体平稳,部分农产品还有所下降。1935年,100斤麻油分别只17.90和14.50元,1斤猪肉和0.198元,100斤大米4.66元。一个纺织厂的工人,当时收入水平按购买力来讲,比今天2000年代的很多同类的人都要高的多,生活水平比今天并不差。拿现在的生活水平和1950年代最贫困时候的生活对比而产生“老百姓幸福感”,不是犯贱又是什么呢?!
1950年以后一直到1970年代前半期,中国大陆老百姓生活一直都不如民国时代,哪怕是毛泽东鼓动老百姓对国民党“反饥饿“的年代。很多人不去比他们爷爷辈年轻时的生活水平,不去比国民党年代的生活水平,而是把今天和50年代的非常低的水平去比,然后寻找一种满足感。这种满足感相当程度上是心里上的自我安慰,实在可笑可悲。真要比,不如比100年前的清朝。只不过恐怕比较之下,人们也会很沮丧。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今天中国大陆老百姓很多城市里的居民,一个月工资的购买力,绝对不能和民国时代比较,没有民国时代强。只能说,中国大陆老百姓的生活是经过一个U字型,即1950年代至1970代末,是上个世纪最差的时代而已。将现在和那个时候比,要么是对历史的无知,要么就是犯贱。
况且,人们必须认识到,按世界标准,从上个世纪的1950年代到现在过去了将近60几年,世界各国的生活水平都在大规模提高,在世界各国生活水平都提高的情况下,中国大陆生活水平比六十年代有所提高本来也是应该的,并不是什么成就。任何国家经过60年的发展,生活水平都提高了,无论是印度还是巴西,包括很多非洲国家。如果以为今天的生活比1950、1960年代的好,就是社会主义的成就,就不能解释印度、巴西、非洲这些国家的成就,更不能解释韩国、日本、台湾、香港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成就。如果要解释,结论只有一个:他们的生活水平比中国大陆更高,提高得更快,说明他们的制度比中国大陆要好的多。
所以,所谓生活水平提高了、比1950年代好了就是成就,也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那么,中国大陆的水平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其实这个标准不能关起门来用中国大陆官方和官媒的宣传的那套眼光去看,而是要用国际标准。举一个例子,比如2007年的时候,中国大陆全国农村居民的生活费收入大概是每天是8元人民币左右,按当时的汇率计算,合1.6美元,那这个水平是高还是低?这里有一个国际标准,那就是世界银行在2005年的时候,公布过世界银行测定的世界各国的贫困线。贫困线标准是2005年,如果任何一个国家,国民的人均生活支出低于1.25美元,这个国家的国民就算处于贫困线以下。按照这个国际标准来讲,2007年的时候,中国大陆全国农村农民平均下来,他们的生活水平就处在全世界的贫困线以下。这能说是中国大陆的农村有巨大的进步?!这只能说是比1950年代农民饿死的时候好一点,能够吃上饭了;但决不是说,老百姓已经过上了所谓的幸福生活。因为,生活在国际标准的贫困线之下,无论如何都不能讲这是幸福的,而是世界各发达国家要去援助、救助的对象,处于一种很可怜的状态。
在2005年的时候,世界银行公布的贫困人口绝大部分在什么国家呢?多半是在非洲的战乱的国家,那些打内战的国家,部族发生冲突的国家。而中国大陆,并没有国内战争。中国大陆是所谓“发展是硬道理”的国家,已经强调多少年的连续的高速发展了。为什么高速发展了20多年,农村的7、8亿人民他们的人均生活水平还处在国际的贫困线之下?这说明一个问题,中国大陆的制度其实存在严重的问题。老百姓不能够从中国大陆的发展中得到好处,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再举一个最新的例子。2011年7月1日,大陆政府宣布城市居民、工薪阶层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从2000元提升到3500元,财政部把提升以后的纳税人口减少作为他们的工作成就来宣传。于是,就提供了一个数字,即根据他们的测算,把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每个月3500元这个标准确定了以后,结果是:中国大陆交纳个人所得税的人口从8000万减少的2400万。但是,财政部在做这个宣传的时候忘了另外一个道理,那就是一个国家的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通常是这个国家温饱线的下线。