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泽 | 周泽:北海案惊闻

2011年09月21日 14:01:03

  

法院拒收杨金柱律师委托手续,致四律师北海失陷的裴金德等故意伤害案能否正常开庭又悬了http://t.cn/arg6z4
回复 @难民尹晓波:妥了。刚才应法院通知,与@律坛怪侠杨金柱 一起再次到北海中院,与办案人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沟通。法院最后确认了杨金柱律师的辩护人资格。 //@难民尹晓波:北海市法院你要整死人吗?我票都买了。
#致四律师北海失陷的裴金德等故意伤害案#明日开庭。未能有效会见被告人杨炳棋一次的@周泽谈案说法 准备开庭前最后会见一次被告人。与@深圳律师徐天明 现已在北海市第二看守所外等了半个多小时,仍然未获安排会见。不知开庭前能否有效会见之前三次对律师行使“沉默权”的被告人。刑辩律师伤不起啊。
到看守所近一个小时了。催传达室的协警,问传达室协警怎么回事。(只能见到协警。)对方说让我们理解,他说了不算。@律坛怪侠杨金柱 @陈光武律师 @杨学林律师 @王兴律师 等在北海市看守所要求会见的律师也至今未获安排会见。
在看守所门前等了近一小时获安排会见。一小时的会见主要是给被告人交代诉讼权利。@深圳律师徐天明 现在才获安排会见。看守所说律师得一个一个地会见。
恭喜光武律师。同时祝贺@律坛怪侠杨金柱@王兴律师 上午成功会见从最后一名被告人“荣升”第一被告的裴日红。//@陈光武律师 :发表了博文 《北海快讯:特大喜讯:裴金德同意会见律师了》 – 北海快讯:特大喜讯:裴金德同意会见律师 2011-9-19 之前我到看守所会见,看守所人员捎出纸条说本人裴金德今天不愿见律师。今天中午 http://t.cn/adyMNT
好在出庭律师年龄最大的也不过六十来岁,精力充沛。否则,恐怕真有人会为法捐躯,耗死在北海。//@王兴律师:《:我们做好了开三十天庭的准备》http://t.cn/adtZi5 鉴于北海检察院不给辩护人复印全部案卷材料,我们只能在庭上现看证据,现考虑质证意见,我们做好了这庭审会开30天的思想准备。
#致四律师北海失陷的裴金德等故意伤害案#洋相之一:上午开庭,第一被告人裴日红要求一名公诉人回避。十分钟后,出庭公诉人宣布检察院(对,不是检察长决定)驳回被告人回避申请决定。该被告人要求复议,休庭10分钟,审判长直接宣布,被告人的回避申请理由不符合法定条件。有人剥夺检察长的复议决定权呢
#致四律师北海失陷的裴金德等故意伤害案#庭审见闻之二:第一被告人裴日红的辩护人@律坛怪侠杨金柱 @王兴律师 准备一开庭,就第一个出场,展示刀法。结果法庭把第一被告押了下去,直接先审第二被告人裴金德。让老杨气得吐血,连连抗议,结果被审判长连搞法槌
#北海案#庭审见闻之三:审判长核对出庭人员身份时,无一被告人对辩护人身份提出异议。法庭调查进行中,公诉人宣读了起诉书,听取了排名第二却第一个接受审讯的被告人裴金德对起诉书的意见,公诉人发问完毕,审判长竟然问被告人对@陈光武律师 @朱明勇律师 担任其辩护人是否有意见。结果是什么,大家猜去
#北海案#庭审见闻之四:表示认罪的被告人裴金德,听了审判长征求对律师的意见后,说不用律师。其家属在旁听度大叫:“裴金德,你不能这样。”“被不用”的@陈光武律师 @朱明勇律师 被审判长要求退出法庭。见二人行动迟缓,审判长马上招呼法警“协助”。五六名法警随即出现在辩护席前。好吓人的阵势啊!
