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 | 天堂茶话第三十二章 为什么靠权力来均富反而导致均贫?

而也享有免遭其他人或个人联合体(如黑社会、政府)侵害的同等自由。平等并不意味着机会的绝对平等,而只是意味着享有机会的同等自由。平等不意味着政府应对所有社会成员在方方面面的差异负有校正的责任。

既然天道造就了人类社会的多样性,要用单一性来取代这种多样性,就不免要使用残酷的武力、精神的摧残,乃至肉体的消灭才能达到目的。因此,单一性和整齐划一必然会窒息活力与自由。最可怕的念头就是,“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辈均之。”强行的杀富济贫比贫富不均后果还有严重。如果真的实现了均贫富,其结果是均贫:把大多数人变得同等贫困,把少数统治圈里的人变得富有。我并不反对均富,也不喜欢两极分化,但我反对的是绝对平均主义,反对靠权力政令来实现均富,我主张依靠天道来实现均富,用市场这样的自然的力量来实现均富。在财富分配问题上,政府的作用是辅助天道,而不是取天道而代之!

天道章句之三十二:
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也。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於江海。

天道常在而无名状,
虽纯朴幽微,却无人能加以主宰。
执政者若是能够恪守天道,
民众将自愿臣服顺应天道。
天地之间自然相合,
因此自行降下甘露。
政府不必用权力干预,
天道会均匀普润众生。
当初天道制成万物,各有名称,
名称既有,就形成规范约束。
恪守规范,就能够避免危险。
天下皈依天道,
就像河谷归顺江海。

搜狐财经

对较小。

贫富悬殊很显然是权力造成的,准确地说,是专制,是统治权来路不正和不受约束造成的。那些权力不受制约的地方,官员不守法律的地方,民众的权利与自由受到重重压制的地方,贫富差距才最严重。如果你放过专横的权力而在富人身上打主意,那岂不是放过了真正的元凶吗?穷人的苦难岂不要持续更久?中国有史以来两极分化的程度是与权力的作恶程度同步,还是与经济自由市场发达的程度同步?哪个王朝的末年,不是权力最专横最腐败的时候,不是两极分化最严重的时候?天下大乱的原因不是不均,而是专制;不是富人导致不均,而是专制导致不均。你们儒家看到的是大富和大贫对统治构成的威胁,却无视统治者对富人与穷人构成的威胁。这样官民的冲突就被成功地悄悄地置换为贫富的冲突。但是,对原因的成功置换不等于问题的成功解决。

孔子:我一直认为,贫富应该有个度,如果按照这个度来分配财富,不就政通人和了吗?比如说,君王通过财富再分配使百姓“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人人过上安康的日子。

老子:你们儒家希望靠统治者发布政令调节贫富来维持社会的安定与帝王的江山,这种看法是很错误的。如果强制的均富能凑效,怎么会有那么多次大规模动乱和江山易主?为什么强制的均富带来的反而是均贫?因为你们建议用统治者的权力来取代天道。结果只能适得其反!造成两极分化的是专制本身。若再用专制的强制手段来解决两极分化,那结果只能是更加的专制。以制造动乱的方式来追求安定,岂不南辕北辙?

孔子:天道虽好,但是我看不见摸不着。除了君王,我还能寄希望于谁呢?
老子:当权者没有实现均富这个能力,他们能做的充其量是以均富的名义去自肥。所谓均贫富,往往是统治者以公义之名,行自肥之实。统治者若动用手中的权力强行均贫富,不仅僭越了天道,而且超出了政府的能力。政府一没有能力制定标准,二没有能力有效实施,三没有能力防止意外后果。人算不如天算。最大的不公平是由于权力干预所带来的不公平。当政者不承认天道的隐形之手,而是假装看不见这只无形之手的存在,竭力以冒充天道替代天道。如果统治者顺应天道,不去试图取代天道,尊重天道无形的调节作用,反而比政府积极有为更能实现均富。统治者如果承认天道在政府之上,那么政府就应该服从天道,政府就不应该去强行均贫富。其结果要么是绝对贫困,要么食更加不均。我们争执的焦点不是应不应该帮助穷困者,而是究竟用哪一种方法更为有效。

孔子:说实话,在今天跟您讨论之前,我还是很为我的均富思想颇感自豪的。现代社会主张人人平等,我以为我的均富思想应该是现代平等观念的一部分。

老子:人生而平等,并不意味着人生来就在精神、物质、机遇、个性、品德、成就方面完全相同,也不意味着每个人要占有同等的财富。平等权的目的是为了让每个人享有最大限度的选择自由,来充分实现人在各个方面的潜能。平等权同样意味着可以享受个人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的自由,因天道自由主义系列谈·天堂茶话第三十二章

 

天道自由主义系列谈·天堂茶话第三十二章

无令自均
为什么靠权力来均富反而导致均贫?

孔子:我这一辈子,总是有个心结终生挥之不去。这就是,我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看到有人太穷,有人太富,我就打心眼里不舒服。(《论语·季氏》)只有财富平均了,我才安心。天下人要是能同等富裕,那该有多美妙啊?

老子:假设有某位统治者向你请教,怎样才能让世界上的人都一样高。你回答说,这简单,矮个子的人没有了,这个世界上的人就都一样高了。我且不问你如何让矮个子的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但是即便改造后的世界都是由高个子组成的,那些高个子的人也不可能绝对一样高。这样个子相对较矮的人是不是又出现了?就像篮球场上的矮个子,即便站在普通人中也可能是高个子。我想知道,你拿这些新出现的矮人怎么办?

孔子:这个我倒没想过。看样子我原来的想法是有些过于简单化了。绝对的均富的确难以实现。
老子:像高矮一下,贫富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高矮与贫富的标准都是变化的,有高就有矮,有富就有贫。靠把穷人去掉,来实现均富的想法固然美妙,但却永远实现不了。这种想法一旦实行起来,要么是把穷人从肉体上消灭,要么是剥夺、消灭富人,把富人变成穷人。后一种办法更常见。结果是,在均富的名义下,富人没有了,大家都成了穷人。相关的历史实例我就不举了吧。

孔子:请您给我一个澄清的机会。我的本意是要告诫这些侯王,不要只想着自己的财富还不够多,而应考虑财富分配的不均,财富分配均衡,没有贫困了,天下也就安定了。

老子:你并没有澄清什么呀?况且你的这个建议是把分配财富的权力交给了统治者,要他们去均贫富。你的出发点最终还是落实在维护统治者的江山这一点上。你以为,剥夺了富人,天下就安定了,江山就永固了。但是中国的历史并不支持你的这个看法。从另一种角度看,直到今天,每朝每代的统治者,都把你们儒家的均富主张奉为执政纲领。但是,均富从未实现过,到是穷人更穷了,统治者更富了。

孔子:您对我的批评,也许有些道理。但是您对“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富者日富,贫者日贫”能无动于衷吗?您知道,我们儒家主张人人应该有恻隐之心。其实,贫一点富一点都不是什么大事,关键是贫富差距大了之后就会有人要闹事,就会动乱,我最怕动乱。

老子:你的顾虑是对的,逻辑却是错的。动乱的确不好,但是只有找到造成动乱的真正原因才能有效地防止动乱。你把贫富差距当作是动乱的原因,我问你,贫富差距的原因是什么?

