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 | 金钱买得来幸福吗?

新浪广告共享计划>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1,381,208
  • 关注人气:2,705
正文
字体大小:

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谈

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谈
金钱买得来幸福吗?
说说投资者的幸福观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孟子·告子上》

幸福观是人生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关系到生命的质量与意义。所以,哲学要探讨幸福的问题。在古典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中,幸福权具有很高的地位。追求幸福的权利被看作是三项最为根本的普世人权之一。生命权、自由权与追求幸福权这三项权利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天赋的人权。贯穿于这三项权利之中的是财产权。投资哲学当然要探讨投资者、金钱与幸福的关系问题。而投资活动,对热爱投资的人士来说,就是追求幸福的活动。投资的权利,就是追求幸福的权利。

投资是一个金钱密集的事业。投资者的幸福注定要与金钱发生关联。一个投资者在投资上越成功,被问到有关幸福问题的机会就越大。对投资者来说,幸福观的一种重要内容就是回答金钱与幸福的关系。与此话题相关,争议最多的问题之一就是:金钱能买来幸福吗?很多人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常常是否定的。他们会说,幸福是无价的,在金钱与幸福之间划等号在道德上是不高尚的。

的确,从纯粹的商业形式的意义上讲,金钱是买不到幸福的。任何像幸福这类没有体积、形状、重量和单价的非卖品,金钱都是买不到的。如果在超市的货架上中没有幸福,如果在股市上没有幸福这只股票的代码,不论你有多少钱,也超市与股市里都买不来幸福。在这个世界上有不少人往往宁愿更幸福,也不愿意更富有,不愿意为富有牺牲幸福。他们笃信:金钱买不来幸福。

然而,“金钱买不来幸福”这个命题背后所隐藏的观念却是非常值得推敲的。这个命题背后是一种非此即彼、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与“阶级斗争理论”、“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等激进主义政治哲学如出一辙。在这

  金钱买得来幸福吗?
说说投资者的幸福观

刘军宁

个人的最大幸福。

在古典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看来,每个人的幸福权是天赋的,幸福则是需要每个人自己追求到的。维护生命、维持生计与追求幸福是不能分离的。因此,每个人必须过自己的生活。没有一个政体能保证人人都幸福,政府所要做的是保障人们追求幸福的权利。现代意义上的投资,是幸福权有了着落以后的事情。投资者的幸福不在于政府提供投资的收获,而是尊重投资的权利,保障投资得来的成果。

幸福是生活的成功状态。幸福来自实现个人追求后的满足感。幸福是来自于实现自己追求与价值的意识状态。幸福跟自由一样是状态,而不是目标,一定要通过其他的追求来体现。台湾作家三毛说,幸福不是毛毛雨,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从事自己热爱的事情,这本身就是幸福的。如果一个人喜欢投资,他的幸福就是成功投资的状态,金钱与财富只是投资事业的副产品。一件事情的成功,带来的只是一时的快乐;从事自己的事业并取得持续的成功,那才幸福。对热爱投资的来说,投资正是这样的幸福事业!

Sohu财经

种思维模式的作用下,幸福不仅与金钱无关,而且两者还是互相排斥的,人们在金钱与幸福之间只能做非此即彼、不能两全的选择。套用孟子的语式:金钱,我所欲也,幸福,亦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得兼,我舍金钱而取幸福者也。这种二元对立的观点认为要了金钱,就必须牺牲幸福;为了幸福,就必须放弃金钱。幸福与富有不可得兼,我必舍富有而取幸福。如果孟子的思维模式成立,如果金钱与幸福不可得兼,那么,投资就是一个不值得从事的、道德正当性不足的行业。因为投资者涉嫌为了金钱放弃幸福。

在日常生活中,“非此即彼”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断定为不可得兼的选项,实际上常常都是同时成立的,甚至是可以同时实现的,而非二元对立的。一个人若吃得起熊掌,也一定吃得起鱼。许多类似鱼与熊掌不能兼得的选择都是虚构的。你是要你的胳膊,还是要你的腿?你是要你的母亲,还是要你的夫人?你是要成功的事业,还是要幸福的家庭?你是要金钱,还是要你所喜爱的工作?正确的回答是两个都要。在投资的事业中,拥有更多金钱与因从事自己所喜爱的工作而获得的幸福,毫不冲突。

