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和你我一样的大学生,梦里还是对未来的憧憬,醒来却发现已是冰火二重天,只是某个不开化的乡村的一个老农民的性奴了。当这个世界上,本应成为我们最受赞誉的母亲,在某种程度上却只是性的工具,这是不是女性的悲哀?往前走一步,贵为人妻,在丈夫的呵护下,是孩子的母亲,每个母亲的都是高贵的、伟大的。而退后一步,在买家眼里只是床上的工具,没有尊严,没有自由。

 

 

第十二期:她无此意,奈何卑微

 

影评人 / 于婷(ciae)

若你是白雪梅,我不想问你你会怎么办?我只想问你,你会怎么想?若是落到那步田地,你会是何种想法?

原本是和你我一样的大学生,梦里还是对未来的憧憬,醒来却发现已是冰火二重天,只是某个不开化的乡村的一个老农民的性奴了。当这个世界上,本应成为我们最受赞誉的母亲,在某种程度上却只是性的工具,这是不是女性的悲哀?往前走一步,贵为人妻,在丈夫的呵护下,是孩子的母亲,每个母亲的都是高贵的、伟大的。而退后一步,在买家眼里只是床上的工具,没有尊严,没有自由。

这些似乎就是集合在女性身上的种种。我们不能否认,若是论性别差异,男性比女性更为强壮,无论是在母系社会还是如今。自然属性上,女性都是弱势的,更何况是纠缠到性的时候。那些荷尔蒙和体力的较量中,我想谁是胜者,一目了然。

洛阳性奴案,很多人对其态度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而我想问的是,若你是那四位女性,你会做何选择?或许很多人和我说,运用智慧的力量,逃出魔窟,不能迫于其淫威,要反抗。我想,说出这话的人,定不会是一个推己及人的人——因为,他忽略了她们实际的条件。

这个是一位前辈和我说的——若是你不加思考就对他人的生活下定论,那唯一能证明的就是你根本没去考虑他们的生活,你只看到了他们的错误,看到他们的弯路,却未曾考虑他们为何走到那一步?你只看到她们今日的悲哀,却未曾料想,若不是现下此种悲哀,或许会是一种更大的悲哀?她们今日的生存状态,在你看来极其卑微,可昨日她们未必就是卑贱之人。更何况,卑微的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本身就是一种挣扎。有时,那种在尊严和无尊严边界上的挣扎,比那些在上层奋斗更为艰难。更可况这种挣扎,有多少人能给出哪怕一瞥的理解呢?

在我们这样的国度,因为地域和经济的差异,贩卖妇女的案件大有愈演愈烈之势,而每每看到电视上被解救的妇女那已经麻木没有泪水的脸庞,我更多的是默然无语。因一时轻信落入虎穴,因为家人牟利,因为朋友欺骗……不幸之人各有各的不幸。因为弱势,所以难以自救;因为性别,所以买卖有需求;因为社会群体差异,难以寻求他人的帮助;更是因为文化问题,她们被贩卖后不仅肉体上饱受摧残,精神上的折磨更甚。而因我们的传统文化之故,被解救后她们如何生活?生活和原来完全脱节,我们如何去理解她们的无助,对她们的下半生,我们还会以一颗平常心看待吗?这就仅仅因为她们是女性,便不幸遭遇了这一切……

对于沦为性工作者(原谅我用这个词语,而不用*女一词)的年轻女性。我想起幼时,叔叔抱我经过本地一条街几位小姐招呼我们时,叔叔那一脸愤怒,并且抱我疾走的样子。那时给我的印象她们不是好人,年龄越大我对她们多了一层认识,或许有些时候她们也只是做出自己的选择。我们看重尊严和名誉,她们看重金钱和面子,我们开始就被教育尊严是最重要的,要凭借自己的努力来得到自己梦想的生活。我们接受教育并凭借受到的教育我们过着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而她们呢?出生在贫寒之家,父母无力支持她们去读书,身无长技,又要生存,更甚者还要扶持贫困的家庭,除了卖自己,还有什么方法用更快的方法获得钱,获得那些所谓梦想的生活呢?

并不是她们天生就注定要卖的,也不是出生就是从事这个行业的,都是一步一步走来的,或许有人责备她们,都是她们自己选择的。可是,我想问,若是你,每每在别人鄙视的眼光里贫穷悲哀的生存,是不是也想通过某种方式改变呢?若是你,周围村庄的女性伙伴通过这一行家里都改建楼房了,其家长也在炫耀家里的富裕,你的父母还住在小土房里,父亲卧床不起无钱就医,你能怎么选择呢?

被贩卖是因为就是弱者,沦为性工作者,是自愿的吗?只是她们按照她们受到的教育做出的选择而已,社会给她们什么样的条件,她们就在什么条件下成长,社会给予她们什么教育,她们就学会了什么。当社会教给她们虚荣,就学会了虚荣,当社会教给了无奈,就学会了无奈的选择,当社会不伸以援手,她们只能卑微的生活。在某一定意义上,她们都是被迫的,即便自己选择也是被迫选择的,这就是卑微女性的卑微生活,社会啊,唉。

 

一、盲山

白雪梅一觉醒来,已经明白不再会有大学生的生活了,被面善的赵姐拐卖到了举目无亲的小农村,沦为了性奴。

要逃跑,似乎是不可能,因为封闭的乡村,无人相助,一个弱女子,能怎么做呢?坚持逃离还是了此一生?

若是你是白雪梅,在这种绝境,会想些什么,又会做些什么呢?

 

二、平原上的山歌


小佳被人从云南拐卖到了山东某农村,那年她仅有十七岁,却成了某个男人的妻子。她一直梦想回到自己的故乡——云南,十年后她终于回到了故乡,可是她却又选择回到丈夫身边。唱了一下午的山歌之后,她如何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她的苦楚和无助又有谁可以理解——或许只有歌声吧。

 

三、麦收

麦收时节,她回到了家,她是个普通的农家女儿;而回到城市里所谓的工作岗位上,她只是个妓者,两种情景,两种生活,两种人格,两种不同之间,她的内心在想些什么?

在两种生活之间来回挣扎的人,她们也有自己的苦楚和感触啊,可是这个社会又会给她们多少机会呢?或许有些人的生活只是压抑的挣扎。

就如同那阴雨连绵的麦收天,纠结啊……

 

四、客村街



声讯男和发廊女之间是友谊?还是爱情?相同的生存背景才会有那种相互之间的了解。

这个社会上,或许真正的理解和友情更多是在相同境况下的人身上发生的。是的,声讯男和发廊女都很卑微,卑微到甚至消失后,都不会在那条街上留下些什么,连一点印痕都没有。

 

 

【如何下载】[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请加入独立影像流动分享群,在群共享中下载本期所推荐的独立电影!

流动群群号:94075202 入群请注意以下几点哦:

1.流动群专供北斗读者下载本栏目所推荐的资源,验证身份时请注明“北斗读者”。

2.当期资源自发布后14天内可以下载,到期后工作人员将手动删除以上传后续资源,请注意时间。

3.此群采取流动制,群满员时,完成下载后请自动退群,以便他人入群下载。(但是请注意:只有当群满员时才需要各位流动,现在则无需退群,需要大家流动时会另行通知。)

 

 

DNEY新人群群号:152511792

注:DNEY新人群为DNEY独立影像官方交流群,非流动制。DNEY同时为流动群和新人群提供资源,但新人群资源并不一定与本栏目同步。

关于独立电影DNEY请参见<独立影像>第一期:初识独立影像(上),其中的广告也要记得看哦!

 

 

(采编:黄希敏;责编:黄希敏)

您还可能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