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做空中国?

 

2011-6-18 每日经济新闻

 

   
公司普遍失信使中国经济在深渊中无力自拔。

 

   
从美国开始的中概股做空旋风越刮越猛,今年以来,19家中国企业在美国股市遭遇停牌,4家企业遭遇退市。

 

   
看好中国消费与经济发展前景的交易者纷纷折戟深沙。安东尼波顿,与彼得林奇同名的欧洲股神,从1979年到1985年,波顿管理的“富达特殊状态基金”和“富达欧洲基金”,达到20%的年复利报酬率,初始规模仅为1000英镑,最终增长146倍。从富达基金离职后,安东尼波顿专注于中国经济,他做了详尽的调查,推出中国特殊情况基金(Fidelity
China Special Situations),于去年4月在伦敦证交所上市,募资4.6亿英镑
(合7.42亿美元)。但今年迄今,该基金股价已累计下跌20%,资产净值下跌14.4%,跌幅远远超过上海和香港大盘。

 

   
另一个大腕是保尔森,因为做空次级债获得37亿美元,而被华尔街奉若神明,就是这位保尔森,作为被质疑的嘉汉林业的大股东,目前已经浮亏5亿美元。

 

   
做空者一一浮出水面,正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做空阵营。问题在于,做空者并非始于今日,为什么到今天终成正果?因为做空安然而成名的查诺斯,早在2010年年初就对中国的房地产泡沫发出耸人听耳的唱空言论,认为中国房地产泡沫超过迪拜一千倍,但那个时候,查诺斯并没有收获,甚至到现在,他都不是做空阵营中的最大受益者,查诺斯公开做空中国房地产一年有余,但他后悔自己没有把握住做空中国概念股造假丑闻的机会。因为他没有抓住中国一些上市公司真正的软肋。

 

   
做空一直有,今年特别多。

 

   
做空中国银行与地产的境外机构必然遭遇滑铁卢,因为不了解中国经济的特色。除非中国经济崩溃,否则中国银行业不会崩盘。此前中国在美国上市或者发行存托凭证的机构没有获得被大规模做空,原因很简单,大型上市公司请的是国际一流的会计师事务所与投行,并且在境外发行的价格极低,每年固定分红,信守承诺,封堵了境外做空机构的空间。

 

   
但在美国上市的中小型民企截然不同,他们使用溜门撬锁的看家本领,很多通过反向收购投机上市。

 

   
初生牛犊的做空机构的财务质疑报告成为推翻多米诺骨牌的第一根手指。当连续数家中国概念股企业遭到质疑,而没有发起有力的反击,越来越多的中介机构试图与中国概念股撇清关系时,做空的冲锋号开始了。情况变得不可收拾,越来越多的中国上市公司被质疑,无辜者遭到波及,中国概念股看跌期权价格高涨。从中国概念股的非理性溢价,到如今的非理性折价,国际投资者用手中的真金白银认知中国公司。

 

   
这并不是一场有意为之的阴谋,而是做空与严格监管的市场的必然结果,从安然到世通,到最近的美国次级债,无一个臭鸡蛋在做空者的火眼下漏网。

 

   
在债券市场,三家评级机构的评级直接影响债券的价格,在证券市场,取代评级机构的是研究报告,这些报告对证券定价有重要影响。当做空的报告出台,质疑逐一被证实,价格估值中枢下降。面对蜂涌而来的质疑,美国的监管机构必然进场严厉监管,此时上市公司能够做的,或者澄清进行估值修复,或者进入粉单市场,最糟糕的,是被摘牌,失去游戏的资格。

 

   
做空中国概念股的,不是国际做空者,不是浑水公司的创始人、曾经在中国四年一文莫名的布洛克,而是中国概念股中的害群之马。中国公司的失信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中国经济的国际化与市场化进程,影响到人民币投资品的信用,绝不能小视。

 

   
6月3日,在接受中国媒体的采访时,布洛克表示,“除了我们在报告首页已经披露的信息,我不对我们的收入和盈利模式发表评论。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也有一个反问:这个问题重要吗?人们很关心究竟谁是获利者,谁在做空,其实这有什么关系?无论你有多少资金,如果你没有做扎实的研究,就会面临法律问题。每次写报告时我们都要与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交流,如果我的目的只是赚钱,而不关心真相,那我早就已经在监狱里蹲着了”。布洛克无可指责。

 

   
有人指责做空者赶尽杀绝,但在注册上市的市场,严厉的监管是必须的,只有严厉的监管才能让公司得到公平对待,优质公司与劣质公司的价格泾渭分明。做空者是生态链中的腐食者,我们可以厌恶他们,却是不可缺少的环节。

 

   
也许,最终我们可以通过美国监管机构是否严惩协助公司造假的本国中介机构,得出美国监管的公平与公正。

 

一个失信的市场的游戏规则,不可能泛滥到全球。

 

注:诚信,还是诚信。两篇中概股的文章,为此。

   
国人大概在很长时间内会顶着说谎者的标签,走遍全球。

   
有关部门如以洗脑应对,既偏颇也愚昧,因为开放社会的不可能。

   
要做的是执法与惩处,是公平,从这个角度,美国市场对中概股的处理值得我们借鉴。

 

   
下午与一些朋友见面,论及目前市场乱像。

   
很多人都在坚持,他们是行动者,大家一起深入社会的肌体。

   
调查者,生存艰难。

   
晚与久未谋面、值得尊敬的朋友见面。

   
开创新的事业,祝顺利,愿助力。

 

  
乳业“大炮”之称的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表示,中国乳业行业标准被个别大企业绑架,是全球最差标准,政府应倡导巴氏鲜奶。

   
中国两大乳业企业好戏不断——牛根生慈善去了,宁高宁站到蒙牛前台;伊利遭遇举报门,这家注定不平静的企业不会就此安静。

   
爱建的颜立燕以违法发放贷款罪判三缓五,背后的资金黑洞如何填平?

   
商界的一幕幕大戏,上演正酣,充斥着特色。

   

   
深夜回到家,大雨磅礴,一片白雾。

   
从旱转涝,灾难深重。

   

   
于暗夜中获安宁,于宁静中听到惊雷。

   
祝朋友们周末愉快。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