有的人断定金钱买不来幸福,是因为他们看到许多富人在金钱多了之后反而不幸福。在这样的个案中,不幸福的责任是当事人,而不在金钱。假如钱越多越不幸福的话,钱越少就越幸福吗?现实中普遍的情形是,很多的低收入者羡慕高收入者,很少的高收入者羡慕低收入者。金钱的确不等于幸福,也购买不来幸福。但是,如果使用得当,金钱有助于幸福。金钱固然买不来朋友、买不来父母,但是能买来许多生活必须品,如房子、家具、衣食和玫瑰花。没有这些,生活会很不幸福。在极权社会,用权力来交换幸福是通行的,私人要想投资挣钱来追求幸福是受到严格禁止的。在这样的社会,有了权力,就有了一切,连金钱也服从于权力。在北朝鲜和文革时期的中国,只有“幸福”,没有私人投资!因为这个国家的官方哲学是:金钱买不来幸福!追求官方指定的理想才是每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孟子·告子上》

种思维模式的作用下,幸福不仅与金钱无关,而且两者还是互相排斥的,人们在金钱与幸福之间只能做非此即彼、不能两全的选择。套用孟子的语式:金钱,我所欲也,幸福,亦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得兼,我舍金钱而取幸福者也。这种二元对立的观点认为要了金钱,就必须牺牲幸福;为了幸福,就必须放弃金钱。幸福与富有不可得兼,我必舍富有而取幸福。如果孟子的思维模式成立,如果金钱与幸福不可得兼,那么,投资就是一个不值得从事的、道德正当性不足的行业。因为投资者涉嫌为了金钱放弃幸福。

在日常生活中,“非此即彼”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断定为不可得兼的选项,实际上常常都是同时成立的,甚至是可以同时实现的,而非二元对立的。一个人若吃得起熊掌,也一定吃得起鱼。许多类似鱼与熊掌不能兼得的选择都是虚构的。你是要你的胳膊,还是要你的腿?你是要你的母亲,还是要你的夫人?你是要成功的事业,还是要幸福的家庭?你是要金钱,还是要你所喜爱的工作?正确的回答是两个都要。在投资的事业中,拥有更多金钱与因从事自己所喜爱的工作而获得的幸福,毫不冲突。

有的人断定金钱买不来幸福,是因为他们看到许多富人在金钱多了之后反而不幸福。在这样的个案中,不幸福的责任是当事人,而不在金钱。假如钱越多越不幸福的话,钱越少就越幸福吗?现实中普遍的情形是,很多的低收入者羡慕高收入者,很少的高收入者羡慕低收入者。金钱的确不等于幸福,也购买不来幸福。但是,如果使用得当,金钱有助于幸福。金钱固然买不来朋友、买不来父母,但是能买来许多生活必须品,如房子、家具、衣食和玫瑰花。没有这些,生活会很不幸福。在极权社会,用权力来交换幸福是通行的,私人要想投资挣钱来追求幸福是受到严格禁止的。在这样的社会,有了权力,就有了一切,连金钱也服从于权力。在北朝鲜和文革时期的中国,只有“幸福”,没有私人投资!因为这个国家的官方哲学是:金钱买不来幸福!追求官方指定的理想才是每

     

     
幸福观是人生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关系到生命的质量与意义。所以,哲学要探讨幸福的问题。在古典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中,幸福权具有很高的地位。追求幸福的权利被看作是三项最为根本的普世人权之一。生命权、自由权与追求幸福权这三项权利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天赋的人权。贯穿于这三项权利之中的是财产权。投资哲学当然要探讨投资者、金钱与幸福的关系问题。而投资活动,对热爱投资的人士来说,就是追求幸福的活动。投资的权利,就是追求幸福的权利。
     
