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一些自强不息的人
 2011-09-12

前两天,我和云南红河州个旧市民间组织胡杨树负责人辛德明先生聊天,他抱怨起自己需要手术,但没有钱看病,同时各方项目经费迟迟不能到位,房租都是他人借钱垫付的。

我的思绪回到了四年前的夏天。我当时正在云南,胡杨树的一个成员来信,向我所在的机构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寻求帮助,我于是约好他们在昆明见面。

我们和辛德明先生所在的胡杨树开始项目合作。后来,通过国际基金的支持,我们在红河哈尼族和彝族自治州的吸毒人员和艾滋病感染者中,提供清洁的注射器交换项目、吸毒过量紧急救援行动、医疗转介服务、法律援助以及各项旨在帮助感染者获得良好医药的倡导行动。

胡杨树主要是由过往吸毒成瘾但后来戒毒的人们组成的社群组织,主要在过去和现在吸毒的人员中开展艾滋病防治和保护成瘾者公民权利。许多人在监狱里度过了自己的半生,患有多种疾病,大多失业在家,还要时常面对警察的骚扰。

云南省是中国最早发现艾滋病流行的省份。1990年初,中国卫生部对外发布了云南边境地区瑞丽吸毒人员中出现艾滋病流行的消息。目前,中国官方数字显示,云南省依然是中国艾滋病流行最为严重的省份,而红河州是云南省两个艾滋病重灾区之一。当地的艾滋病流行主要受到注射吸毒的影响。

把吸毒人员组织起来,开展自助互助活动,看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胡杨树数年来通过自己的实践告诉人们,毒品成瘾者可以自强不息,可以组织起来,不仅开展利己的活动,也可以助人为乐。

辛德明1969年出生于云南省个旧市,1981年就读于云南省个旧云锡第一中学,1984年毕业,1986年就读于西南治金地质勘探公司医务人员培训班,1988年进入社会,开始在个旧矿山创业,当年开始吸毒。

2004年,戒毒后的辛德明开始接受美沙酮维持治疗至今,并于2006年创建个旧胡杨树自助互助组织,担任负责人至今。

辛德明和人们谈得最多的是如何运用纳络酮为吸毒过量濒临死亡危险的成瘾者提供急救服务,每年都挽救了不少成瘾者的生命。根据胡杨树2009年度工作总结,胡杨树当年为36名吸毒过量有死亡危险的成瘾者提供了急救服务。因为吸毒者社会边缘处境,吸毒过量的情况下,难以获得医疗救助,而成瘾者社群自己的组织就可以发挥特有的优势,提供急救服务。

这是一个难以管理的群体。长期寻找毒品,有人也参与贩毒,都有自己的强烈个性和算盘,要把大家组织起来关注共同话题,采取积极的行动,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何况缉毒警察和政治警察还时常给大家压力。

但是共同的命运和需要,把大家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为处理社群组织发展,红河州的成瘾者组织从北京邀请了民主议事规则专家前来讲学,提供大家民主议事和决策的规则培训。大家利用学习到的民主议事规则,起草和修改了组织章程,利用议事规则来对组织和社群共同事务做出决定。

在我工作过的多个社会弱势群体中,吸毒者群体是难得的具有高度积极性和民主参与意识的群体,大家不仅很快学习民主议事规则议事,也积极运用法律途径维护自己和社群伙伴的公民权利。

谨以此文献给正在遭受病痛折磨的辛德明,并希望社会大众可以消除对毒品成瘾者的偏见,对他们伸出援助之手,帮助他们摆脱疾病的痛苦,同时维护他们的公民权利。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