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论》是谁写的?

作者:

来源:人民网

来源日期:2011-9-14

本站发布时间:2011-9-18 4:51:41

阅读量:1次

  中国知名纪实月刊《》2011年第9期刊登南开大学教授刘泽华文章指出,毛泽东的哲学代表著作《矛盾论》涉嫌抄袭“红色教授”杨秀峰的著作《社会学大纲》。

  刘泽华文章原题《我在“文革”中的思想历程》。文章分为四个部分,“《矛盾论》有抄袭之嫌”是其中之一,有关内容如下:

  中共官方人民网以“毛泽东《矛盾论》有抄袭之嫌”为题全文转载刘泽华文章

  1970年秋,我们逐渐听到如日中天的陈伯达被揪出来,说他是“假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

  义的骗子”。我一方面很震惊,不知此论从何说起?另一方面,我对陈也没有好感,揪出来感到很痛快。但疑问也发生了,他是中央文革小组组长,他的理论与行为如何看待?我无法得到解答。

  1971年夏,学校革委会宣传部门组织了几个人来清理陈伯达的假马克思主义言论。召集人是牛星熙,成员有经济系的郭士浩、哲学系的封毓昌、还有我,共四人。当时很神秘,对外保密。图书馆拨给我们一间房子,任何人不得进入。我们直接到书库提书和杂志、报纸。时值酷夏,不能开门对流,热得要死。给我们的任务是整理陈的假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的言论,但上哪里去找呢?我记不清是上边的指示,还是我们自己拟出的原则,主要有如下几点:第一、不能有损毛主席的和林副主席(我们当时还不知道整陈的背后是整林副主席)。只要是毛主席批准的文章或肯定过的,不能列出来,不能从中找问题;第二、不能损伤文化大革命的理论、方针和路线,陈的有关文章与讲话,凡是代表中央文革小组的,不能批。第三、陈过去的著作很多,凡属中央领导人肯定过的,或代表中央的文字不能轻易动,如《四大家族》、《人民公敌蒋介石》等等。有了这三条,我们实在难发现有什么“假”和“反”的问题。

  我们四位彼此虽然都认识,但互相之间并没有深交,谁也不敢多嘴,很怕踩了“红线”,更怕人说借批陈指向“文革”,指向毛主席革命路线。于是把清理重点放在陈的早期著作。我们对陈的历史了解的很少,又没有适当的索引,只知道他30年代在北京、天津教过书,搞过“新启蒙”,写过一些文章,但哪些是他的,我们并不清楚,特别是以笔名发表的,更是一无所知。只好“广撒网”,把一些可疑的书刊尽量找来审查。其中有一本《社会学大纲》,没有署名,但属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著作,是“河北商专”的教材,石印本,大约是上世纪30年代初印刷。陈伯达在那个时期活动于京津一带,于是怀疑是他的著作。此书由封毓昌查阅。这本书中主要论述唯物论与辩证法,在论述“矛盾”问题上,封毓昌发现与毛泽东的《矛盾论》多有雷同之处。他不敢声张,悄悄地让我看,果如他所言,在论述矛盾的普遍性、主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等观点上,有些语句几乎相同。我们两人窃窃商议,是否告诉另外二人,我建议要告诉,我们是一个集体,不说反而易引起麻烦。

  封毓昌同意了我的建议,于是请牛星熙和郭士浩也看了。四个人面面相觑,谁也不说话,不愿首先把问题挑开。牛星熙是召集人,四人商定了两条:一是不扩散;二是把书封存。我当时冒出一个念头,伟大的领袖的“顶峰性”的著作原来也有抄袭?!

  到70年代末,我多次建议封毓昌同志把这件事弄清楚,封毓昌下了一些功夫,找到了《社会学大纲》的作者是杨秀峰。杨秀峰是当年的教授,已是共产党员,1949年后任过河北省省长、教育部部长、最高法院院长,“文革”后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等。封毓昌给杨秀峰去信询问。杨请他的秘书给封毓昌回了信,证实了该书的作者就是杨秀峰。但同时转述了杨的意见,此事不要提了,《大纲》中的论述也不是他的创见,是从苏联学者转述过来的。后来我多次请封毓昌从学术史的角度把事情写出来,他总说等等、等等,等到现在,他和我都老了!他比我聋得更厉害,几乎全失聪。我写字条让他把事情公布出来,他写字条回应:《社会学大纲》图书馆找不到了,不知去向,无法核对。又说,老了,不找麻烦了。

  因是封毓昌首先发现的,我也不好插手。不知还有人关注此事否?