投资是一个金钱密集的事业。投资者的幸福注定要与金钱发生关联。一个投资者在投资上越成功,被问到有关幸福问题的机会就越大。对投资者来说,幸福观的一种重要内容就是回答金钱与幸福的关系。与此话题相关,争议最多的问题之一就是:金钱能买来幸福吗?很多人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常常是否定的。他们会说,幸福是无价的,在金钱与幸福之间划等号在道德上是不高尚的。保守主义投资哲学系列谈
金钱买得来幸福吗?
说说投资者的幸福观
刘军宁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孟子·告子上》

幸福观是人生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关系到生命的质量与意义。所以,哲学要探讨幸福的问题。在古典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中,幸福权具有很高的地位。追求幸福的权利被看作是三项最为根本的普世人权之一。生命权、自由权与追求幸福权这三项权利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天赋的人权。贯穿于这三项权利之中的是财产权。投资哲学当然要探讨投资者、金钱与幸福的关系问题。而投资活动,对热爱投资的人士来说,就是追求幸福的活动。投资的权利,就是追求幸福的权利。

投资是一个金钱密集的事业。投资者的幸福注定要与金钱发生关联。一个投资者在投资上越成功,被问到有关幸福问题的机会就越大。对投资者来说,幸福观的一种重要内容就是回答金钱与幸福的关系。与此话题相关,争议最多的问题之一就是:金钱能买来幸福吗?很多人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常常是否定的。他们会说,幸福是无价的,在金钱与幸福之间划等号在道德上是不高尚的。

的确,从纯粹的商业形式的意义上讲,金钱是买不到幸福的。任何像幸福这类没有体积、形状、重量和单价的非卖品,金钱都是买不到的。如果在超市的货架上中没有幸福,如果在股市上没有幸福这只股票的代码,不论你有多少钱,也超市与股市里都买不来幸福。在这个世界上有不少人往往宁愿更幸福,也不愿意更富有,不愿意为富有牺牲幸福。他们笃信:金钱买不来幸福。

然而,“金钱买不来幸福”这个命题背后所隐藏的观念却是非常值得推敲的。这个命题背后是一种非此即彼、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与“阶级斗争理论”、“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等激进主义政治哲学如出一辙。在这
     
的确,从纯粹的商业形式的意义上讲,金钱是买不到幸福的。任何像幸福这类没有体积、形状、重量和单价的非卖品,金钱都是买不到的。如果在超市的货架上中没有幸福,如果在股市上没有幸福这只股票的代码,不论你有多少钱,也超市与股市里都买不来幸福。在这个世界上有不少人往往宁愿更幸福,也不愿意更富有,不愿意为富有牺牲幸福。他们笃信:金钱买不来幸福。
     
然而,“金钱买不来幸福”这个命题背后所隐藏的观念却是非常值得推敲的。这个命题背后是一种非此即彼、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与“阶级斗争理论”、“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等激进主义政治哲学如出一辙。在这种思维模式的作用下,幸福不仅与金钱无关,而且两者还是互相排斥的,人们在金钱与幸福之间只能做非此即彼、不能两全的选择。套用孟子的语式:金钱,我所欲也,幸福,亦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得兼,我舍金钱而取幸福者也。这种二元对立的观点认为要了金钱,就必须牺牲幸福;为了幸福,就必须放弃金钱。幸福与富有不可得兼,我必舍富有而取幸福。如果孟子的思维模式成立,如果金钱与幸福不可得兼,那么,投资就是一个不值得从事的、道德正当性不足的行业。因为投资者涉嫌为了金钱放弃幸福。
     
在日常生活中,“非此即彼”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断定为不可得兼的选项,实际上常常都是同时成立的,甚至是可以同时实现的,而非二元对立的。一个人若吃得起熊掌,也一定吃得起鱼。许多类似鱼与熊掌不能兼得的选择都是虚构的。你是要你的胳膊,还是要你的腿?你是要你的母亲,还是要你的夫人?你是要成功的事业,还是要幸福的家庭?你是要金钱,还是要你所喜爱的工作?正确的回答是两个都要。在投资的事业中,拥有更多金钱与因从事自己所喜爱的工作而获得的幸福,毫不冲突。
     