孔子:这个,我还没想过。我只知道马克思和新老左派都把它归结于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制度。
老子:可是,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在你的思想流行的岁月里从未成为中国的主流。在过去的几千年,还不曾有过真正的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那中国历史上的贫富不均又是从哪里来的?可见,造成贫富不均的罪魁祸首不是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相反,在今天,凡是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发达的地方,贫富差距反而相无令自均
为什么靠权力来均富反而导致均贫?

天道自由主义系列谈·天堂茶话第三十二章

无令自均
为什么靠权力来均富反而导致均贫?
刘军宁

孔子:我这一辈子,总是有个心结终生挥之不去。这就是,我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看到有人太穷,有人太富,我就打心眼里不舒服。(《论语·季氏》)只有财富平均了,我才安心。天下人要是能同等富裕,那该有多美妙啊?

老子:假设有某位统治者向你请教,怎样才能让世界上的人都一样高。你回答说,这简单,矮个子的人没有了,这个世界上的人就都一样高了。我且不问你如何让矮个子的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但是即便改造后的世界都是由高个子组成的,那些高个子的人也不可能绝对一样高。这样个子相对较矮的人是不是又出现了?就像篮球场上的矮个子,即便站在普通人中也可能是高个子。我想知道,你拿这些新出现的矮人怎么办?

孔子:这个我倒没想过。看样子我原来的想法是有些过于简单化了。绝对的均富的确难以实现。
老子:像高矮一下,贫富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高矮与贫富的标准都是变化的,有高就有矮,有富就有贫。靠把穷人去掉,来实现均富的想法固然美妙,但却永远实现不了。这种想法一旦实行起来,要么是把穷人从肉体上消灭,要么是剥夺、消灭富人,把富人变成穷人。后一种办法更常见。结果是,在均富的名义下,富人没有了,大家都成了穷人。相关的历史实例我就不举了吧。

孔子:请您给我一个澄清的机会。我的本意是要告诫这些侯王,不要只想着自己的财富还不够多,而应考虑财富分配的不均,财富分配均衡,没有贫困了,天下也就安定了。

老子:你并没有澄清什么呀?况且你的这个建议是把分配财富的权力交给了统治者,要他们去均贫富。你的出发点最终还是落实在维护统治者的江山这一点上。你以为,剥夺了富人,天下就安定了,江山就永固了。但是中国的历史并不支持你的这个看法。从另一种角度看,直到今天,每朝每代的统治者,都把你们儒家的均富主张奉为执政纲领。但是,均富从未实现过,到是穷人更穷了,统治者更富了。

孔子:您对我的批评,也许有些道理。但是您对“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富者日富,贫者日贫”能无动于衷吗?您知道,我们儒家主张人人应该有恻隐之心。其实,贫一点富一点都不是什么大事,关键是贫富差距大了之后就会有人要闹事,就会动乱,我最怕动乱。

老子:你的顾虑是对的,逻辑却是错的。动乱的确不好,但是只有找到造成动乱的真正原因才能有效地防止动乱。你把贫富差距当作是动乱的原因,我问你,贫富差距的原因是什么?

孔子:这个,我还没想过。我只知道马克思和新老左派都把它归结于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制度。
老子:可是,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在你的思想流行的岁月里从未成为中国的主流。在过去的几千年,还不曾有过真正的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那中国历史上的贫富不均又是从哪里来的?可见,造成贫富不均的罪魁祸首不是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相反,在今天,凡是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发达的地方,贫富差距反而相刘军宁

 

天道自由主义系列谈·天堂茶话第三十二章

无令自均
为什么靠权力来均富反而导致均贫?
刘军宁

孔子:我这一辈子,总是有个心结终生挥之不去。这就是,我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看到有人太穷,有人太富,我就打心眼里不舒服。(《论语·季氏》)只有财富平均了,我才安心。天下人要是能同等富裕,那该有多美妙啊?

老子:假设有某位统治者向你请教,怎样才能让世界上的人都一样高。你回答说,这简单,矮个子的人没有了,这个世界上的人就都一样高了。我且不问你如何让矮个子的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但是即便改造后的世界都是由高个子组成的,那些高个子的人也不可能绝对一样高。这样个子相对较矮的人是不是又出现了?就像篮球场上的矮个子,即便站在普通人中也可能是高个子。我想知道,你拿这些新出现的矮人怎么办?

孔子:这个我倒没想过。看样子我原来的想法是有些过于简单化了。绝对的均富的确难以实现。
老子:像高矮一下,贫富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高矮与贫富的标准都是变化的,有高就有矮,有富就有贫。靠把穷人去掉,来实现均富的想法固然美妙,但却永远实现不了。这种想法一旦实行起来,要么是把穷人从肉体上消灭,要么是剥夺、消灭富人,把富人变成穷人。后一种办法更常见。结果是,在均富的名义下,富人没有了,大家都成了穷人。相关的历史实例我就不举了吧。

孔子:请您给我一个澄清的机会。我的本意是要告诫这些侯王,不要只想着自己的财富还不够多,而应考虑财富分配的不均,财富分配均衡,没有贫困了,天下也就安定了。

老子:你并没有澄清什么呀?况且你的这个建议是把分配财富的权力交给了统治者,要他们去均贫富。你的出发点最终还是落实在维护统治者的江山这一点上。你以为,剥夺了富人,天下就安定了,江山就永固了。但是中国的历史并不支持你的这个看法。从另一种角度看,直到今天,每朝每代的统治者,都把你们儒家的均富主张奉为执政纲领。但是,均富从未实现过,到是穷人更穷了,统治者更富了。

孔子:您对我的批评,也许有些道理。但是您对“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富者日富,贫者日贫”能无动于衷吗?您知道,我们儒家主张人人应该有恻隐之心。其实,贫一点富一点都不是什么大事,关键是贫富差距大了之后就会有人要闹事,就会动乱,我最怕动乱。

老子:你的顾虑是对的,逻辑却是错的。动乱的确不好,但是只有找到造成动乱的真正原因才能有效地防止动乱。你把贫富差距当作是动乱的原因,我问你,贫富差距的原因是什么?

