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马云式骑墙

马云作为IT行业的精英,在理念与现实之间作困兽之争,最终的结果将是,现实利益战胜一切,但理想会作为遮羞布屡屡出场。

马云这一代的企业家面临着巨大的困境:一方面,他们必须面对创业初始时资金匮乏、市场不足的压力,而让度自己的控制权;另一方面,在企业成熟后他们对控制权丧失心有不甘,屡想扳回一城,不惜以民族主义或者法律的大旗为自己背书。但是,这已经不是丛林中出生的企业家,他们具有国际视野,具有普世价值观,因此,他们想尽办法为自己的行为找到合理合意的解释,为自己找到心里支撑。

对马云来说,这样的支撑观一是诚信,二是法律。从理念的另一面市场实际来说,无论是诚信,还是理念,只是在为股权争夺战打埋伏。

一切在规则外衣下进行,他们不断谈判,不断暗战,最终取得妥协。

静悄悄的掏空术

如果一桩生意一再让公司创始人陷入失去控制权的焦灼之中,一再让公司股权之争成为社会焦点话题,让创始人的诚信受到公众质疑,这样的生意不可能是好生意。

马云就陷入这样的烦恼之中。与雅虎之间纠结多年的股权之争进入白热化阶段,马云控制权旁落的风险从未断绝。股权之争是阿里巴巴的心结,走一步痛一痛。

新的马云式出击正在进行。

作为阿里巴巴旗下重要的资产,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于今年5月26日获得央行发放的首批27家《支付业务许可证》,这意味着阿里巴巴向金融业跨出了一大步,他们能将电子商务与电子金融结合在一起。此牌照将使支付宝获得数十亿元人民币的估值溢价。很快,支付宝推进与银行在信用卡、电子支付方面的全方位合作。
利益到来之时,股权纠纷再次浮出水面。

5月11日晚,雅虎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显示,阿里巴巴集团已将全资子公司支付宝的所有权转让给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由马云和阿里巴巴18位创始人之一的谢世煌分别持股80%和20%,转让价3.3亿元。按照雅虎方面的说法,支付宝的转让并未得到阿里巴巴董事会及股东的批准,作为阿里巴巴大股东的雅虎只是在交易完成多时后,才于今年3月31日“被告知”的。支付宝随即发表声明反驳,为了确保支付宝可以在国内拿到第三方支付的牌照,将支付宝70%的外资股权转入到一家独立的中国公司,是早在2009年7月进行的阿里巴巴董事会上便确定的事情,当时雅虎在场。

从目前披露的信息看,为了获得牌照避开规则雷区,雅虎默许了资产转移行为,否则很难解释雅虎反击的软弱无力。根据央行2010年颁布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任何非金融机构和个人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支付业务;申请人申请从事支付服务的,必须为国内依法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且为非金融结构法人,根据金融机构认定的惯例,外资占25%以上的金融机构、准金融机构根本不可能通过审批。

也许雅虎没有想到的是,为了获得第一批支付牌照,支付宝股权有了第二次转让,2010年8月涉及30%股权的第二次交易让支付宝彻底进入了马云控制的公司。他们更没有想到的是,用传统的“协议控制”即通过间接控股控制支付宝的方式被一口否决。“协议控制”方案(“VIE”模式),即成立纯内资的企业获取运营牌照,用外资公司通过相关协议(而不是股权)实际控制内资公司。

对于雅虎与软银这两家外方股东而言,他们希望以协议控制方式支持支付宝获得牌照而不丧失控股权,对于阿里巴巴管理层而言,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一牢永逸地解决股权纠纷,宁可在日后以长期分红权补偿两家外方股东,也不愿意重要资产被外方控制。媒体报道,根据马云方面最新的消息是,针对支付宝转让之后的补偿“接近达成协议”。这个协议的两大方向是:第一,确保支付宝和淘宝之间的稳定架构不会受到转让的影响;第二,则提到了长期“现金”补偿。协议中的现金补偿并不是以一次性补偿的方式,而是“将基于支付宝未来可能产生的其他收益”。那就意味着,马云方面以授予公司收益期权的方式,给予固定的红利。

法律与诚信是大旗还是虎皮?