凡是在民主国家生活过,交纳过所得税的人都知道,如果一个家庭的月收入或者年收入,低于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是属于处在温饱线边缘的状态,就是勉强温饱的状态,谈不上生活好。那么,这个家庭是属于政府要给予一定的补贴的家庭。也就是说,如果按照这个标准去看的话,中国大陆的全国的劳动力是将近8亿,居然只有2400万的人生活在温饱线边缘以上,剩下的98%的劳动力都生活在温饱线以下,这样的生活状态,这样的购买力,能够说是中国大陆经济高速增长,老百姓从做的越来越大的饼当中分到了很多么?恰恰相反,它说明老百姓分到的越来越少了,经济增长的成果全部落在了政府的口袋里。所以,从中国大陆的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来看,老百姓的消费占整个经济的比例已经从1980年代的50%左右缩减到现在的35%。换句话讲,经济高速增长的结果,使老百姓的消费能力相对的来讲,处在萎缩之中,且萎缩幅度不低。
对比其它国家,美国日本它们的国民收入当中,老百姓消费占70%。也就是说,一个发达国家,老百姓的消费购买力在他们本国的物价的体系里大概占的比重应该是70%,中国大陆只有此一半。从这个角度来看,也能说明一个问题,中国大陆老百姓的购买力,其实也在高幅度萎缩中。所以,财政部提供的2400万纳税人口的数据,其实本身也否定了关于“饼”做大了,中国大陆老百姓生活就越来越好的说法。
既然经济增长了,为什么老百姓的购买力会出现萎缩?
中国大陆老百姓购买力相对萎缩,在整个经济这元大饼中占的分额越来越少,首先是由于政府的收入分配政策造成的。政府在收入分配政策上完全的抛弃了社会的公正。收入分配明显的偏向于权贵阶层。而普通老百姓,普通的工人,包括农民工,他们都是以最大的劳动强度,最长的劳动时间,领取的低于生活水准需要的最低工资,或者是最微薄的工资。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大陆有8亿劳动力,他们在拼命工作想养活自己,但无论他们怎么拼命的工作,他们创造的成果绝大部分都落在了政府的口袋里,被政府和权贵集团拿走了。而老百姓自己生活是始终处于一种艰难的状态,所谓勉强温饱,仅此而已。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就同时伴随着政府官员的贪腐。人们知道,最近铁道部外逃的运输局局长张曙光,他一个人在国外的存款就达到24亿美元,相当于近150亿人民币。但象这样的案子,在中国大陆还有很多。中国大陆外逃的贪官,据官方的报道,他们在海外的存款达到5000亿美元。
上述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大陆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绝大部分老百姓生活是很勉强的,处在温饱状态,经济成长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好处,好处是落在了贪官还有政府的口袋里。而政府有了大笔的钱,就用这些钱去修面子工程,比入从高铁到城市修建豪华大楼,还有城市的大街上弄上各种灯光,修了很多广场,甚至包括公共厕所也修的非常豪华。这样大笔的钱,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就是压缩老百姓的购买力,把老百姓应该有的收入给拿走了。是中国大陆的政策,导致了目前这样的局面。
一方面是老百姓购买力的大幅度萎缩,但另一方面老百姓还要承受疯长的物价。
以2010年IMF所公布的数据来观察,中国大陆人均GDP4283美元,人均PPP7518美元。台湾地区人均GDP 18304美元,人均PPP 34,743美元。如果计算两者比值的话(GDP/PPP),台湾地区是52.68%,中国大陆56.97%。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中国大陆物价水平竟已经超过台湾地区。1990年代,很多香港人到深圳、广州等城市买房。当时,香港很多房子每平方米价格都在10万元以上,但深圳或者广州的话,每平方米往往只需要几千元。10年前,在广州吃一份快餐,一般是4到6元,但是香港往往需要是30港币。现在,中国大陆物价不断上涨,在广州很难买到10元以下的快餐,深圳市区快餐一份需要20到30元之间。再加上人民币升值的因素,深圳快餐价格已经和香港差不多了。