孔子:这个,我还没想过。我只知道马克思和新老左派都把它归结于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制度。
老子:可是,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在你的思想流行的岁月里从未成为中国的主流。在过去的几千年,还不曾有过真正的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那中国历史上的贫富不均又是从哪里来的?可见,造成贫富不均的罪魁祸首不是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相反,在今天,凡是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发达的地方,贫富差距反而相孔子:我这一辈子,总是有个心结终生挥之不去。这就是,我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看到有人太穷,有人太富,我就打心眼里不舒服。(《论语·季氏》)只有财富平均了,我才安心。天下人要是能同等富裕,那该有多美妙啊?
老子:假设有某位统治者向你请教,怎样才能让世界上的人都一样高。你回答说,这简单,矮个子的人没有了,这个世界上的人就都一样高了。我且不问你如何让矮个子的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但是即便改造后的世界都是由高个子组成的,那些高个子的人也不可能绝对一样高。这样个子相对较矮的人是不是又出现了?就像篮球场上的矮个子,即便站在普通人中也可能是高个子。我想知道,你拿这些新出现的矮人怎么办?

 

孔子:这个我倒没想过。看样子我原来的想法是有些过于简单化了。绝对的均富的确难以实现。
老子:像高矮一下,贫富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高矮与贫富的标准都是变化的,有高就有矮,有富就有贫。靠把穷人去掉,来实现均富的想法固然美妙,但却永远实现不了。这种想法一旦实行起来,要么是把穷人从肉体上消灭,要么是剥夺、消灭富人,把富人变成穷人。后一种办法更常见。结果是,在均富的名义下,富人没有了,大家都成了穷人。相关的历史实例我就不举了吧。

天道自由主义系列谈·天堂茶话第三十二章

无令自均
为什么靠权力来均富反而导致均贫?
刘军宁

孔子:我这一辈子,总是有个心结终生挥之不去。这就是,我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看到有人太穷,有人太富,我就打心眼里不舒服。(《论语·季氏》)只有财富平均了,我才安心。天下人要是能同等富裕,那该有多美妙啊?

老子:假设有某位统治者向你请教,怎样才能让世界上的人都一样高。你回答说,这简单,矮个子的人没有了,这个世界上的人就都一样高了。我且不问你如何让矮个子的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但是即便改造后的世界都是由高个子组成的,那些高个子的人也不可能绝对一样高。这样个子相对较矮的人是不是又出现了?就像篮球场上的矮个子,即便站在普通人中也可能是高个子。我想知道,你拿这些新出现的矮人怎么办?

孔子:这个我倒没想过。看样子我原来的想法是有些过于简单化了。绝对的均富的确难以实现。
老子:像高矮一下,贫富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高矮与贫富的标准都是变化的,有高就有矮,有富就有贫。靠把穷人去掉,来实现均富的想法固然美妙,但却永远实现不了。这种想法一旦实行起来,要么是把穷人从肉体上消灭,要么是剥夺、消灭富人,把富人变成穷人。后一种办法更常见。结果是,在均富的名义下,富人没有了,大家都成了穷人。相关的历史实例我就不举了吧。

孔子:请您给我一个澄清的机会。我的本意是要告诫这些侯王,不要只想着自己的财富还不够多,而应考虑财富分配的不均,财富分配均衡,没有贫困了,天下也就安定了。

老子:你并没有澄清什么呀?况且你的这个建议是把分配财富的权力交给了统治者,要他们去均贫富。你的出发点最终还是落实在维护统治者的江山这一点上。你以为,剥夺了富人,天下就安定了,江山就永固了。但是中国的历史并不支持你的这个看法。从另一种角度看,直到今天,每朝每代的统治者,都把你们儒家的均富主张奉为执政纲领。但是,均富从未实现过,到是穷人更穷了,统治者更富了。

孔子:您对我的批评,也许有些道理。但是您对“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富者日富,贫者日贫”能无动于衷吗?您知道,我们儒家主张人人应该有恻隐之心。其实,贫一点富一点都不是什么大事,关键是贫富差距大了之后就会有人要闹事,就会动乱,我最怕动乱。

老子:你的顾虑是对的,逻辑却是错的。动乱的确不好,但是只有找到造成动乱的真正原因才能有效地防止动乱。你把贫富差距当作是动乱的原因,我问你,贫富差距的原因是什么?

孔子:这个,我还没想过。我只知道马克思和新老左派都把它归结于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制度。
老子:可是,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在你的思想流行的岁月里从未成为中国的主流。在过去的几千年,还不曾有过真正的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那中国历史上的贫富不均又是从哪里来的?可见,造成贫富不均的罪魁祸首不是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相反,在今天,凡是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发达的地方,贫富差距反而相

 

孔子:请您给我一个澄清的机会。我的本意是要告诫这些侯王,不要只想着自己的财富还不够多,而应考虑财富分配的不均,财富分配均衡,没有贫困了,天下也就安定了。对较小。

贫富悬殊很显然是权力造成的,准确地说,是专制,是统治权来路不正和不受约束造成的。那些权力不受制约的地方,官员不守法律的地方,民众的权利与自由受到重重压制的地方,贫富差距才最严重。如果你放过专横的权力而在富人身上打主意,那岂不是放过了真正的元凶吗?穷人的苦难岂不要持续更久?中国有史以来两极分化的程度是与权力的作恶程度同步,还是与经济自由市场发达的程度同步?哪个王朝的末年,不是权力最专横最腐败的时候,不是两极分化最严重的时候?天下大乱的原因不是不均,而是专制;不是富人导致不均,而是专制导致不均。你们儒家看到的是大富和大贫对统治构成的威胁,却无视统治者对富人与穷人构成的威胁。这样官民的冲突就被成功地悄悄地置换为贫富的冲突。但是,对原因的成功置换不等于问题的成功解决。

孔子:我一直认为,贫富应该有个度,如果按照这个度来分配财富,不就政通人和了吗?比如说,君王通过财富再分配使百姓“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人人过上安康的日子。

老子:你们儒家希望靠统治者发布政令调节贫富来维持社会的安定与帝王的江山,这种看法是很错误的。如果强制的均富能凑效,怎么会有那么多次大规模动乱和江山易主?为什么强制的均富带来的反而是均贫?因为你们建议用统治者的权力来取代天道。结果只能适得其反!造成两极分化的是专制本身。若再用专制的强制手段来解决两极分化,那结果只能是更加的专制。以制造动乱的方式来追求安定,岂不南辕北辙?

