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延海 | 万延海,“华夏艾滋凶险,国人岂能无忧”,《青年参考》1992 年8月

华夏艾滋凶险

此非杞人之忧

美国专家田黛安教授谈艾滋病在中国

 

今年721日,美国福布赖特学者田黛安女士来到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讲学,介绍美国的反色情法及其有关的研究。当与会代表问到艾滋病在美国的流行情况及其对美国人性生活的影响时,田黛安教授表示出她更担心自己在中国染上艾滋病,而不是在美国。

教授说,在美国,人们可以较为公开地谈论性和艾滋病。自艾滋病出现后,由于新闻媒体的大肆报道及人们对艾滋病的恐惧,美国人在性生活上正趋于保守。不仅如此,作为对其父辈的反动,田教授还认为,新一代美国年轻人在政治、文化和职业选择上也趋于保守和稳定。而在中国,由于人们很少谈论性,尤其是很少谈论艾滋病,新闻媒体对之更是讳莫如深,因此田教授说她知道很多中国人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就染上了性病,当然他们在无知之中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娼妓在中国死灰复燃。根据他在中国南方城市了解到的情况以及近来中国新闻媒体关于卖淫的报道,田黛安教授据此认为艾滋病在中国广泛蔓延的条件是存在的。

教授更为忧虑的是在中国接受输血和打针。她说,在世界各国,卖血为生的人都是一些较为容易感染肝炎和艾滋病的人。在美国,由于全国范围都对献血员进行艾滋病病毒检测,以及由于艾滋病高危人群自觉不献血,因此经输血传播艾滋病的危险极小。但是在中国,她说,如果有一天她出了车祸,住进了医院,她无法确定打针用的枕头和注射器有没有染上病毒,他不知道输进去的血是不是干净的。因此,田教授更担心自己在中国染上艾滋病。

教授这番话不是没有道理的。虽然我国目前已发现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只有708例,但由于现有监测能力有限,实际的数字可能要远远超出708例。在我国,共用注射器具进行静脉吸毒已导致局部地区病毒的蔓延和流行。由于不同程度存在的嫖娼卖淫、同性恋和多性伴现象,艾滋病病毒经由性交传播也不能幸免,并可能成为我国艾滋病传播的主导模式。

在我国,全国范围内对献血员的进行艾滋病病毒检测机制尚未建立,献血多为义务或谋生,高危人群自愿不献血无法达到,因此经输血传播病毒的危险很大。在河北,全省有1万多名固定献血流动大军。据最新的一项调查,在该省不同地区,献血员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率在20-75%不等,而丙型肝炎和艾滋病传播途径相似。在全国,城市地区注射尚不能普及一次性针管,而在农村地区,一根针管从村头打到村尾的情况并不鲜见。因此,经污染病毒的针头和注射器传播艾滋病的情况将难以杜绝。

鉴于此,笔者认为当务之急是大张旗鼓地开展艾滋病教育,告诉广大民众如何预防艾滋病;加强医院管理,帮助人们树立积极的医疗服务消费者权利意识,从而保证艾滋病在我国的蔓延能够得到控制。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3日, 1: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