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识网 | 童大焕:越发展?越腐败?

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强调“发展就是硬道理”,一种提法是:经济增长速度要与通货膨胀和腐败赛跑。实际结果是:权利不平等的发展只会成为腐败和通胀的加速器!

  中国经济最发达的省辖市——浙江温州温州市所辖永嘉瓯北镇新桥村多名村民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反映,由于该村土地被征用,村里获得569套安置房建造指标,作为拆迁户和失地农民的安置用房,具体分配对象名单仅限于本村村民之间。但其中300多套却被村干部私分,然后以低价或免费等方式向各级官员和关系户进行利益输送。三年已去,村民到处奔走相告,至今未果。这几年,温州房价涨幅很大。如果按照安置时的均价,以每平米8000元计算,569套房子每套房子140平米,销售款项接近7亿元;如果按照现在每平米3万元的价格计算,销售款项高达24亿元。

  同样在浙江,小商品市场全国最发达的寸土寸金的义乌商贸城旁边,一场场自买自拍的权力侵占游戏在不断上演:2011年9月16日正义网报道,义乌市大塘下村在集体土地使用权拍卖过程中,当地村官与拍卖公司“合谋”,违法拍卖集体土地使用权,用于建造别墅。同样的别墅用地(108平方米),老百姓竞拍,至少要花300多万元,最高的达到502万元,而官员竞拍,只需30万元,官民相差悬殊。此前的5月13日和16日两天,大塘下委托成龙拍卖行拍卖了商铺(店面)土地使用权。“朱有云(主要村官)竞拍到4间店面,位置都是最好的,价格也是最低的,比老百姓便宜100多万元。”

  对于拍卖问题,义乌市政法委副书记刘卫兵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别墅投标中,“最高价和最低价相差很多倍,这是不妥的,全国不单单义乌是如此,你随便到哪里去问,都有这种情况。因为是熟人投标,你在村里威信高,你举牌别人就不会和你竞争,看个面子。我们现在所有的投标都是这么做的,但既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就要取消掉,因为对老百姓的观感不好。”奇怪的是,针对群众举报,义乌市相关部门的调查结论,将别墅改称为“排屋”,并查明“排屋竞拍存在不合理行为,择期进行重新报名、竞拍。”而按照刑法第223条规定,投标人与招标人串通投标,损害国家、集体、公民的合法利益的,构成串通投标罪。

  此案中,招标人自己也是投标人,其行为事实上比串标更严重。但是人们不要指望相关责任人会得到应有的惩罚。此前,该村村民举报村委会的一系列问题,引发浙江省委书记的批示。但据《法人》杂志报道,由浙江省、金华市、义乌市三级政府参与调查的结论报告,却避重就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令义乌市大塘下村的很多村民反而感到了更多的不解、痛心和失望。

  这几年,在城市化过程中村干部非法侵占和买卖村集体土地和房屋的事件屡有发生,而且越是经济发达地区,土地和房屋越值钱,腐败也就愈发激烈且深入骨髓,手无寸铁的村民很难有胜算。什么道德良知,多少层级的权力,多少官员,纷纷沦陷为金钱的奴隶而难以自拔。正应验了因为马克思那句老话:“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而腐败过程中,权力资本的利润,何止百分之三百!

  2011年9月28日下午,和一位长年热衷于积极推进村民民主的朋友谈及选票和村民民主问题,我说了一个一直坚持的观点:没有土地房屋财产权的村民民主,就像让被阉割的太监去自由恋爱。我不是想打击他,马克思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微观层面上,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洛克说,财产不能公有,权力不能私有。我引申开来,就是:财产(含土地、矿山等)一旦公有,权力必然私有。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我们试图以经济发展获得合法性、以经济发展取代社会和政治改革的努力,已经走到尽头了。终点又回到起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30日, 6:30 上午
编辑: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