#北海案#庭审见闻五:在法警出动“协助”“被不用”的@陈光武律师 @朱明勇律师 退庭的情况下,可能在下面的审判中“被不用”的其他律师相继起身,欲退庭抗议。审判长遂宣布休庭,下午继续。回宾馆,杨金柱 及陈光武均接到审判长电话,说裴金德只是表示“不用”律师辩护,没解除委托,让去法院商量。哈
#北海案#庭审见闻六:以第二被告人身份获得第一个受审机会的裴金德认罪,并在上午的法庭调查之公诉人发问完毕,经审判长征询,“不用”其家属为其委托的@陈光武律师 @朱明勇律师 。下午的庭审中,审判长把其他被告人逐一带来征询对辩护人的意见。还好,其他被告人均同意亲属委托的律师为其辩护。
#北海案#庭审见闻七:以第二被告人身份获得第一个受审机会的裴金德认罪,并在上午的法庭调查之公诉人发问完毕,经审判长征询,“不用”其家属为其委托的@陈光武律师 @朱明勇律师 。因裴金德没有律师,法院宣布休庭,何时复庭另行通知。其实,法院复不了庭了,下次还得把今天走过的程序,重新来过。
#北海案#庭外惊闻:拟出庭作证的证人杨炳燕今日上午八点左右被北海公安叫走,家人至今联系不上。杨炳燕亲属反映,昨晚杨炳燕与@陈光武律师 见面交流出庭作证事宜期间,被公安电话约谈;杨炳燕与警察见面后被告知“明天你最好失踪,出庭作证对你没好处”。
#北海案#庭外惊闻:杨炳燕亲属反映,拟出庭作证的杨昨晚被公安约谈,告知其今天最好失踪,出庭作证对其没好处;今日上午八点左右杨即被公安叫走,家人至今联系不上。@陈光武律师 @朱明勇律师 今上午被裴金德“不用”。这或与老陈会见裴时辩护秘密被人窃听有关。难道证人失踪,律师被逐,铁案就能办成?
//@廖睿律师:约谈杨炳燕的北海警察,违反《刑法》307条:”以暴力、威胁、贿买等方法阻止证人作证或者指使他人作伪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之规定,涉嫌构成妨害作证罪。//@周泽谈案说法#北海案#庭外惊闻:杨炳燕亲属反映,拟出庭作证的杨昨晚被公安约谈,告知其今天最好失踪,出庭作证对其没好处;今日上午八点左右杨即被公安叫走,家人至今联系不上。@陈光武律师 @朱明勇律师 今上午被裴金德“不用”。这或与老陈会见裴时辩护秘密被人窃听有关。难道证人失踪,律师被逐,铁案就能办成?
我以前是坚决反对穿这鸟袍的,是@律坛怪侠杨金柱 坚持要穿的,都怪他。否则,也不至于出现@陈光武律师@朱明勇律师 “被不用”的情形了。//@杨学林律师#北海案#上午在北海中院开庭,十位辩护律师均身穿律师袍出庭。结果不到三个小时就“牺牲”了两位(裴金德不要律师了,导致@陈光武律师@朱明勇律师 不能出庭)。下午大家脱袍上阵,结果另四位被告人均表示继续委托八位律师。
女审判长把槌槌敲得那么猛,我还是第一次见。了不得啊//@杨学林律师#北海案#今天在北海中院开庭时,又被法官敲的法槌吓得直冒虚汗。上一次是两个多月前,我和@周泽谈案说法 在北京丰台法院开庭时,法官为了制止我们的发言,把法槌敲的震天响。巧的是,今天我们两人再一次共同出庭,结果又共同冒了一次虚汗。
刚与杨炳燕亲属联系,被告知杨炳燕仍然联系不上,可能是被公安控制起来了//@周泽谈案说法#北海案#庭外惊闻:拟出庭作证的证人杨炳燕今日上午八点左右被北海公安叫走,家人至今联系不上。杨炳燕亲属反映,昨晚杨炳燕与@陈光武律师 见面交流出庭作证事宜期间,被公安电话约谈;杨炳燕与警察见面后被告知“明天你最好失踪,出庭作证对你没好处”。
#北海案#惊闻:@陈光武律师 可能被北海视为恐怖分子了,故开庭时已经宣告了辩护人名单的审判长,在庭审到了法庭调查中途,又回溯程序,让被告人裴金德确认对其家属委托陈光武及朱明勇律师担任其辩护人是否有意见,从而由裴决定“不用”此二位律师。两位律师被“不用”,有人心里的石头恐怕还是放不下!