孔子:天道虽好,但是我看不见摸不着。除了君王,我还能寄希望于谁呢?
老子:当权者没有实现均富这个能力,他们能做的充其量是以均富的名义去自肥。所谓均贫富,往往是统治者以公义之名,行自肥之实。统治者若动用手中的权力强行均贫富,不仅僭越了天道,而且超出了政府的能力。政府一没有能力制定标准,二没有能力有效实施,三没有能力防止意外后果。人算不如天算。最大的不公平是由于权力干预所带来的不公平。当政者不承认天道的隐形之手,而是假装看不见这只无形之手的存在,竭力以冒充天道替代天道。如果统治者顺应天道,不去试图取代天道,尊重天道无形的调节作用,反而比政府积极有为更能实现均富。统治者如果承认天道在政府之上,那么政府就应该服从天道,政府就不应该去强行均贫富。其结果要么是绝对贫困,要么食更加不均。我们争执的焦点不是应不应该帮助穷困者,而是究竟用哪一种方法更为有效。

孔子:说实话,在今天跟您讨论之前,我还是很为我的均富思想颇感自豪的。现代社会主张人人平等,我以为我的均富思想应该是现代平等观念的一部分。

老子:人生而平等,并不意味着人生来就在精神、物质、机遇、个性、品德、成就方面完全相同,也不意味着每个人要占有同等的财富。平等权的目的是为了让每个人享有最大限度的选择自由,来充分实现人在各个方面的潜能。平等权同样意味着可以享受个人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的自由,因
老子:你并没有澄清什么呀?况且你的这个建议是把分配财富的权力交给了统治者,要他们去均贫富。你的出发点最终还是落实在维护统治者的江山这一点上。你以为,剥夺了富人,天下就安定了,江山就永固了。但是中国的历史并不支持你的这个看法。从另一种角度看,直到今天,每朝每代的统治者,都把你们儒家的均富主张奉为执政纲领。但是,均富从未实现过,到是穷人更穷了,统治者更富了。

 

孔子:您对我的批评,也许有些道理。但是您对“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富者日富,贫者日贫”能无动于衷吗?您知道,我们儒家主张人人应该有恻隐之心。其实,贫一点富一点都不是什么大事,关键是贫富差距大了之后就会有人要闹事,就会动乱,我最怕动乱。
老子:你的顾虑是对的,逻辑却是错的。动乱的确不好,但是只有找到造成动乱的真正原因才能有效地防止动乱。你把贫富差距当作是动乱的原因,我问你,贫富差距的原因是什么?

 

天道自由主义系列谈·天堂茶话第三十二章

无令自均
为什么靠权力来均富反而导致均贫?
刘军宁

孔子:我这一辈子,总是有个心结终生挥之不去。这就是,我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看到有人太穷,有人太富,我就打心眼里不舒服。(《论语·季氏》)只有财富平均了,我才安心。天下人要是能同等富裕,那该有多美妙啊?

老子:假设有某位统治者向你请教,怎样才能让世界上的人都一样高。你回答说,这简单,矮个子的人没有了,这个世界上的人就都一样高了。我且不问你如何让矮个子的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但是即便改造后的世界都是由高个子组成的,那些高个子的人也不可能绝对一样高。这样个子相对较矮的人是不是又出现了?就像篮球场上的矮个子,即便站在普通人中也可能是高个子。我想知道,你拿这些新出现的矮人怎么办?

孔子:这个我倒没想过。看样子我原来的想法是有些过于简单化了。绝对的均富的确难以实现。
老子:像高矮一下,贫富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高矮与贫富的标准都是变化的,有高就有矮,有富就有贫。靠把穷人去掉,来实现均富的想法固然美妙,但却永远实现不了。这种想法一旦实行起来,要么是把穷人从肉体上消灭,要么是剥夺、消灭富人,把富人变成穷人。后一种办法更常见。结果是,在均富的名义下,富人没有了,大家都成了穷人。相关的历史实例我就不举了吧。

孔子:请您给我一个澄清的机会。我的本意是要告诫这些侯王,不要只想着自己的财富还不够多,而应考虑财富分配的不均,财富分配均衡,没有贫困了,天下也就安定了。

老子:你并没有澄清什么呀?况且你的这个建议是把分配财富的权力交给了统治者,要他们去均贫富。你的出发点最终还是落实在维护统治者的江山这一点上。你以为,剥夺了富人,天下就安定了,江山就永固了。但是中国的历史并不支持你的这个看法。从另一种角度看,直到今天,每朝每代的统治者,都把你们儒家的均富主张奉为执政纲领。但是,均富从未实现过,到是穷人更穷了,统治者更富了。

孔子:您对我的批评,也许有些道理。但是您对“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富者日富,贫者日贫”能无动于衷吗?您知道,我们儒家主张人人应该有恻隐之心。其实,贫一点富一点都不是什么大事,关键是贫富差距大了之后就会有人要闹事,就会动乱,我最怕动乱。

老子:你的顾虑是对的,逻辑却是错的。动乱的确不好,但是只有找到造成动乱的真正原因才能有效地防止动乱。你把贫富差距当作是动乱的原因,我问你,贫富差距的原因是什么?