  文章说,“文革”把毛泽东推到了顶峰,但到了顶峰也就该出问题了,这是无法逃脱的规律,而辩证法又指明了人们分析这种现象的路径。过去的很多错事,上下一致的打、吓、瞒、哄、骗,还真的有效果,比如大饥荒饿死那么多人,三面红旗依然高高飘扬,彭大将军依然被视为大逆不道。造反派反这个反那个,看来毫无禁忌,但竟然没有一个造反派为彭大将军伸冤,相反倒是最革命的造反派充当了置彭德怀于死地的打手。

  “我并不完全否定毛泽东,就其才干和气魄而言,可能是千古一人,是一份有分量的遗产。但在1949年以后,他领错了路。”刘泽华最后说。

  《辞海》矛盾论释文

  矛盾论 毛泽东1937年8月写的一部哲学著作。编入《毛泽东选集》第1卷。继《实践论》之后,为克服党内严重的教条主义思想而写。文章概括了唯物辩证法和形而上学两种宇宙观的斗争,指出:事物的矛盾法则,即对立统一的法则,是自然界、社会和思维的根本法则,因而也是唯物辩证法的根本法则。继承和发展了列宁关于这个法则是辩证法的本质和核心的思想,从内因和外因、矛盾的普遍性、矛盾的特殊性、主要的矛盾和主要的矛盾方面、矛盾诸方面的同一性和斗争性、对抗在矛盾中的地位等各个方面系统深刻地阐发了对立统一规律。文章特别着重地论述了矛盾的特殊性,强调对具体事物作具体分析是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指出共性与个性、绝对与相对的道理是矛盾问题的精髓。并规定了认识矛盾和解决矛盾的方法论原则。这一著作对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作出了重要贡献。

驳斥刘泽华“《矛盾论》有抄袭之嫌”的胡说八道 (05txlr,乌有之乡,2011年9月14日)

  臭名昭著的“炎黄春秋”,2011年第9期刊发了南开大学教授刘泽华的文章《我在“文革”中的思想历程》,其中第二部分称,“《矛盾论》有抄袭之嫌”!

  如蝇逐臭的“凤凰网”,立即嗅到了这股臭气,忙不迭地在9月14日专门转载了此文,还做了个耸人听闻的标题《南开大学教授刘泽华:<矛盾论>有抄袭之嫌》。

  呵呵,杨老已故,死无对证,封老失聪,不找麻烦,现在就可以任凭刘教授信口雌黄了。但是,可以告诉刘教授的是,知情者还大有人在!

  这里只简单澄清一下几个基本的问题,以驳斥刘泽华的胡说八道:

  《社会学大纲》是党的一大代表、我国著名哲学家李达所著,1937年5月由上海笔耕堂初次出版,根本不是什么陈伯达,或者杨秀峰写的。

  毛主席于1938年1月17日至3月16日批读此书,批读原件《读李达著<社会学大纲>一书的批注》,现刊于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1987年5月编辑出版的《毛泽东哲学批注集》。

  毛主席1938年2月1日开始的《读书日记》,逐日记录了他1月17日起读《社会学大纲》的情况,从第1页到第852页,一页不拉,到3月16日读完。此日记手稿原件现存中央档案馆,《毛泽东哲学批注集》也有刊印。

  毛主席的《矛盾论》写于1937年8月,此时他还根本没有批读《社会学大纲》!

  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一本书从上海出版后寄送到被国民党严密封锁的延安,三个月时间基本上不可能,就是寄送到了,一本854页的书,毛主席要读完、要“抄袭”,也根本来不及。

  这个刘泽华还号称是个哲学教授,竟然连哲学名著《社会学大纲》是谁所著都不知道,竟然连《毛泽东哲学批注集》都没看过,就在那里胡说八道!

  现在各大图书馆、大学哲学系的图书资料室,哪个没有近些年新出版的《社会学大纲》一书,刘泽华竟然说什么“找不到了”!

  这个刘泽华还搬出杨秀峰来“作证”,杨秀峰作为教育部长,会不知道解放后任武汉大学校长的李达,不知道《社会学大纲》?会说《社会学大纲》是他自己写的?现在杨秀峰已故,死无对证,刘泽华以为能信口雌黄了,真是臭不要脸!
  
  同样臭不要脸的,还有“炎黄春秋”和“凤凰网”!

  至于《矛盾论》究竟有没有“抄袭”《社会学大纲》,感兴趣的网友只要去读一读《毛泽东哲学批注集》,看一看其中的《读李达著<社会学大纲>一书的批注》,就一清二楚了。该书是一定找得到的,绝对不会如刘教授所言,“找不到了”!

  人民网文史频道也转载了这篇反动文章,人民网文史频道业已沦为“反人民”网文史频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