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关不羽 | 评论(6) | 标签:外交, 利比亚

利比亚战事,毫无悬念地进入尾声。中国媒体对这场战争的报道相当充分,卡扎菲的丰功伟绩没有一点遗漏。作为一个重大的国际事件,中国媒体投入的巨大精力有目共睹。临了还搭进去几个记者被卡家军扣押了几天。可惜的是,连卡扎菲脸上几个毛孔都要搞清楚了,却没有准确预见其末路降临得如此之速。到头来,字正腔圆“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真是挺讽刺的。

卡扎菲是幸运的,想当年希特勒一时枭雄,困守柏林幻象“第九集团军”前来救援,形影相吊、孤孑无亲。而老卡被异国的张将军如此惦记,翻遍地图,替他找神奇的胜利。尽管雪中送炭是谈不上的,送了很多口水和油汗,也是很珍贵的。

这种千里送殷勤的场面,对老卡而言,这是人生唯一的一次。而对张将军,却是一而再、再而三了。米洛舍维奇,张将军挂念过;萨达姆,张将军挂念过。这次轮到老卡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老卡玄了。这样奇特的命中率,也是军事评论中难得的珍贵范本了。

猜不中没关系,根据“坏事变好事”的中国特色辩证法,从未猜中也是好事,和一直猜中差不多。张将军不该气馁,还应再接再厉。但是,麻烦他不要做与本国相关的军事评论为好。

一、 假想敌

不仅是张将军,中国官方在这场战争中的表演都很奇怪。按照惯例,官媒的报道中都要分配好人、坏人的角色。轰炸本国平民、使用外国雇佣军对抗本国人的老卡成了好人、民族英雄,而北约诸国照例是坏人。

张将军及官媒每一次都告诉我们,中国是站在正义一方的。不过,我尊贵体面地被代表那么多年,一次也没被垂问过我的意见——在我所知的范围都是如此。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正义就是中国的正义了?——听说利比亚人在反卡扎菲游行中特意用中文打出“中国不要支持卡扎菲”,我觉得很无辜。我真的不支持卡扎菲,他和我的生活无关。

我只知道,先是被“正义”,然后“正义”失败了,每次都一样。从失败到失败,这样昂贵、空洞的正义,谁消受得起啊?

也许他们的正义太复杂,和天道一样弥远,那就谈谈利益。利比亚事件之初,中国以五大国尊,也有多次机会参与战后利益的分配——很可能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搞点黑金回来。怎么看都是个划算的买卖。况且,人家是争取过你的,你不参加也就罢了,而且反对得如此热诚,还指望人家成为“”吗?只能说“敌”是自找的。

利益摆在那里,谁也没拦着你不是吗?或者,至少,不要把宝贵的钱财洒向那些一定会失败的“正义”一方去,不要把同胞扔到那些被摧毁的失败者一边。

其实,我一直不大清楚,为什么北约、美国或者大而化之的“西方”,总是对面的“敌人”。打从米洛舍维奇开始,我就没闹明白。他们打他们的,于我一个中国小民有什么关系?他们不打、打输了,我们就能减税吗?我们的房价就会下跌吗?我们就楼不塌、桥不垮?我们的食品会更安全吗?月饼不收税?我不知道这些“敌人”到底怎么和我为敌了。

据说,他们是敌人,是因为他们“妄图遏制中国”的。我不知道这个“遏制”到底多么可怕,在我畏惧的名单上有普世的天灾人祸、疑难杂症,也有比较特色的被强拆、被失踪、被跨省,有李刚之子、有药八刀、有李昌奎,还有毒奶粉、瘦肉精以及遭雷劈的动车……等等、等等。不知道排多少号,才能排到“遏制”或者“西方”——大概和小行星撞地球什么的争伯仲吧。因此,我总觉得,这个敌人不大真实。

有个村子,养了一群羊。据说山上是有狼的,一群村民自告奋勇要保护羊。他们很谦虚,自称是“村仆”。于是,村民们养羊、种地,“村仆”们只管防狼。他们经常说防狼要有好体格,必须吃点高蛋白的,那自然是羊最合适了。于是,他们吃着羊,看着远方,如果看到挪动的小黑点,赶紧叫“那是狼啊”。叫得有功、而且嘹亮,当然要加餐了。一来二去,羊越来越少,却不是狼吃掉的。狼会不会来是个问题,羊会被吃光的毫无悬念。

狼,作为一个假想敌,保证了村仆们的好胃口。这就是它存在的意义。

二、假想友

“假想敌”还好理解,“假想友”就更怪异了。

我们的外交中有个特色辞汇——“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之所以是特色,是因为很少从其他国家的外交中听到“某某人民的老朋友”之类的感人肺腑。这简直和肉包子打狗一般。老卡执政四十多年,足够老了,但是怎么看也是不够朋友。至少在这次事件之前,是这样的。