有的人断定金钱买不来幸福,是因为他们看到许多富人在金钱多了之后反而不幸福。在这样的个案中,不幸福的责任是当事人,而不在金钱。假如钱越多越不幸福的话,钱越少就越幸福吗?现实中普遍的情形是,很多的低收入者羡慕高收入者,很少的高收入者羡慕低收入者。金钱的确不等于幸福,也购买不来幸福。但是,如果使用得当,金钱有助于幸福。金钱固然买不来朋友、买不来父母,但是能买来许多生活必须品,如房子、家具、衣食和玫瑰花。没有这些,生活会很不幸福。在极权社会,用权力来交换幸福是通行的,私人要想投资挣钱来追求幸福是受到严格禁止的。在这样的社会,有了权力,就有了一切,连金钱也服从于权力。在北朝鲜和文革时期的中国,只有“幸福”,没有私人投资!因为这个国家的官方哲学是:金钱买不来幸福!追求官方指定的理想才是每个人的最大幸福。
     
在古典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看来,每个人的幸福权是天赋的,幸福则是需要每个人自己追求到的。维护生命、维持生计与追求幸福是不能分离的。因此,每个人必须过自己的生活。没有一个政体能保证人人都幸福,政府所要做的是保障人们追求幸福的权利。现代意义上的投资,是幸福权有了着落以后的事情。投资者的幸福不在于政府提供投资的收获,而是尊重投资的权利,保障投资得来的成果。
     
幸福是生活的成功状态。幸福来自实现个人追求后的满足感。幸福是来自于实现自己追求与价值的意识状态。幸福跟自由一样是状态,而不是目标,一定要通过其他的追求来体现。台湾作家三毛说,幸福不是毛毛雨,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从事自己热爱的事情,这本身就是幸福的。如果一个人喜欢投资,他的幸福就是成功投资的状态,金钱与财富只是投资事业的副产品。一件事情的成功,带来的只是一时的快乐;从事自己的事业并取得持续的成功,那才幸福。对热爱投资的来说,投资正是这样的幸福事业!

种思维模式的作用下,幸福不仅与金钱无关,而且两者还是互相排斥的,人们在金钱与幸福之间只能做非此即彼、不能两全的选择。套用孟子的语式:金钱,我所欲也,幸福,亦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得兼,我舍金钱而取幸福者也。这种二元对立的观点认为要了金钱,就必须牺牲幸福;为了幸福,就必须放弃金钱。幸福与富有不可得兼,我必舍富有而取幸福。如果孟子的思维模式成立,如果金钱与幸福不可得兼,那么,投资就是一个不值得从事的、道德正当性不足的行业。因为投资者涉嫌为了金钱放弃幸福。

在日常生活中,“非此即彼”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断定为不可得兼的选项,实际上常常都是同时成立的,甚至是可以同时实现的,而非二元对立的。一个人若吃得起熊掌,也一定吃得起鱼。许多类似鱼与熊掌不能兼得的选择都是虚构的。你是要你的胳膊,还是要你的腿?你是要你的母亲,还是要你的夫人?你是要成功的事业,还是要幸福的家庭?你是要金钱,还是要你所喜爱的工作?正确的回答是两个都要。在投资的事业中,拥有更多金钱与因从事自己所喜爱的工作而获得的幸福,毫不冲突。

有的人断定金钱买不来幸福,是因为他们看到许多富人在金钱多了之后反而不幸福。在这样的个案中,不幸福的责任是当事人,而不在金钱。假如钱越多越不幸福的话,钱越少就越幸福吗?现实中普遍的情形是,很多的低收入者羡慕高收入者,很少的高收入者羡慕低收入者。金钱的确不等于幸福,也购买不来幸福。但是,如果使用得当,金钱有助于幸福。金钱固然买不来朋友、买不来父母,但是能买来许多生活必须品,如房子、家具、衣食和玫瑰花。没有这些,生活会很不幸福。在极权社会,用权力来交换幸福是通行的,私人要想投资挣钱来追求幸福是受到严格禁止的。在这样的社会,有了权力,就有了一切,连金钱也服从于权力。在北朝鲜和文革时期的中国,只有“幸福”,没有私人投资!因为这个国家的官方哲学是:金钱买不来幸福!追求官方指定的理想才是每

 

Sohu财经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d06fb0102dsjk.html) – 金钱买得来幸福吗?_刘军宁_新浪博客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14日, 11: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