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延海 | 埃德温·卡梅隆法官呼吁采取行动抵制不明智的刑法和起诉

埃德温·卡梅隆法官呼吁采取行动抵制不明智的刑法和起诉

(新闻稿)


Edwin J. Bernard


http://www.aidsmap.com/en/news/D2C8CE4E-E341-445F-87AE-4947D64F6CF0.asp
2008-08-26


 

HIV只是一种病毒,而不是犯罪。”在第17届世界艾滋病大会最后一天的活动中,南非最高法院法官Edwin
Cameron在其有关“反刑事化运动”的建议中指出。

Cameron法官在全体会议上的介绍代表着一种声音——甚至是顶点——一种关于日益增长的对HIV暴露和传播的形式化政策的抵制。这种声音得到了很多不同的组织强有力的支持,包括UNAIDSUNDPGNP+(全球HIV/AIDS网络)、ICWHIV/AIDS国际妇女协会)、IPPF(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开放社会研究所、加拿大艾滋法律网络以及南部非洲艾滋病权利联盟(ARASA),同时得到了很多的学者和参会人员的支持。

法国HIV/AIDS大使Louis-Charles Viossat也加入到了这场关于结束HIV刑事化的法律政策的呼吁中。他在星期三参与由Cameron法官主持的会议中指出:“对刑事化政策的打击就是对HIV/AIDS自身的打击。”

他强调,作为目前欧盟轮值国主席的法国“将积极争取对刑事政策的抵制和反对。大家可以与我们一起努力”。

他承诺法国将流通方面的证据刑事法律有关艾滋病毒;成立了一个特别小组;发起与各国政府就此问题的双边讨论;加强对艾滋病护理和治疗进程的支持;与公民社会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以此加强与少数人群和易受影响群体的共同工作。

但是,当被问及有几个HIV阳性的人因为法国特有的法律条款“poisoning”而正在法国监狱服刑,同时被问及法国政府是否有意在自己的国家将HIV传播加以刑事化时,他未能作出任何坚定的承诺。

“至于国家的实际情况”,他说,“这是一个内政问题。我是一名大使,而不是国会议员,但我将记录下你的问题并负责传递”。

检察长:一个“分散和危险的‘杂耍’”

Cameron法官最初回顾了使HIV传播和暴露刑事化的法律之运作——包括HIV专门性法律和那些广泛存在的其他法律——“存在着令人震惊的广泛应用和极为可怕的不利后果”。

例如,无家可归的得克萨斯州男子被判处35年徒刑,因为陪审团认为他曾利用自己的唾液作为一个(传播病毒的)致命武器;和一个成功进行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津巴布韦的年轻女子,因为暴露被判处五年期的缓刑。

他还强调,埃及监禁了九名男子仅仅因为他们是艾滋病毒抗体阳性——有明显的“证据”证明他们“惯常做法放荡”
——或存在同性倾向——一种对埃及法律的违反;同时,在新加坡和瑞士的法律中存在着“极度不理智的”有关HIV暴露的法律。这些法律是“不合理的,无益的,耗费资源的 ”他说。
   
 在星期二下午的一次会议中,审议了犯罪和非刑事化对艾滋病流行的影响。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高级人权和法律顾问Susan
Timberlake认为世界范围内的很多起诉(与艾滋病传播和暴露有关),就像一个“分散和危险的杂耍”。
   
 她说,虽然颁布一部HIV传播刑事化的法律被看做是“强硬”的措施,但是这种“强硬”的措施仅仅流于纸面。事实上,Cameron法官说,她理解为什么决策者和政客“要引用任何可用的和有效的方法”来对付HIV的流行,包括针对HIV法令和检控,这些法令和指控“‘精于理论’和远离现实,指望某种司法领域的刑事惩罚能够适用于所有那些可能因为疏忽、轻率或故意传播病毒的人,即便只仅仅有一种危险发生。”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13日, 10: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