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我所理解的两位总理

作者:王霄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9-16

本站发布时间:2011-9-17 0:54:30

阅读量:366次

  作为中国中央政府最近的前后掌门人,朱镕基先生和温家宝先生是两位非比寻常的总理,当然,也是毁誉不一的两位党和国家领导人。

  对于这两位,老王过去已经写过若干分别而论的文章,但是现在我感到有必要将他们相提并论一下。不过,我并不想进一步具体地谈论他们的功过得失,而是想谈一下他们对于今天中国政治的意义。

  最近,朱先生出版了他的第二部著作,将他在任时的内部言论辑为四卷;而温先生,则在近日于大连召开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再次公开而明确地宣扬政治改革。

  这是两件大事,意义不可低估。

  有的人把朱先生之举评论为一种自恋和自我辩护。联系到今年4月他在清华的讲话,这样的理解未尝没有道理。

  也有人认为这是朱先生表达对现实政治和在任领导人工作的不满。不满当然是有的,但我以为,将这种不满看成是个人的政见与是非之争,未免低估了朱先生的境界。

  还有人认为这是在特殊的情势下,朱先生见机而动,充当第三代的新代表,试图干预中国的政治,以维护老人集团的利益。这种解读老王尚不能否定,但只从朱先生子女的职业作这种猜测,证据似乎不足。

  朱先生让好多人不习惯的是,这八、九年来他完全低调沉默,对实政不发一言,似一个只是享受退休清福、拉拉京胡唱唱西皮二黄的老人,却突然一出对外演讲集展现昔日英姿,二在清华园发声痛陈时弊,三出内部言论集翻出历史老帐——如此三板斧,让人错愕万分。

  老王以为,无论朱先生是怎么想的,但我们却必须跳出其个人利害,将其动作视为中国政治的一个引人注目并影响深远的事件。它表明的是中共党内的某一健康力量在中国巨大而尖锐的社会矛盾前,一种自然而然地试图补偏救弊、拨乱反正的行为。它也必然对今后中国政治的走向,予以实际而重大的复杂影响。

  再来看温家宝先生。

  温先生已经近十次公开明确地呼吁政治改革了。。用何兵先生的话来说,这大概有点错位:由一位政府领导人而不是党的领袖来呼吁政治改革。

  温先生与朱先生相同的地方很多,但我以为最主要的一点,是他们无论在思想,还是在实务,都表现有强烈的忧国忧民之心,并在这一点上可以称得上是中共的忠臣、纯臣(他们代表了中共尚存的健康一面)。当然他们的不同之处也很多,无论是个人风格,还是不同形势下的政治举措,他们都有自己的特点。但我以为,从政治的角度看,他们最大的不同,是温先生对政治改革的清醒认识和努力奋斗。

  朱先生无疑也是一位真正的改革家,在他任内,中国推进了诸如财税、精兵简政、国企、住房、医疗、教育、社保、农村税费、粮食购销、金融、证券等诸多改革,并加入世贸。至今无人能够否定在朱政府期间,中国改革开放取得了最大、最关键的进展。但是客观地说,朱先生的这些改革,效果不一,总的说后遗症很大,很严重。人们之所以对朱先生毁誉尖锐对立,正是在于对这些改革的评价上。总体上,朱先生在个人品性上,我认为他还是一个中国传统的贤人政治家。他的改革,从未涉及到中国政治体制的关键处。因此这些改革的变味和失败,就不奇怪。也因此朱先生的失败,也就不奇怪。

  我过去曾说,“当时做出这种改革决策的国家领导人如朱先生,都是极其优秀的政治家和治国专家。他们在决策方面的失误,其实不是他们个人的失误,而是体制的缺陷。这也正是政治体制改革所要解决的问题:民主政治,决不把希望寄托在个别优秀的领导人身上,而是通过一个好的体制,来保证决策的正确和方向的对头。而不好的政治体制,则不但会形成错误的决策,而且会使好人办坏事,甚至好人变成坏人――这是邓小平先生早就说过的话。”

  温先生是看到了这一点的。刚开始他还沿着朱先生补偏救弊的路数,作表面层次的改革与发展。但很快他重蹈朱先生的覆辙,中国的种种矛盾在“发展”中激化。在所谓“新政”推行不下去甚至变味的情况下,他提出了政治改革,即民主宪政。这是他比朱先生进步的地方。他已经认识到政治改革是中国进步的牛鼻子,并且公开、正式、多次地指出这一点。

  从这一点说,温先生奠定了自己的历史地位。

  温先生的进步是一种时代发展的结果。如果说朱先生在任时还不能提出或者强调这一点的话,人们尽可以分析各种原因,但是形势与时机不到也是一个因素。就此而言,截止目前,我们尚不能说朱先生的思想认识落后。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历史发展的自身逻辑,后人总是应当也可以超过前人的。

  但是,在朱先生而言,既然他已经有意识地重返中国政治的局中,那么人们就有理由希望,他不仅仅是满足于自己当年的忠诚、勇敢和准确预见,更不要为子女作稻粱谋,而是要从自己诸种美好设想的流产,工作的困顿,改革的失误,以及初始正确的改革从龙种变成跳蚤,和其退休后中国政治、经济与社会发展的那些恶变中,引出必要的经验教训,实现认识的升华,从而在政治改革这一点上,成为温先生的战友。倘能如此,不但是有功于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而且是有利于自己的历史地位。如果只是满足于自我功绩的宣传和失误的辩护,朱先生的历史地位不会太高。

  当年梁启超所作《李鸿章传》中“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之语,至今让人抚叹。朱先生切无为李鸿章第二,此在下之至望也。

  中国的政治格局,如果仅从中共高层观察,我们可以看出健康的现实力量有三:一是以温家宝先生为代表的民主宪政派,一是以薄熙来先生为代表的开明威权派,一是以朱镕基先生为代表的贤人政治派。这三派中,第一派最好,最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但前两派都可能导致现实的政治走向,而贤人政治已经被2000年的中国历史证明是失败的。我认为或者是希望,朱先生已有的三板斧后,他能继续发挥自己的政治余热,并且是合乎逻辑地发展到民主宪政的路向,与温先生合流,成为中共内部高层的重要健康力量。这样,就会极大地增强中国社会整体的健康力量,也将会使中国以较低代价地实现政治制度的转型,从而造福于我们的人民与国家。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