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wxhzgsjww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我一直喜欢李双江,他歌唱得好,他那首《红星照我去战斗》,激励我小时候打遍班级无敌手。我尤其喜爱潘冬子,他拿着柴刀砍人的动作特别优雅。曾经小兵张嘎也是我的偶像,虽然我一度很纳闷最后一场戏,日本鬼子为什么没有事先枪毙他,却把他关在楼下等于是制造机会让他放火烧楼。为了消除疑问,我直接打开视频,直接拉到嘎子烧楼那段,终于看明白原来这是为了剧情的需要。为了剧情我们可以让女主角玩穿越,可以让男主角玩失忆,当然也可以让小孩子玩特技。我们甚至可以像《举起手来》,把日本鬼子演成弱智,这样你直接塞桶汽油,让他们自焚就完事了。可现在我知道我错了。这个国家再困难,也不该让小孩子上战场。我们不是天天骂美国吗,可我就没见过美国电影里放小孩子打仗的,那基本是社会主义国家干的事。然后我们还傻逼呵呵的以此为荣。你可能会说,我们是国难当头,不得不如此。那我告诉你,正因为国难当头,我们才更要保护孩子。首先,是你大人把国家玩完了,是你的错。你再叫孩子去打仗送死是错上加错。电视台天天放战争,打仗的竟然是未成年人,竟然拿着刀枪去杀人,这样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如果说暴力,这才是最大的暴力。小时播下暴力的种子,长大直接成为暴徒。另外,你把小孩子吹嘘得这么厉害,那你大人干嘛去了,不显得我们抗日先烈很无能吗。编剧真的很无知。

有点扯远了,再回到李家这件事。听到这件事后,我起先也痛骂李天一。后来看到报道,说他年仅十五岁,于是我觉得老责骂他是没用的。十五岁的孩子,不要说给他一个宝马,就是给他个飞机,他都敢开去撞天安门城楼。十五岁正是个不断给社会制造麻烦、又极端讨厌社会给他麻烦的年龄。而且我考虑到当时另一辆奥迪车里坐着一个穿校服的女中学生,就更坚定了我的判断:他们如此张狂,一个是因为年轻气盛,另一个很可能想在女生面前表现一把。老实说,当年这事我们多少也干过。只不过我们骑自行车,人家开宝马。但为了马子,都是敢豁出去的。

可是细细一想,这事又不对。十五岁的孩子怎么能开车,怎么买得起车。而且据说该车违章有三十二次之多。那么原来的车主是谁。 然后在大家的穷追猛打、顺藤摸瓜之下,发现李天一的爸爸居然是李双江。李天一不知道,可李双江我们知道啊,于是这事就变得热闹起来。李双江官至少将,那么李天一就是军二代。当年我党在山头打游击,浴血奋战。如今他们的后代却在街头开豪车,打人吐血。于是老百姓更无法忍受了。虽然富二代、官二代经常出来鱼肉百姓,但好歹我们是相信人民军队的,但现在军二代也出来欺负咱了。所以大家对这个社会真的很不满意。现如今,局长部长老板少将,四大爹都齐活了,各种坑人的元素都具备了,只差把受害者代入就可以了。

这件事闹这么大,肯定对李双江有影响。考虑到他已七十出头,官也差不多做到顶了,所以最主要的不是影响仕途,而是影响名声。你只要去查查他的代表曲目,你就知道这种影响简直是致命的。他一辈子唱红歌,做党的红人,而且我看过他和儿子一起演唱的一个视频,可见红歌对他儿子影响也很深。可是事实证明红歌非但没有唱红他儿子,反而被打黑了。所以这简直颠覆了李双江的世界观。在他人生的暮年,他恰恰是被自己的逻辑给坑了。但反过来想,可能也是好事,至少证明红歌模式是行不通的。从此红歌可以愉悦官家,不再愚弄大众。

事实上,当我看到七十多的李双江,还在为儿子擦屁股,真是为之心酸。我觉得李家父子最大的分歧在于对“”这个名字的理解有误。李双江理解为儿子天下唯一,李天一理解为老子天下第一。这基本是可以料见的结果。他和儿子相差差不多六十岁,人家父子是代沟,他们父子基本是沟壑。曾经她的乳沟吸引了他,现在他和他的鸿沟害惨了他。现在李天一被带进收容所,表达了一个父亲对儿子最大的惩罚。就像李双江唱歌调子通常起得很高,他对儿子的惩罚也很高调。这就好比当年毛泽东叫毛岸英下农村去锻炼。一方面是折折他的锐气,省得老惹事。另一方面,天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让他变斯文。然后一年后,当李天一走出收容所的时候,说不定悲剧变喜剧,成为又一个“双江教子”的经典。

我们就喜欢经典,尤其是红色经典。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