孔子:这个,我还没想过。我只知道马克思和新老左派都把它归结于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制度。
老子:可是,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在你的思想流行的岁月里从未成为中国的主流。在过去的几千年,还不曾有过真正的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那中国历史上的贫富不均又是从哪里来的?可见,造成贫富不均的罪魁祸首不是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相反,在今天,凡是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发达的地方,贫富差距反而相

孔子:这个,我还没想过。我只知道马克思和新老左派都把它归结于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制度。
老子:可是,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在你的思想流行的岁月里从未成为中国的主流。在过去的几千年,还不曾有过真正的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那中国历史上的贫富不均又是从哪里来的?可见,造成贫富不均的罪魁祸首不是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相反,在今天,凡是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发达的地方,贫富差距反而相对较小。对较小。

贫富悬殊很显然是权力造成的,准确地说,是专制,是统治权来路不正和不受约束造成的。那些权力不受制约的地方,官员不守法律的地方,民众的权利与自由受到重重压制的地方,贫富差距才最严重。如果你放过专横的权力而在富人身上打主意,那岂不是放过了真正的元凶吗?穷人的苦难岂不要持续更久?中国有史以来两极分化的程度是与权力的作恶程度同步,还是与经济自由市场发达的程度同步?哪个王朝的末年,不是权力最专横最腐败的时候,不是两极分化最严重的时候?天下大乱的原因不是不均,而是专制;不是富人导致不均,而是专制导致不均。你们儒家看到的是大富和大贫对统治构成的威胁,却无视统治者对富人与穷人构成的威胁。这样官民的冲突就被成功地悄悄地置换为贫富的冲突。但是,对原因的成功置换不等于问题的成功解决。

孔子:我一直认为,贫富应该有个度,如果按照这个度来分配财富,不就政通人和了吗?比如说,君王通过财富再分配使百姓“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人人过上安康的日子。

老子:你们儒家希望靠统治者发布政令调节贫富来维持社会的安定与帝王的江山,这种看法是很错误的。如果强制的均富能凑效,怎么会有那么多次大规模动乱和江山易主?为什么强制的均富带来的反而是均贫?因为你们建议用统治者的权力来取代天道。结果只能适得其反!造成两极分化的是专制本身。若再用专制的强制手段来解决两极分化,那结果只能是更加的专制。以制造动乱的方式来追求安定,岂不南辕北辙?

孔子:天道虽好,但是我看不见摸不着。除了君王,我还能寄希望于谁呢?
老子:当权者没有实现均富这个能力,他们能做的充其量是以均富的名义去自肥。所谓均贫富,往往是统治者以公义之名,行自肥之实。统治者若动用手中的权力强行均贫富,不仅僭越了天道,而且超出了政府的能力。政府一没有能力制定标准,二没有能力有效实施,三没有能力防止意外后果。人算不如天算。最大的不公平是由于权力干预所带来的不公平。当政者不承认天道的隐形之手,而是假装看不见这只无形之手的存在,竭力以冒充天道替代天道。如果统治者顺应天道,不去试图取代天道,尊重天道无形的调节作用,反而比政府积极有为更能实现均富。统治者如果承认天道在政府之上,那么政府就应该服从天道,政府就不应该去强行均贫富。其结果要么是绝对贫困,要么食更加不均。我们争执的焦点不是应不应该帮助穷困者,而是究竟用哪一种方法更为有效。

孔子:说实话,在今天跟您讨论之前,我还是很为我的均富思想颇感自豪的。现代社会主张人人平等,我以为我的均富思想应该是现代平等观念的一部分。

老子:人生而平等,并不意味着人生来就在精神、物质、机遇、个性、品德、成就方面完全相同,也不意味着每个人要占有同等的财富。平等权的目的是为了让每个人享有最大限度的选择自由,来充分实现人在各个方面的潜能。平等权同样意味着可以享受个人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的自由,因
     
贫富悬殊很显然是权力造成的,准确地说,是专制,是统治权来路不正和不受约束造成的。那些权力不受制约的地方,官员不守法律的地方,民众的权利与自由受到重重压制的地方,贫富差距才最严重。如果你放过专横的权力而在富人身上打主意,那岂不是放过了真正的元凶吗?穷人的苦难岂不要持续更久?中国有史以来两极分化的程度是与权力的作恶程度同步,还是与经济自由市场发达的程度同步?哪个王朝的末年,不是权力最专横最腐败的时候,不是两极分化最严重的时候?天下大乱的原因不是不均,而是专制;不是富人导致不均,而是专制导致不均。你们儒家看到的是大富和大贫对统治构成的威胁,却无视统治者对富人与穷人构成的威胁。这样官民的冲突就被成功地悄悄地置换为贫富的冲突。但是,对原因的成功置换不等于问题的成功解决。

 

对较小。

贫富悬殊很显然是权力造成的,准确地说,是专制,是统治权来路不正和不受约束造成的。那些权力不受制约的地方,官员不守法律的地方,民众的权利与自由受到重重压制的地方,贫富差距才最严重。如果你放过专横的权力而在富人身上打主意,那岂不是放过了真正的元凶吗?穷人的苦难岂不要持续更久?中国有史以来两极分化的程度是与权力的作恶程度同步,还是与经济自由市场发达的程度同步?哪个王朝的末年,不是权力最专横最腐败的时候,不是两极分化最严重的时候?天下大乱的原因不是不均,而是专制;不是富人导致不均,而是专制导致不均。你们儒家看到的是大富和大贫对统治构成的威胁,却无视统治者对富人与穷人构成的威胁。这样官民的冲突就被成功地悄悄地置换为贫富的冲突。但是,对原因的成功置换不等于问题的成功解决。

孔子:我一直认为,贫富应该有个度,如果按照这个度来分配财富,不就政通人和了吗?比如说,君王通过财富再分配使百姓“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人人过上安康的日子。

老子:你们儒家希望靠统治者发布政令调节贫富来维持社会的安定与帝王的江山,这种看法是很错误的。如果强制的均富能凑效,怎么会有那么多次大规模动乱和江山易主?为什么强制的均富带来的反而是均贫?因为你们建议用统治者的权力来取代天道。结果只能适得其反!造成两极分化的是专制本身。若再用专制的强制手段来解决两极分化,那结果只能是更加的专制。以制造动乱的方式来追求安定,岂不南辕北辙?