此次争夺战,马云祭出的是法律与规则的大旗,他首先表示雅虎方面有知情权,否则控股权转让不可能成功,另一方面成为中国法律的捍卫者,一切都合法合规。

据国外媒体报道,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周六在公司股东大会上表示,支付宝的剥离是合法和透明的。阿里巴巴第一大股东雅虎称公司在剥离支付宝时没有征求其意见。

在股东大会上,马云强调,“我们一贯确保所有业务都是合法的。支付宝剥离一事尚未‘尘埃落定’,公司仍然在与雅虎和软银洽谈支付宝剥离后的事宜。”

公司董事会已经就转让支付宝所有权事宜讨论了3年,此举是为了遵守中国政府有关外资在支付服务中所占比例的规定,“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透明的。从管理的角度出发,我们只有一种选择,我们的所作所为是恰当的”。能言善辩的马云提醒对方:“我记得15年前,有人告诉我们做生意要遵守法律,今天他们却叫我们绕开法律。在阿里巴巴,我们一定要遵守国家法律。”

中国商界另一位社会责任感受到诟病的传奇人物史玉柱对此拍手称快,通过微博表示:恭喜支付宝回归中国。阿里巴巴集团年流水达2万亿元后,集团控股权如果仍在美国人和日本人手里,就涉及中国国家安全问题了。现在就该逼美国雅虎和日本软银向中国政府和企业卖部分股权,如果不卖,就该流氓点,所有新增业务不再放入雅虎和软银控股的集团公司,建议马云做个爱国流氓。

爱国流氓一词震惊四座,史玉柱不愧争议人物,但被恭喜的一方显然并不领情,爱国流氓,再爱国,也是流氓,这显然与马云对外声明中打造的遵纪守法、具有普世价值观的形象大相径庭。

据史玉柱5月12日微博透露,不经意一句“爱国流氓”的调侃惹恼了“小气鬼”,马云拒绝接听他电话,自叹当“大嘴巴”伤不起。但史玉柱不依不饶继续发表高见,表示“几百万企业几亿人的金融数据的控制权,美国政府对中国政府正在进行的施压力不可怕,中国的‘仁义君子’们乱扣帽子才可怕”;“中海油、中铝等等哪个收购老外批准了?老美金融危机时让中投投的那些金融机构哪个让我们进了董事会?一个涉及几亿人金融数据的公司应该由老外控制?雅虎不是今天才知道中国金融政策,但在中美战略峰会当口提这个问题让美国政府来压中国,不就是为了谈个好价钱?”

此语一出又是一场混战,国内的企业家与投资者泾渭分明。反对者显然憎恶此等拉民族主义、爱国当大旗的忽悠行为,腾讯联合创始人曾李青则表示“契约精神更重要”,他认为雅虎当年是看上这个控股权才投资阿里巴巴,曾还表示不希望阿里巴巴成为又一个哇哈哈。京东商城CEO刘强东则表示“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如果政府、企业、个人全部不按照规则出牌,于国于民于司毫无益处!”娃哈哈在与达能的股权争夺战祭出民族主义法宝,寻求舆论支持,至今好坏参半,如果马云没有这点自觉意识,显然与宗庆后成了同一时代的企业家,这是马云精神上的堕落,恐怕连他本人都无法接受。挥动民粹主义大旗,是非常危险的一招,对企业的发展不利,对马云市场化的形象有损。

马云一直致力于树立价值观领路人的形象。此前,在阿里巴巴CEO高管卫哲因供应商欺诈引咎离开公司之际,马云多次发表声明,同时在致员工公开信中强调,诚信是阿里巴巴最珍视的价值观基础,要求所有阿里人对不诚信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B2B公司的团队必须进行深刻检讨,要拥有“面对现实,勇于担当和刮骨疗伤的勇气”,“这个世界不需要再多一家会挣钱的公司,这个世界需要的是一家来自于社会、服务于社会、对未来社会敢于承担责任的公司。”这些话铿锵有力,却没有解释社会上对于欺诈事件处理迟缓的质疑,也没有对今后如何在严厉的业绩考核与诚信之间取得平衡作出说明。