@李庄律师应该有印象!//@王兴律师:庭上审判长用普通话问:裴金德,你听的懂普通话吗?裴金德用方言答到:听不懂。(各位同辩,有印象吗?)//@李和平律师://@杨学林律师:我在庭上一直观察裴金德,似乎处于半梦半醒之中。//@伍雷:北海案,今日出庭受审的裴金德,显然受到极度恐吓!是谁,把一个正常的人,变成这样一种情况?他长时间保持沉默,惊恐,呆滞,天!这是我们的无罪推定!我要问,是谁,做了什么!
杨炳燕亲属打来电话,说杨炳燕回家了。问她去哪里,她不说//@周泽谈案说法:刚与杨炳燕亲属联系,被告知杨炳燕仍然联系不上,可能是被公安控制起来了//@周泽谈案说法#北海案#庭外惊闻:拟出庭作证的证人杨炳燕今日上午八点左右被北海公安叫走,家人至今联系不上。杨炳燕亲属反映,昨晚杨炳燕与@陈光武律师 见面交流出庭作证事宜期间,被公安电话约谈;杨炳燕与警察见面后被告知“明天你最好失踪,出庭作证对你没好处”。
#北海案惊闻#:“不用”@陈光武律师 @朱明勇律师 的裴金德,将迎来第五届律师:第一届为“四律师妨碍作证案”主角之一的罗思方;第二届为法院指定;第三届通过公安“自行委托”;第四届为家属委托的陈光武、朱明勇两位律师。第五届估计会由法院指定。下午见裴家属,其表示竖决反对法院指定律师。好玩
#北海案惊闻#今天审讯裴金德时,虽配备了转换普通话和当地方言的复述员,但公诉人和审判长还是一度操起了本地方言。审判长解释是为了让被告人听懂。我指出,国家工作人员从事公务活动说普通话是语言文字法的要求,被告人听不懂可由复述员以当地方言向被告人转述。于是,公诉人、审判长全部说普通话
·         不知道第五届之后会不会有第六届?请律师同行们准备接力啊。锻炼律师队伍,任重道远呢//@周泽谈案说法#北海案#惊闻:“不用”@陈光武律师 @朱明勇律师 的裴金德,将迎来第五届律师:第一届为“四律师妨碍作证案”主角之一的罗思方;第二届为法院指定;第三届通过公安“自行委托”;第四届为家属委托的陈光武、朱明勇两位律师。第五届估计会由法院指定。下午见裴家属,其表示竖决反对法院指定律师。好玩
·         #北海案惊闻#见自己为裴金德委托的@陈光武律师 @朱明勇律师 被裴金德在审判长特别回溯的程序中表示“不用”,裴金德的妻子杨子玉急得直喊“裴金德,你不能这样!”下午见到杨子玉,其不解:丈夫是初中文化,还在外面打工,平常能说普通话,也能听,今天的庭审中怎么不会说也“听不懂”普通话了呢
#北海案惊闻#裴金德“不用”@陈光武律师 @朱明勇律师 的原因猜测:一,裴按要求,需做认罪典型,不能让律师辩;二、陈律师被监听,会见时对裴金德说有证据能证明裴无罪,泄密了;三,朱律师过于彪悍,且陈律师一直宣称有秘密武器,并曾对法官说过“万一被害人黄焕海没死怎么办的话”,太吓人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21日, 2:0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