这个怪诞的人物,干了很多让“中国人民”不快的事儿。革命气势高涨时,他也叽哩咕噜地反西方什么的。可是,另一位老而不够朋友的萨达姆一倒台,老卡就怂了,“革命精神”不再,紧抱起西方的大腿。认罪赔钱、拆武器、给石油,从坏孩子典型变乖孙子典范。按理说,最后栽了也是活该,就算“中国人民”厚道些,哀矜勿喜也就可以了。搞得牵肠挂肚、愁肠百转,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更要命的是,这位老卡还犯了大忌,因为他和另一波“中国人民”打得火热。兄弟阋于墙,争相给外人撒钱,曾经也是中国特色外交。老卡玩儿得风生水起,姑且不说老卡出身台湾“远朋班”的传闻,实实在在的是,“中华民国”的牌子在利比亚挂到了1996年。还是台方觉得没什么实绩,自己摘掉了。而这边厢的“中国人民”为了这块牌子多次抗议,老卡置若罔闻,很不给面子。更有甚者,06年时,老卡的大太子亲赴台湾和阿扁亲切会谈。同年,阿扁出访,“迷航”后降临利比亚,与老卡亲会。两岸关系,这可是不得了的痛脚。“中国人民”可以容忍友邦人士绑架杀害中国公民,可以容忍友邦炮击中国商船,却对一块牌子的“大义名分”看重得紧。老卡玩儿这种“两面光”,也确实不够意思、不够朋友。堂堂大国被这样翻来覆去玩儿,应该相当窝火。按照正常的逻辑,老卡完蛋了,至少是解气的。

按照中国式外交辞令套路,老卡算是“投靠西方敌对势力、妄图插手两岸事务、严重伤害中国人民感情……”。

再早些年,调门可以再高些,诸如:这只反动派纸老虎已经变成了过街老鼠,压迫人民、奴役人民的卡扎菲罪恶团伙在世界人民的正义之拳下土崩瓦解了。

要是嫌这个调子太高,那最起码也是:这是一场帝国主义及其仆从之间的狗咬狗战争,卡扎菲被其西方主子悲惨地抛弃了,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最后沦为覆灭的可悲下场。

话糙理不糙,尽管是关门喊话的过干瘾,好歹也得方向正确啊。可是,这次打老卡打得“中国人民”肝肠寸断、缠绵悱恻,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啊?

所谓朋友,有好几种。利益一致,是盟友;同舟共济,是挚友;兔死狐悲,是难友。老卡挨得上哪条?天晓得。

总之,这个老而不友的“假想友”,好没来由。

三、假想战

我是个爱好和平的人。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战争比和平好。不过,不怕贼来就怕贼惦记,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道理还是对的。如有外侮,则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中国人民”是易怒的。隔三差五义愤一下,什么都可以拿来怒。比吃饭频率低,比月经频率高。“严重伤害中国人民感情”、“严正交涉”、“严重抗议”、“表示愤慨”……怒得五花八门,表现出惊人的创造力。时不时还要撂下一句狠话“XXXX的后果应有XXX方承担”,然后呢?后果呢?在这一点上倒是罕见的内外无别——问责问责,问过就算负责了。

而且,什么事都可以拿来秀义愤。贸易摩擦、领土纠纷,本来是国际关系碰碰擦擦的常态,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可是,解决倒是不怎么上心,怒是一定要怒的。这是一种行为艺术,旁人看看就好,千万别当这是什么正经外交。人家自己也未必当真——作怒目金刚状的,也许子子孙孙已经在万恶的西方吃糠咽菜、打游击呢——当然,胯下的是兰博基尼。

如果愤怒相可以当导弹,口水可以当航母,估计“中国人民”已经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好几遍了。可惜的是,口水战再热闹也不过是口水,“XXXX的后果应有XXX方承担”,为假想战的一种而已。

另有一种,就是张将军这样的“军事评论”。最经典的段子是,共和国卫队誓死保护巴格达。那是多么艰苦卓绝的防守战啊,武器精良、忠心耿耿,死守、巷战,足足可以拖XX军多少月。可怜这场经典的保卫战只在张将军的脑腔到舌尖的几公分激烈开打。

这次的“的黎波里人民保卫卡扎菲”也差不多。两百万枪分发给的黎波里人民,何其了得?统共就六百万人口啊,三分之一要为老卡浴血奋战,多感人?可是,要真这样,还请外国雇佣兵干嘛?

本来,作为五常之一,有安理会授权的一票,还有“伊拉克人民的选择”、“利比亚人民的选择”,据说还有利益,去扬我国威一下,怎么看也是不蚀本的买卖吧。可是,堂堂大国,据说还是特正义、特牛逼、特受世界人民爱戴的、负责任的大国,沦为旁观的闲汉已经有点儿挂不住了,那至少也长眼看清楚啊。张将军冲锋、《环球时报》陷阵、CCAV总攻,撮堆的中国网络战士一茬一茬地在虚拟平台上为老卡抛头颅洒热血、请功卖好、出点子想办法。威武啊!壮观啊!没过几天,形势一片大好的叱咤就浮云了。情何以堪?这就是所谓观战观出的“假想战”、“脑补战”。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真是幸福地生活在一个童话国度。什么样的奇迹都会在假想中弄假成真,自欺欺人是一种常态。十足的荒诞剧会在这里演得一本正经。靠这种玩儿法,能成为真正的世界一流强国吗?那还得更多些想象力。

关不羽的最新更新:
  • 给朋友的一封信——关于“辟谣联盟” / 2011-08-29 19:56 / 评论数(12)
  • “寒门难出贵子”析疑 / 2011-08-11 23:04 / 评论数(11)
  • “完美体制”的覆灭——铁道部废墟的启示 / 2011-07-30 00:30 / 评论数(22)
  • 祭“7.23”死难同胞——“待死者”感言 / 2011-07-25 21:58 / 评论数(1)
  • 神圣的牛粪——红歌热之彻底观察 / 2011-07-07 23:33 / 评论数(15)
  •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