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伟 | 九一八断想

时下抗战影视剧,连八十多老母亲都看不过去:这上边打仗怎么跟玩似的。为了热闹好看,当时日寇先进的三八大盖都不过瘾了,那么多的自动火器,那么整齐的军装,那么愚蠢的敌人,那么容易打的歼灭战……让人觉得国歌里唱的“用血肉之躯筑起新的长城”并不真实,“以空间换时间”打“持久战”都是怯懦论调。

 

《巨流河》中部之后的内容,写的是台湾1949之后的情形,台湾那段历史我很陌生,他们的那段生活被“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祖国统一”等标语口号掩盖了。我们被告之,那里的人民仍然生活在国民党反动派的压迫之下,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

 

政治不是天和地,并不能把所有人、所有人的生命、他们要过的日子,他们的理想和追求、他们的爱、欢乐和痛苦,都包含在内。只有人的生命、生命的欢乐,才是能和天和地相提并论的东西。

 

有人把九一八当做国耻日,我同意,但是记住国耻国难,不是要记住仇恨,而是要问一问,我们每个人应为这国耻国难负起什么责任?

 

在九一八国耻日,我想说:爱国主义教育,是通过要人们记住我们民族曾经的屈辱,从而唤起同仇敌忾的民族意志。这让人觉得,似乎不是爱,而是屈辱和仇恨,成为这个民族的凝聚力,使人们站在一起。然而需要警惕的是,在一个民族的精神中,爱与恨,谁占主导,决定着这个民族的命运和未来走向。

 

生下来就生活在一个专制制度下,长期的不自由,思想受管制,会使人麻木而减弱痛苦的程度。延续两千多年的集权专制社会,做奴才已经习惯而自然;不骑马不骑牛骑着毛驴走中游,各人自扫门前雪,管他人瓦上霜,见面但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这种思维已经成为中国人的生活常识。

 

中国人习惯把政治看得很严肃,习惯把从政的人看成是父母官,习惯地希望皇帝、官员不说则已,一说就该是金口玉言,习惯把政治体制看成是无比神圣的物件——这还都是因袭了传统文化的陈旧观念。不妨试着把政治看成一场游戏,把官场看成是秀场,把政治家们看做秀客,把政治体制看做一种管理形式和管理技术。

 

作秀——把自己招人喜欢的漂亮羽毛展现给人看,起码说明展示者自己在向往什么,承认了什么,公开地承诺了什么。应该鼓励当政者把人性善的一面展示给人看。同时应该想办法避免遏制当权者当政者把他自己人性里恶的一面展示出来。这正是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建立和完善法制的目的。

 

英国哲学家怀特海说:“在中学阶段,学生应伏案学习;在大学里,他们则应该站起来,四面观望。”我觉得这句话说得特别好,“站起来”,这是人特有的姿态,是人区别于其他动物的地方。站起来的人,由此获得了自由的权利。

 

没有在野党对其执政地位时时刻刻的觊觎威胁,没有反对党在一边吹毛求疵找茬,没有独立于政府的司法机构的最后裁决,没有民意机构的密切监责和诸多掣肘,没有受法律保障的公民言论自由和媒体舆论监督,无论是一个组织还是一个政党都会懈怠懒惰自大甚至狂妄,最后停滞愚蠢腐败。所以说,不是什么人要打倒他们,而是他们每时每刻在自掘坟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19日, 7: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