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地铁追尾,额滴神!

2011年9月27日下午14时51分,上海地铁10号线发生一起两车追尾事故,200多人受伤,无人员死亡。两月前的7月28日,10号线曾开错方向,上海地铁运营方表示不会因此追尾。新华社援引地铁专家、同济大学教授孙章的话表示,此次列车出现追尾,一定是信号系统出现了严重故障。

@韩乔生上海地铁追尾。最令人恐惧的事情就是这地铁事故了。市民百姓出行的依赖。每趟地铁列车多少人呀。前两天我北京地铁公司的朋友到我家串门,我们还谈起地铁的安全问题。说地铁别出事,出事就是恶性重大事件。还有地铁的安检,简直形同虚设。管什么用呀?说白了就是增加了一部分人就业。

@男人不止一面科技进步奖!令7·23追尾事件、这次上海地铁追尾的卡斯柯信号公司连续三年蝉联上海市科技进步奖,这表明卡斯柯信号公司开发的轨道交通信号控制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该公司投资方之一是中国铁路通信信号集团,也是目前国内唯一获得铁道部行政许可证并通过铁道部技术鉴定的单位。

@上海地铁shmetro今天是上海地铁有史以来最黯淡的一天,无论最终原因和责任怎样,给市民乘客造成的伤害和损失尤感愧疚。全力抢救伤员,尽快恢复运营;接受和配合有关部门对事故的调查和追责;坚决整改举一反三,再多致歉比起实际损害也显苍白,但还要深深道歉。

洛阳性奴事件

现年34岁的河南洛阳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稽查大队员工李浩为“事业编制”,“非公务员”,先后将6名女子骗至其在某小区购买、经过扩建的地窖,限制她们的人身自由,对她们进行性侵害。其间,李浩杀死了2名女子。目前李已被开除了党籍和公职。有一记者在采访时被当地质疑“侵犯国家机密”。

@一个部门的公车花销成了国家机密;一个乡镇领导的简历成了国家机密;一个官员的财产成了国家机密;一个矿难的死亡人数成了国家机密;一个贪官背后的女人成了国家机密;一个洛阳性奴刑事案件也成了国家机密。“”与“临时工”成为常用的两块挡箭牌。

进京旅游当成上访者之后

2011年9月16日,河南洛阳一赵姓男子在北京旅游,住在一家小旅馆,凌晨时分被“十几个不明身份人士”当成上访者带走,在遣返途中被殴打。事后,洛阳市洛龙区古城乡信访办主任杨启对赵父说:“你儿子也要吸取教训,不要到北京去,这次是被误抓还找到了,下次找不到咋办?”

@藏在云中的鸟打错人,那言下之意就是打的是真的上访人就是对的。我不知道中国的百姓为何如此的天真,即使真正的让你上访到了某一级的部门,又有几个能得到处理的。偶有几件被媒体爆出伤透民心的事,到最后也还是不了……

@黄洋悟空,你没事吧!快醒醒!八戒,你们别跑啊!回来救救为师!啊……别打了,别打了!……贫僧真的是前去西天求取真经的……只是来此地衙门换取通关文牃啊!对对!那张就是通关文牃,不是举报信……

干部年轻化不是问题

@郞芯25岁当镇长,年轻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权力传承机制。富二代传承财富无可厚非,因为财富是其父辈创造的;但官二代传承权力时人们难免要问,权力到底是谁给的?传承权力时遵循公开、公平、公正原则了吗?给平民子女同等机会了吗?

温州老板跑路忙

自2011年4月以来,民营经济发达的温州不断有企业老板因无力还债而“跑路”:江南皮革董事长黄鹤逃往国外,波特曼咖啡老板严勤为、天石电子老板叶建乐等出走,百乐家电女老板郑珠菊携款潜逃……这暴露了温州民企资金链有问题,目前,温州民间借贷利率最高达180%。

@非洲企鹅数据显示,国企近两月利润率下滑,国企有资源垄断、信贷优先等优势,尚且如此。民企日子之艰难可想而知,近不断有温州民企倒闭,老板出逃之消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同期国家财政收入大增……从鸡屁股里强行掏蛋的财税政策。要等到第一块骨牌倒下来才着急吗?

【点评者说】这一周,微博上最热门的话题有三,一是河北馆陶县29岁代县长闫宁的“机密简历”和仕途之顺,二是河南洛阳的两个事儿,公职人员李浩在地窖蓄养6名性奴,洛阳市洛龙区古城乡将进京旅游者当成上访者押解回当地,三是关注度后来居上的2011年9月27日上海地铁追尾事件。其中,性奴案最神奇,故事也最好,在网上引起了对“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讨论,这可能是电影的好题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