孔子:天道虽好,但是我看不见摸不着。除了君王,我还能寄希望于谁呢?
老子:当权者没有实现均富这个能力,他们能做的充其量是以均富的名义去自肥。所谓均贫富,往往是统治者以公义之名,行自肥之实。统治者若动用手中的权力强行均贫富,不仅僭越了天道,而且超出了政府的能力。政府一没有能力制定标准,二没有能力有效实施,三没有能力防止意外后果。人算不如天算。最大的不公平是由于权力干预所带来的不公平。当政者不承认天道的隐形之手,而是假装看不见这只无形之手的存在,竭力以冒充天道替代天道。如果统治者顺应天道,不去试图取代天道,尊重天道无形的调节作用,反而比政府积极有为更能实现均富。统治者如果承认天道在政府之上,那么政府就应该服从天道,政府就不应该去强行均贫富。其结果要么是绝对贫困,要么食更加不均。我们争执的焦点不是应不应该帮助穷困者,而是究竟用哪一种方法更为有效。

孔子:说实话,在今天跟您讨论之前,我还是很为我的均富思想颇感自豪的。现代社会主张人人平等,我以为我的均富思想应该是现代平等观念的一部分。

老子:人生而平等,并不意味着人生来就在精神、物质、机遇、个性、品德、成就方面完全相同,也不意味着每个人要占有同等的财富。平等权的目的是为了让每个人享有最大限度的选择自由,来充分实现人在各个方面的潜能。平等权同样意味着可以享受个人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的自由,因孔子:我一直认为,贫富应该有个度,如果按照这个度来分配财富,不就政通人和了吗?比如说,君王通过财富再分配使百姓“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人人过上安康的日子。
老子:你们儒家希望靠统治者发布政令调节贫富来维持社会的安定与帝王的江山,这种看法是很错误的。如果强制的均富能凑效,怎么会有那么多次大规模动乱和江山易主?为什么强制的均富带来的反而是均贫?因为你们建议用统治者的权力来取代天道。结果只能适得其反!造成两极分化的是专制本身。若再用专制的强制手段来解决两极分化,那结果只能是更加的专制。以制造动乱的方式来追求安定,岂不南辕北辙?

 

而也享有免遭其他人或个人联合体(如黑社会、政府)侵害的同等自由。平等并不意味着机会的绝对平等,而只是意味着享有机会的同等自由。平等不意味着政府应对所有社会成员在方方面面的差异负有校正的责任。

既然天道造就了人类社会的多样性,要用单一性来取代这种多样性,就不免要使用残酷的武力、精神的摧残,乃至肉体的消灭才能达到目的。因此,单一性和整齐划一必然会窒息活力与自由。最可怕的念头就是,“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辈均之。”强行的杀富济贫比贫富不均后果还有严重。如果真的实现了均贫富,其结果是均贫:把大多数人变得同等贫困,把少数统治圈里的人变得富有。我并不反对均富,也不喜欢两极分化,但我反对的是绝对平均主义,反对靠权力政令来实现均富,我主张依靠天道来实现均富,用市场这样的自然的力量来实现均富。在财富分配问题上,政府的作用是辅助天道,而不是取天道而代之!

天道章句之三十二:
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也。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於江海。

天道常在而无名状,
虽纯朴幽微,却无人能加以主宰。
执政者若是能够恪守天道,
民众将自愿臣服顺应天道。
天地之间自然相合,
因此自行降下甘露。
政府不必用权力干预,
天道会均匀普润众生。
当初天道制成万物,各有名称,
名称既有,就形成规范约束。
恪守规范,就能够避免危险。
天下皈依天道,
就像河谷归顺江海。

搜狐财经

孔子:天道虽好,但是我看不见摸不着。除了君王,我还能寄希望于谁呢?
老子:当权者没有实现均富这个能力,他们能做的充其量是以均富的名义去自肥。所谓均贫富,往往是统治者以公义之名,行自肥之实。统治者若动用手中的权力强行均贫富,不仅僭越了天道,而且超出了政府的能力。政府一没有能力制定标准,二没有能力有效实施,三没有能力防止意外后果。人算不如天算。最大的不公平是由于权力干预所带来的不公平。当政者不承认天道的隐形之手,而是假装看不见这只无形之手的存在,竭力以冒充天道替代天道。如果统治者顺应天道,不去试图取代天道,尊重天道无形的调节作用,反而比政府积极有为更能实现均富。统治者如果承认天道在政府之上,那么政府就应该服从天道,政府就不应该去强行均贫富。其结果要么是绝对贫困,要么食更加不均。我们争执的焦点不是应不应该帮助穷困者,而是究竟用哪一种方法更为有效。

而也享有免遭其他人或个人联合体(如黑社会、政府)侵害的同等自由。平等并不意味着机会的绝对平等,而只是意味着享有机会的同等自由。平等不意味着政府应对所有社会成员在方方面面的差异负有校正的责任。

既然天道造就了人类社会的多样性,要用单一性来取代这种多样性,就不免要使用残酷的武力、精神的摧残,乃至肉体的消灭才能达到目的。因此,单一性和整齐划一必然会窒息活力与自由。最可怕的念头就是,“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辈均之。”强行的杀富济贫比贫富不均后果还有严重。如果真的实现了均贫富,其结果是均贫:把大多数人变得同等贫困,把少数统治圈里的人变得富有。我并不反对均富,也不喜欢两极分化,但我反对的是绝对平均主义,反对靠权力政令来实现均富,我主张依靠天道来实现均富,用市场这样的自然的力量来实现均富。在财富分配问题上,政府的作用是辅助天道,而不是取天道而代之!

天道章句之三十二:
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也。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於江海。

天道常在而无名状,
虽纯朴幽微,却无人能加以主宰。
执政者若是能够恪守天道,
民众将自愿臣服顺应天道。
天地之间自然相合,
因此自行降下甘露。
政府不必用权力干预,
天道会均匀普润众生。
当初天道制成万物,各有名称,
名称既有,就形成规范约束。
恪守规范,就能够避免危险。
天下皈依天道,
就像河谷归顺江海。

搜狐财经

 

孔子:说实话,在今天跟您讨论之前,我还是很为我的均富思想颇感自豪的。现代社会主张人人平等,我以为我的均富思想应该是现代平等观念的一部分。对较小。

贫富悬殊很显然是权力造成的,准确地说,是专制,是统治权来路不正和不受约束造成的。那些权力不受制约的地方,官员不守法律的地方,民众的权利与自由受到重重压制的地方,贫富差距才最严重。如果你放过专横的权力而在富人身上打主意,那岂不是放过了真正的元凶吗?穷人的苦难岂不要持续更久?中国有史以来两极分化的程度是与权力的作恶程度同步,还是与经济自由市场发达的程度同步?哪个王朝的末年,不是权力最专横最腐败的时候,不是两极分化最严重的时候?天下大乱的原因不是不均,而是专制;不是富人导致不均,而是专制导致不均。你们儒家看到的是大富和大贫对统治构成的威胁,却无视统治者对富人与穷人构成的威胁。这样官民的冲突就被成功地悄悄地置换为贫富的冲突。但是,对原因的成功置换不等于问题的成功解决。

孔子:我一直认为,贫富应该有个度,如果按照这个度来分配财富,不就政通人和了吗?比如说,君王通过财富再分配使百姓“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人人过上安康的日子。

老子:你们儒家希望靠统治者发布政令调节贫富来维持社会的安定与帝王的江山,这种看法是很错误的。如果强制的均富能凑效,怎么会有那么多次大规模动乱和江山易主?为什么强制的均富带来的反而是均贫?因为你们建议用统治者的权力来取代天道。结果只能适得其反!造成两极分化的是专制本身。若再用专制的强制手段来解决两极分化,那结果只能是更加的专制。以制造动乱的方式来追求安定,岂不南辕北辙?

