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人:也说“铅笔政治”

作者:高人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8-17

本站发布时间:2011-8-17 9:57:14

阅读量:313次

    在选举网,没几个人有着《环球时报》社评所说的《人类面临对政治制度的空前困惑 》,更不相信该报会有这样的“困惑”——什么样的政治制度才是真正完美的?是民主,威权,还是我们尚不了解的别的什么呢?

  应予肯定的是,对于近来北非的动乱和欧美的骚乱,该报的这篇“社评”,并未乘机“唱红”中国,“唱衰”西方,反而采取了“难得糊涂”的态度——这正是它的“明智”之处,比“五毛”们专挑西方社会的毛病,向民主大泼脏水,得着机会就幸灾乐祸,“高明”了不知多少,并且反倒比假大空套的说教有效,颇能让一些人跟着“迷惘”起来。

  社评一反常态,以少有的“客观”和“公正”称,“现代社会的政治制度,应同时保障民主、效率和稳定,但实际上多数国家只做到了得其一二”——社评却只说“西方国家”和“苏联式社会主义”,不说中国,巧妙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留下了美好的想象空间。

  社评肯定了“西方民主政治有相当成功的地方”,说它曾“带来欧美的经济繁荣”,同时指出“它绝非人类自我管理模式的终结版”,因为其“政治制度软弱无力”,“效率能量,似乎被释放干净了”,“社会失序”,“西方民主制度用全球资源‘厚养’的条件不复存在”,民主国家正“排着队走向经济衰退”,以及“西方知道的也只是民主政治的过去,对民主政治今天的适应性,尤其是对它的未来,他们其实和我们一样稀里糊涂”——总之,西方民主制度的穷途末路和前途迷茫,不言而喻;与中国的崛起和“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对比鲜明。

  社评关于“从西方的那段历史寻找答案显然不可靠”,“把别国政治制度搬到自己头上,失败的例子似乎更多”,“一定得扎根在中国大地”之说,则是“绝不搞西方那一套”的婉转说法。

  不难看出,社评并不“困惑”,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类似的情况还有,为了暗示“中国模式”的政治正确,并为错误找辙,社评说:“大多数国家的政治制度不是设计的,而是走出来的。我们当然希望有一种完美的政治制度,它就像一支铅笔,一头绘制,一头的橡皮擦可以抹去错误和痛苦。然而“铅笔政治”不存在,政治制度没有假设和重演,无论选对还是选错,它都会化作一个国家全体人民的真实命运”云云。

  不错,世上任何道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但往哪儿走,则无一不是选择和“设计”的结果,有哪个是无头的苍蝇撞到哪儿是哪儿?

  秦灭六国,嬴政面临“封建制”和“郡县制”两条道路,他选择了集权专制的后者;1620年,“五月花号”之所以行驶到普利茅茨停止不前,乃是为了“设计”新生活的制度,“绘制’新家园的蓝图,最终由船上的51名男子,签署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政治契约——《五月花号公约》。

  这两个典型例证说明,古今中外,道路都是由英雄们即胜利者和开拓者所选择,历史也是由他们领导人民所创造和书写——是他们选择了历史,历史成就了他们,人民跟着出钱出力卖命幸福或痛苦。

  那么,政治制度是否能够改写,换言之,“铅笔政治”是否存在?

  这根本不是问题。

  以英美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其民主制度哪个是墨守成规一成不变,还不是改来改去,不断完善?

  红朝史书,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学说,不是被“总设计师”一笔勾掉,绘制出改革开放的蓝图了么?

  台湾的政制,更是小蒋的自我否定,改弦易辙。

  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是由人民在改写历史;前苏、东,则是完全重新绘制了。

  ……

  总而言之,“铅笔政治”永远存在,中国政制和政治的进步,“顶层设计”比“摸石头过河”重要,后者毫无章法,正是乱像之源。

  限于篇幅,对社评的其他不经之谈,不再一一评说——这篇社评,理论起来颇为棘手,破费唇舌。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