2005年至今,一边是人民币不断升值,一边是国内物价不断上涨。相对发达国家或者地区来说,中国大陆房价已经没有优势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市中心房价基本上在3到5万元一平米。这10年时间,中国大陆多数城市房价上涨到5到10倍。有一些人在住房方面开支已经占总开支的一半以上,甚至支付房租之后所剩无己。
这些年以来,中国大陆物价上涨得惊人。不仅是房价拼命上涨,而且是各种东西都在拼命涨价。10多年前,汽油不到2元一升,现在离10元时代已经不远了。2005年,南方某个城市一条30多公里客运票价是5元,2011年6月就上涨到9元,涨幅达到80%。2004年,广州到珠海直达车票价是45元,现在上涨到70元以上。2005年,广州超市出售的大米,最便宜的在1.3元左右一斤,到了2011年之后,最便宜的也上涨到2.3元左右。
据官方公布的数据,2011年7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6.5%,其中猪肉同比上涨56.7%。现在,广东雷州地区猪肉价格已经超过30元一斤。这个价格已经超过美国、法国等发达国家。法国尼斯超市,猪肉一公斤不到4欧元,折算也就是18元一斤。
虽然现在车子价格越来越便宜,但是车位价格却悄悄在上涨。2011年7月,广州滨江东某楼盘推出了最高72万元一个的车位。该楼盘贴出通知,将出售64个车位,价格最低的要43万元,最贵的一个产权面积为20.5700平方米的子母车位,价格达到72万元。上海的车位价格比广州更加高,最贵的车位价格已经超过100万元。
随着人民币不断升值,国内物价不断上涨,中国大陆生活成本已经变得很昂贵。北京、上海等城市物价水平并不比欧洲等发达国家低,甚至比很多发达国家都要高。蔬菜、鸡蛋、肉类、鱼类等日常消费品,中国大陆并不比美国等发达国家或者地区便宜,甚至还要贵。中国大陆物价上涨速度远远高于美国,这些年来中美物价水平差别越来越小。现在,美国比中国大陆贵的东西,主要是人工和知识产品。如果在美国理发,价格在20到40美元之间,但是国内的话,10到40人民币之间。同时,美国书籍价格普遍是中国大陆要贵好几倍。不仅是美国如此,并且欧洲很多国家也是这样。比如,法国一本书籍,价格通常是10几欧元。可以说,中国大陆比发达国家便宜的东西已经不多了。法国尼斯三网合一,即是电话、电视、互联网包月,一个月仅需要30欧元。上网无限流量,同时电话还有100多个国家固话任打。
随着中国大陆进入老年龄化社会,人口红利消失,中国大陆人工价格将开始飙升。预计到2020年,中国大陆理发价格将在30到100元之间。到时,中国大陆什么东西都贵得可怕。
10年前,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房价都是每平方米几千元,超过1万元的房子是极少的。现在,房价都是几万元,个别房子卖到10万元,甚至出现每平方米30万元的天价。如果这样继续上涨下去,10年之后出现每平方米100万元天价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经济发展是中国大陆过去30年的政策基调,也是其政绩合法性的来源。国内的智囊们经常把这一点夸赞成“中国模式”。2011年,正当欧美的债务危机吸引着全球目光的时候,中国大陆的经济情势表面上仍然令西方国家的投资者抱持着希望。然而,恰恰是在这一年,中国大陆经济已经事实上陷入了严重困境,在国内民众的眼中,政府宣传的“盛世”已经成为“镜中月、水中花”。当局同样也已经意识到局势的严重性,早在2010年年底之前就悄悄地停止了“中国崛起”的宣传,开始奉行以韬光养晦为主旨的新外交战略。
现在,人们通过从民国至今的纵向对比,通过国内国际的横向对比,都无法解答一个问题:中国大陆,她得优越性到底在哪里?!中国大陆政府推动经济增长的做法,即所谓的“中国模式”破产之后,对中国大陆百姓又意味着什么?!中国大陆老百姓该怎么办?!
但人们第一件事还是该先想一想,自己过去脑子里对中国大陆的几十年的“成就”,认识是不是错了?错在么地方?!有了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以后,才谈得上该做怎么办。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8月27日, 12:01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