孔子:天道虽好,但是我看不见摸不着。除了君王,我还能寄希望于谁呢?
老子:当权者没有实现均富这个能力,他们能做的充其量是以均富的名义去自肥。所谓均贫富,往往是统治者以公义之名,行自肥之实。统治者若动用手中的权力强行均贫富,不仅僭越了天道,而且超出了政府的能力。政府一没有能力制定标准,二没有能力有效实施,三没有能力防止意外后果。人算不如天算。最大的不公平是由于权力干预所带来的不公平。当政者不承认天道的隐形之手,而是假装看不见这只无形之手的存在,竭力以冒充天道替代天道。如果统治者顺应天道,不去试图取代天道,尊重天道无形的调节作用,反而比政府积极有为更能实现均富。统治者如果承认天道在政府之上,那么政府就应该服从天道,政府就不应该去强行均贫富。其结果要么是绝对贫困,要么食更加不均。我们争执的焦点不是应不应该帮助穷困者,而是究竟用哪一种方法更为有效。

孔子:说实话,在今天跟您讨论之前,我还是很为我的均富思想颇感自豪的。现代社会主张人人平等,我以为我的均富思想应该是现代平等观念的一部分。

老子:人生而平等,并不意味着人生来就在精神、物质、机遇、个性、品德、成就方面完全相同,也不意味着每个人要占有同等的财富。平等权的目的是为了让每个人享有最大限度的选择自由,来充分实现人在各个方面的潜能。平等权同样意味着可以享受个人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的自由,因
老子:人生而平等,并不意味着人生来就在精神、物质、机遇、个性、品德、成就方面完全相同,也不意味着每个人要占有同等的财富。平等权的目的是为了让每个人享有最大限度的选择自由,来充分实现人在各个方面的潜能。平等权同样意味着可以享受个人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的自由,因而也享有免遭其他人或个人联合体(如黑社会、政府)侵害的同等自由。平等并不意味着机会的绝对平等,而只是意味着享有机会的同等自由。平等不意味着政府应对所有社会成员在方方面面的差异负有校正的责任。
     
既然天道造就了人类社会的多样性,要用单一性来取代这种多样性,就不免要使用残酷的武力、精神的摧残,乃至肉体的消灭才能达到目的。因此,单一性和整齐划一必然会窒息活力与自由。最可怕的念头就是,“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辈均之。”强行的杀富济贫比贫富不均后果还有严重。如果真的实现了均贫富,其结果是均贫:把大多数人变得同等贫困,把少数统治圈里的人变得富有。我并不反对均富,也不喜欢两极分化,但我反对的是绝对平均主义,反对靠权力政令来实现均富,我主张依靠天道来实现均富,用市场这样的自然的力量来实现均富。在财富分配问题上,政府的作用是辅助天道,而不是取天道而代之!

 

而也享有免遭其他人或个人联合体(如黑社会、政府)侵害的同等自由。平等并不意味着机会的绝对平等,而只是意味着享有机会的同等自由。平等不意味着政府应对所有社会成员在方方面面的差异负有校正的责任。

既然天道造就了人类社会的多样性,要用单一性来取代这种多样性,就不免要使用残酷的武力、精神的摧残,乃至肉体的消灭才能达到目的。因此,单一性和整齐划一必然会窒息活力与自由。最可怕的念头就是,“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辈均之。”强行的杀富济贫比贫富不均后果还有严重。如果真的实现了均贫富,其结果是均贫:把大多数人变得同等贫困,把少数统治圈里的人变得富有。我并不反对均富,也不喜欢两极分化,但我反对的是绝对平均主义,反对靠权力政令来实现均富,我主张依靠天道来实现均富,用市场这样的自然的力量来实现均富。在财富分配问题上,政府的作用是辅助天道,而不是取天道而代之!

天道章句之三十二:
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也。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於江海。

天道常在而无名状,
虽纯朴幽微,却无人能加以主宰。
执政者若是能够恪守天道,
民众将自愿臣服顺应天道。
天地之间自然相合,
因此自行降下甘露。
政府不必用权力干预,
天道会均匀普润众生。
当初天道制成万物,各有名称,
名称既有,就形成规范约束。
恪守规范,就能够避免危险。
天下皈依天道,
就像河谷归顺江海。

搜狐财经

天道章句之三十二:
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也。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於江海。

而也享有免遭其他人或个人联合体(如黑社会、政府)侵害的同等自由。平等并不意味着机会的绝对平等,而只是意味着享有机会的同等自由。平等不意味着政府应对所有社会成员在方方面面的差异负有校正的责任。

既然天道造就了人类社会的多样性,要用单一性来取代这种多样性,就不免要使用残酷的武力、精神的摧残,乃至肉体的消灭才能达到目的。因此,单一性和整齐划一必然会窒息活力与自由。最可怕的念头就是,“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辈均之。”强行的杀富济贫比贫富不均后果还有严重。如果真的实现了均贫富,其结果是均贫:把大多数人变得同等贫困,把少数统治圈里的人变得富有。我并不反对均富,也不喜欢两极分化,但我反对的是绝对平均主义,反对靠权力政令来实现均富,我主张依靠天道来实现均富,用市场这样的自然的力量来实现均富。在财富分配问题上,政府的作用是辅助天道,而不是取天道而代之!