诚信是中国商业世界稀缺的品德,在丛林社会中的企业家有时无法摆脱劣质竞争的命运,当法律不健全时,守法者支付的高成本会让他们提前离开。因此,马云不得不一再呼吁政府的介入,建立诚信社会。

妥协,还是妥协

雅虎骑虎难下。

由于支付宝离开阿里巴巴,导致雅虎的股东权益受到侵害。6月8日,美国证券公司Kendall Law Group(以下简称“Kendall”)宣布,该公司已代表股东对雅虎发起一项集体诉讼,内容是指称雅虎违反了1934年美国《证券交易法》有关虚假和误导性声明的规定,这些声明与雅虎的业务前景有关。据路透社报道,根据Oppenheimer股市研究机构的估算,支付宝约占雅虎240亿美元市值中的17亿。根据测算,包括雅虎日本35%股份在内的雅虎亚洲资产,至少占雅虎市值的一半,是雅虎的摇钱树。当雅虎在市场一败涂地,他们至少还拥有三分之一个阿里巴巴。如果这一集体诉讼进入司法程序,将对雅虎造成巨大影响。一旦Kendall胜诉,雅虎将面临高额赔款。而对马云同样不利,雅虎的诉讼失败,将在国际投资者心目中树立马云的失信形象。

雅虎可以转嫁成本,单独或联合软银就未经董事会决议擅自转让支付宝30%股权的合同,申请法院撤销转让。

由于阿里巴巴的控股权失落,马云必须与雅虎、软银坐下来平心静气地谈判,直到出现三方接受的成果。

根据阿里巴巴与雅虎2005年的协议,从去年10月起,雅虎的投票权从当时约定的35%增至39%,马云等管理层的投票权将从35.7%降为31.7%。这就意味着,雅虎还有权任命另外一名董事加入阿里巴巴的四人董事会,这将使雅虎、阿里巴巴和日本软银三方之间的董事会席位比变为2:2:1。最坏的情况是,雅虎行使在阿里巴巴四人董事会里多指派一名董事的协议,撤换掉马云的CEO职务,并对阿里巴巴进行诉讼以保证自己的原有权益。

鱼死网破的行为在商业社会中非常罕见,谈判是解决问题的惟一途径。马云只能以出让现实利益的方式,对当初出让股权的决策负责,把控制权丧失的风险降到最低。

他的第一个选择是回购雅虎持有的阿里巴巴股权。2009年6月,阿里巴巴发言人JohnSpelich表示“雅虎已经拒绝了我们回购部分股份的计划,并提出了一个我们认为不合理的计划,我们中止了谈判。”价格谈不拢,回购告吹。第二个选择是拖字诀,在尘埃落定之前,旗下公司暂不上市,以免为他人做嫁衣裳。第三个选择是掏空资产,将支付宝、淘宝搬离阿里巴巴。第四是提高出价,让阿里巴巴与软银享受长期红利,前提是不联合不控股。

很多人为阿里巴巴控股权之争挽惜,但历史无法改变,当初阿里巴巴与雅虎的交易受到称道——雅虎仍然强劲,疲态未显,而阿里巴巴集团收入虽未超过1亿美元,却野心勃勃。并且,当时ebay挟巨资对阿里巴巴形成了强烈的冲击,腾讯拍拍后来居上,阿里巴巴当时面临发展瓶颈。雅虎的投资对马云而言是雪中送炭。不能以马云今日之成功,揣度当时的失算,他有了第五个饼,并不意味着不需要前面四个饼。

对于马云这一代的IT企业家而言,在严酷的环境里保持信念、在激烈的竞争中谋求中庸平和的治理之道,是一道越不过去的门槛。他们没有从国企脱胎而来的企业家的原罪,却有着同样的精神撕裂,面对的是规则、丛林、市场、信念的严峻挑战。

马云需要的是不仅是超群的口才,不仅是铁腕的意志,还亟需补上内部管理信任体制漏洞,并且以其商业智慧化解股权之争。拉起诚信与法律的大旗的同时,还必须身体力行,方能成为中国新教伦理的建设者与捍卫者。

注:上周末写的文章,马云新解释当时尚未出台。

对马云有同情之理解,但不等于完全的赞成,更不等于认可撕毁契约。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9日, 12:00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