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李双江老师的一封信

作者:晚风清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9-17

本站发布时间:2011-9-17 16:50:23

阅读量:1463次

  李老师:你好!

  提笔写这封信,一是因为我从青年时代就开始听你的歌,对「」这个名字不能说没有感情;二是我也有儿子,听到李天一因寻衅滋事收容教养一年的消息,非常理解你作为父亲此时此刻的心情。

  李天一打人事件爆光后,一直在追踪事态发展,对可能的处理意见也有过不同的设想。事已至此,恕我直言,现在这种查处结果,无论对李天一本人,还是对李双江老师、对梦鸽女士,就跌倒重来的意义上讲,恐怕都应该是最合适的一种方式。我这样说,绝无半点兴灾乐祸的意思。

  我想告诉你们一个发生在一百年前的真实故事,或许对你们跨过目前的情感难关稍有助益。

  1910年春天,有一个正在上海求学的年轻人,因故乡老家的经济状况日益败坏而陷入苦闷,对时局又看不到一点希望,加上十里洋场灯红酒绿的诱惑,于是开始昏天黑地里胡混。 「从打牌到喝酒,从喝酒到叫局,从叫局到吃花酒,不到两个月,我都学会了」,「有时候,整日的打牌;有时候,连日的大醉」。最后终于闹出大事来,有一天晚上因醉酒,在马路上与两个巡捕撕打起来,被抓进巡捕房关了一夜。这个年轻人,名叫胡适。

  胡适成名后,经常提起这段往事来告诫自己的学生,让他们记住:「成功常常惯坏一个年轻人,而失败却能致以激励。」他总结自己一生,强调「我的事业是由两个重大的失败所决定的:第一件是一九一零年的一个夜晚,我喝得大醉,和巡捕打起来了,并受了轻伤──这件事让我反省,结果我进了美国大学;第二件事是我在康乃尔大学没有取得奖学金,这让我用功学习,以试着为自己赎罪」。

  对李天一这样被娇纵得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人来说,惹事闯祸是迟早的事。连日来网上有不少关于李天一及其母亲的负面传闻,虽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这孩子能下如此狠手、闹出这么大动静,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平日里一定会露出端倪来。能让邻居恨得牙痒痒的「星二代」,不出事才怪。幸好脓包及早穿头,如果闹到药家鑫那份上再来收场,就真的叫欲哭无泪了。

  李天一已然「病」得不轻,虽不到「病」入膏肓的地步,大概也不是随便抓两幅药就能治得好的。如果关几天就放回来仍交父母管教,让他革心洗面、脱胎换骨,基本上就是打诳语,根本是办不到的事情。相反,舍得下虎狼药,这孩子应该还有得救。收容教养​​一年当然并不轻快,但也不是过不去的火焰山,时间既不算太长,看过电影「少年犯」,觉得条件也不能算太差。 「自古英雄多磨难,从来纨袴少伟男」,我想,如果能抱有高晓松那样的认罪改错态度,加上胡适记取失败教训、痛加反省的决心,借艰苦的教养过程磨炼自己、痛改前非,那么,收容教养一年未尝不可以变为一件好事,成为浴火重生的新契机。

  李老师晚年得子,视若珍宝、百般呵护的心景当然可以理解。说到平日管教孩子,李老师承认「还没有打,自己眼泪已经下来了」。可想而知,要由原来的溺爱娇宠一下子变为严厉训诫,难度会有多大,成功率又有多小,还不如狠下心来把浪子回头的教养责任托负给政府,让教养场所成为李天一重塑自我的熔炉,为他以后能被社会接受、自强自立打下基础。

  另外,现代教育学家普通认同的一个观点是,在子女成长过程中,母亲的影响最重要。其实胡适早就提出过相同看法,他认为,「三岁定八十」,一个人小的时候最是要紧,长大后是成为圣贤英雄,还是做强盗小偷,「都在家庭教育四个字上分别出来」,而「家庭教育最重要的便是母亲」。因此,在重新调整对小孩的教育安排时,梦鸽女士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要多花些心血、多做点功课,最关键的则是以身作则。

  近些年来「官二代」、「」、「星二代」状况百出,一再惹事生非、激起公愤,已形成社会问题。综观这些惹事的主儿,虽然犯行各异,但是他们做人最欠缺的东西却有很大的共通点,那就是一缺敬畏之心,二缺爱心,暴露了家庭和社会教育最薄弱的环节。法律和道德的社会价值是什么?简而言之,就是在不同的层面规范人们的言行举止,如不遵循,则加以惩戒,也就是要让人「怕」,让人有敬畏之心。

  一个人一定要有所怕有所不怕,如果什么都不怕都不在乎,就叫做无法无天;如果没有敬畏之心,什么丑事都做得出来,就是一个没有道德的人。反之,教育孩子要遵纪守法,不仅知书而且识礼,首先就必须从培养敬畏之心做起。知道「怕」的孺子才可教,有敬畏之心的孩子才可能成长为有教养有素质的人。教育孩子不要做犯法的事,是从法律层面培养敬畏之心;告诉他不要让人戳脊梁骨,是从道德层面建树敬畏之心;培养他「人在做天在看」的意识,则是是从宗教层面修炼敬畏之心。

  所谓爱心,最本质的涵意就是热爱生命热爱人,尊重生命尊重人。有爱心才可能品尝人生的酸甜苦辣,才能够鉴赏春天的五彩缤纷;有爱心才有人性,才使人超然于动物之上;有爱心便不会暴戾蛮横、滥杀无辜,就不可能出手凶狠、践踏生灵;有爱心才不至于一言不合,就拍桌飞凳、拔刀相见,才能够维系和谐社会、世界和平。有爱心的孩子,不会去犯法违法触法,有爱心的人,一生平安。

  以上是我提供给李双江老师参考的几点建言,也希望与代表祖国未来的所有青少年朋友共勉。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