天道章句之三十二:
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也。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於江海。

天道常在而无名状,
虽纯朴幽微,却无人能加以主宰。
执政者若是能够恪守天道,
民众将自愿臣服顺应天道。
天地之间自然相合,
因此自行降下甘露。
政府不必用权力干预,
天道会均匀普润众生。
当初天道制成万物,各有名称,
名称既有,就形成规范约束。
恪守规范,就能够避免危险。
天下皈依天道,
就像河谷归顺江海。

搜狐财经

 

天道常在而无名状,

而也享有免遭其他人或个人联合体(如黑社会、政府)侵害的同等自由。平等并不意味着机会的绝对平等,而只是意味着享有机会的同等自由。平等不意味着政府应对所有社会成员在方方面面的差异负有校正的责任。

既然天道造就了人类社会的多样性,要用单一性来取代这种多样性,就不免要使用残酷的武力、精神的摧残,乃至肉体的消灭才能达到目的。因此,单一性和整齐划一必然会窒息活力与自由。最可怕的念头就是,“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辈均之。”强行的杀富济贫比贫富不均后果还有严重。如果真的实现了均贫富,其结果是均贫:把大多数人变得同等贫困,把少数统治圈里的人变得富有。我并不反对均富,也不喜欢两极分化,但我反对的是绝对平均主义,反对靠权力政令来实现均富,我主张依靠天道来实现均富,用市场这样的自然的力量来实现均富。在财富分配问题上,政府的作用是辅助天道,而不是取天道而代之!

天道章句之三十二:
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也。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於江海。

天道常在而无名状,
虽纯朴幽微,却无人能加以主宰。
执政者若是能够恪守天道,
民众将自愿臣服顺应天道。
天地之间自然相合,
因此自行降下甘露。
政府不必用权力干预,
天道会均匀普润众生。
当初天道制成万物,各有名称,
名称既有,就形成规范约束。
恪守规范,就能够避免危险。
天下皈依天道,
就像河谷归顺江海。

搜狐财经

虽纯朴幽微,却无人能加以主宰。
执政者若是能够恪守天道,
民众将自愿臣服顺应天道。
天地之间自然相合,
因此自行降下甘露。而也享有免遭其他人或个人联合体(如黑社会、政府)侵害的同等自由。平等并不意味着机会的绝对平等,而只是意味着享有机会的同等自由。平等不意味着政府应对所有社会成员在方方面面的差异负有校正的责任。

既然天道造就了人类社会的多样性,要用单一性来取代这种多样性,就不免要使用残酷的武力、精神的摧残,乃至肉体的消灭才能达到目的。因此,单一性和整齐划一必然会窒息活力与自由。最可怕的念头就是,“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辈均之。”强行的杀富济贫比贫富不均后果还有严重。如果真的实现了均贫富,其结果是均贫:把大多数人变得同等贫困,把少数统治圈里的人变得富有。我并不反对均富,也不喜欢两极分化,但我反对的是绝对平均主义,反对靠权力政令来实现均富,我主张依靠天道来实现均富,用市场这样的自然的力量来实现均富。在财富分配问题上,政府的作用是辅助天道,而不是取天道而代之!

天道章句之三十二:
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也。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於江海。

天道常在而无名状,
虽纯朴幽微,却无人能加以主宰。
执政者若是能够恪守天道,
民众将自愿臣服顺应天道。
天地之间自然相合,
因此自行降下甘露。
政府不必用权力干预,
天道会均匀普润众生。
当初天道制成万物,各有名称,
名称既有,就形成规范约束。
恪守规范,就能够避免危险。
天下皈依天道,
就像河谷归顺江海。

搜狐财经
政府不必用权力干预,
天道会均匀普润众生。
当初天道制成万物,各有名称,而也享有免遭其他人或个人联合体(如黑社会、政府)侵害的同等自由。平等并不意味着机会的绝对平等,而只是意味着享有机会的同等自由。平等不意味着政府应对所有社会成员在方方面面的差异负有校正的责任。

既然天道造就了人类社会的多样性,要用单一性来取代这种多样性,就不免要使用残酷的武力、精神的摧残,乃至肉体的消灭才能达到目的。因此,单一性和整齐划一必然会窒息活力与自由。最可怕的念头就是,“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辈均之。”强行的杀富济贫比贫富不均后果还有严重。如果真的实现了均贫富,其结果是均贫:把大多数人变得同等贫困,把少数统治圈里的人变得富有。我并不反对均富,也不喜欢两极分化,但我反对的是绝对平均主义,反对靠权力政令来实现均富,我主张依靠天道来实现均富,用市场这样的自然的力量来实现均富。在财富分配问题上,政府的作用是辅助天道,而不是取天道而代之!

天道章句之三十二:
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也。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於江海。

天道常在而无名状,
虽纯朴幽微,却无人能加以主宰。
执政者若是能够恪守天道,
民众将自愿臣服顺应天道。
天地之间自然相合,
因此自行降下甘露。
政府不必用权力干预,
天道会均匀普润众生。
当初天道制成万物,各有名称,
名称既有,就形成规范约束。
恪守规范,就能够避免危险。
天下皈依天道,
就像河谷归顺江海。

搜狐财经
名称既有,就形成规范约束。
恪守规范,就能够避免危险。
天下皈依天道,而也享有免遭其他人或个人联合体(如黑社会、政府)侵害的同等自由。平等并不意味着机会的绝对平等,而只是意味着享有机会的同等自由。平等不意味着政府应对所有社会成员在方方面面的差异负有校正的责任。

既然天道造就了人类社会的多样性,要用单一性来取代这种多样性,就不免要使用残酷的武力、精神的摧残,乃至肉体的消灭才能达到目的。因此,单一性和整齐划一必然会窒息活力与自由。最可怕的念头就是,“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辈均之。”强行的杀富济贫比贫富不均后果还有严重。如果真的实现了均贫富,其结果是均贫:把大多数人变得同等贫困,把少数统治圈里的人变得富有。我并不反对均富,也不喜欢两极分化,但我反对的是绝对平均主义,反对靠权力政令来实现均富,我主张依靠天道来实现均富,用市场这样的自然的力量来实现均富。在财富分配问题上,政府的作用是辅助天道,而不是取天道而代之!

天道章句之三十二:
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也。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於江海。

天道常在而无名状,
虽纯朴幽微,却无人能加以主宰。
执政者若是能够恪守天道,
民众将自愿臣服顺应天道。
天地之间自然相合,
因此自行降下甘露。
政府不必用权力干预,
天道会均匀普润众生。
当初天道制成万物,各有名称,
名称既有,就形成规范约束。
恪守规范,就能够避免危险。
天下皈依天道,
就像河谷归顺江海。

搜狐财经
就像河谷归顺江海。

搜狐财经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d06fb0102dsec.html) – 天堂茶话第三十二章  为什么靠权力来均富反而导致均贫?_刘军宁_新浪博客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9日, 5: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