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4日,中国知名的政改网站”中国选举与治理网”发表文章《非毛必须同时非邓》,该文章署名”缪一轮”,文章大胆批判毛泽东和邓小平,指出毛泽东非常愚蠢霸道,许多损人不利已的事情他也干得出来。

文章还称”邓小平是另外一个毛泽东,确切的,是半个毛泽东”。作者认为邓小平比毛泽东务实,是只干损人利己的事不干损人不利己的事的人。恰恰是在毛泽东反人民、反人类、反人性这一方面,他不仅坚持了毛泽东的立场、思想和感情,而且比毛泽东走得更远–直接下令向请愿学生、市民开枪。”他之所以自断左右臂膀,那是因为他认为胡(胡耀邦)赵(赵紫阳)威胁损害了他的核心地位与形象,他不搞毛泽东那样的大迂回,而是干脆爽快地一夜之间翻脸不认人。”

此篇文章也是回应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郑也夫的文章,郑也夫就8月27日在京举行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座谈会,曾发表博文《未完成的非毛:历史的遗憾》,指决议对毛泽东的否定只有一步之遥,却没有完成。

缪一轮文章则强调今天反思毛泽东必须连同邓小平一起反思,否则是不会有什么显著成果。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是一个探索和研究中国政治制度和政治体制改革的中英文网站。为中国政府官员和海内外学者政论观点提供交流的平台。 该网站曾以”不唯学术,锐意争鸣”入选《南风窗》”2009为了公共利益年度榜”。

“讨论两个统治者,对当下有很重要的意义”

德国之声就此也采访了中国知名的民间思想家王康,他认为中国人还要继续评价这两个统治者若干年,这种评论是和中国的现实交织在一起的。虽然在本质上毛泽东和邓小平有一致的地方,那就是为了共产党的政权和统治服务,但二人作为中国重要的统治者,还是有很多不同之处。

他认为毛泽东禀持一种满不在乎的,无所畏惧的人生哲学,毛泽东第一次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中国历史上甚至是人类历史上,实行了一种”人民崇拜”,毛泽东既有中国秦始皇的那种血亲继承的想法,也有独裁、官僚主义等所有统治者的特征。”人民”这两个字在中国无处不在,这是毛留给中国最触目的遗产。历代统治者都有自己统治的合法性,或者统治的工具,统治的重器,但没有谁象毛泽东一样把”人民”作为整个统治的合法性来源和统治的工具。

而邓小平是务实的、功利主义的,也是机会主义的,擅于根据形势的变化调整自己;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实质上回到了传统的精英统治这一旧的国家治理方式中,”官、产、学,受过教育的,掌握权力的,有背景的人,成了新的时代精英,这些是在毛时代要被打倒的人。”

“毛的危害性和影响要大于邓,但邓也很难获得支持”

对比二者的历史影响和危害性,王康认为:”毛的危害性和影响要远远大过邓,所以讨论毛邓的区别、异同很有当下的意义,现在毛派卷土重来的势头很明显,随着’太子党’、’红二代’登上历史舞台,尽管邓小平给他们带去的物质财富他们不会放弃,但他们肯定会越过邓小平实际、务实的东西,要回归到毛的’乌托邦’的带有’人民崇拜’的传统统治方式上去。这对中国肯定意味着第二次浩劫”。

王康认为在以后,邓小平的历史评价中,将很难获得支持:”因为有’六四’,中国这一代知识分子,在感情上、理性上都很难原谅他,对邓的历史评论中,他将会受到左、右两派的夹攻,毛派肯定要对他进行批判,右派也未必愿意为他辩护,另外邓造成中国的现状,如明显的贫富悬殊、普遍的腐败和整个社会礼崩乐坏的堕落,这个时候,对邓的攻击可能会来自四面八方,这也是中国目前非常吊诡的状态,这也是中国的另一种宿命。”

邓小平”六四开枪”,也是””的体制原因

德国之声与中国社会学家李楯也取得了联系,他认为对两个人的评价背后,更要对中国的制度性原因有清晰的透视:”我看中的不是人,而是制度,中国关键的问题在于深层制度化结构的问题,是发达和发展中的其他国家都没有的计划经济体制。”

他从1924年孙中山提出”党治”开始,历数其间统治者完成了”党治国家”的建立,在这个过程中,邓小平所谓的最大贡献就在于”打开了国门,封闭的状态一改变,一切的变化都挡不住,但是他也有根本性的问题,他不是一个持续的改革者,从他自己提出的’全面的体制改革’退到只是’经济体制改革’,由此导致了后来的改革停滞,出现了’钱权结合’、’贫富分化’、央企和大的利益集团影响决策的局面,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他对历史问题的态度,他提出’宜粗不宜细’、’摸着石头过河’,根本的原因就在于执政党的利益高于人民的利益”

李楯认为正是”党治国”的制度性原因,导致邓小平80年代初的放弃体制改革的抉择,这也导致他在”八九学运”中的抉择,他用直接开枪为他的执政作出极致的诠释。

作者:吴雨

责编:叶宣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