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国家主义者宣扬的英雄

赵尔丰临刑的历史照片。

国家主义者宣扬的英雄

文/

赵尔丰是清朝末年的川滇边务大臣兼驻藏大臣,1905-1908年率兵进入藏东康地,血腥镇压藏人反抗,推行“改土归流”的同化政策,被藏人痛恨之极,称他是“赵屠夫”。

据记载,赵尔丰先是“剿办巴塘七沟村,搜杀藏民达数百人,尸体抛入金沙江,而且将其中的七个暴动首领,剜心沥血”。随即将“乡城桑披寺、巴塘丁林寺无端焚毁,将寺内佛像铜器,改铸铜元,经书抛弃厕内,护佛绫罗彩衣,均被军人缠足。惨杀无辜,不知凡几。以致四方逃窜者,流离颠沛,无家可归”。

美国的基督教神父史德文医生,上世纪初到藏东巴塘行医、传教,在日记中记载,赵尔丰的军队把藏人僧侣与百姓,放进寺院煮茶的大锅里活活煮熟至死,然后喂狗吃。有的人被四肢捆绑于牦牛之间,受撕裂而身首异处。有的人被泼洒滚烫的油,给活活烫死。

这样一个不但杀人如麻、且以同化的方式毁灭藏人文化的刽子手,却被中国官方评价极高。西藏自治区党委外宣局官员马菁林就说:“在这一事件的具体过程中,作为具体实施者的赵尔丰,无论其本人属于哪一个阶级,其具体的手段是否正确,都应放在当时特定的历史环境中去分析、理解和把握。只要其行为是顺应了历史发展必然规律的,就应当给予充分的肯定。”而这个说法,同样适用于1950年代对藏人的屠杀,适用于2008年对藏人的屠杀。

中国体制内的学者、作家也对赵尔丰推崇备至。如曾在西藏生活二十余年、以书写西藏闻名的汉人作家马丽华,就在书中感叹“行将就木的一个朝代居然出现这等有所作为的封疆大吏”,还自以为是地说“后来的西藏人即使在说赵尔丰的坏话时,也不免先自带了三分敬意。”中央民族大学的一位研究藏学的人干脆撰文《Zhao Erfeng: a hero of Kham》。

而在网上输入“赵尔丰”会发现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许多中国人提及赵尔丰杀汉人,认为是他的“历史污点”,却对他在西藏的恶行赞叹不绝,如“沉冤百年的民族英雄”、“带兵入藏平叛的清朝大臣赵尔丰的历史功绩”、“怀念民族英雄赵尔丰”、“收复西藏的英雄”等等。这显然是在表明,杀汉人属残忍,杀藏人属爱国。

最近,清华大学教授汪晖出版了一本有关“西藏问题”的书,其中把赵尔丰对藏人的血腥同化很技巧地归结为一种“回应”:“1908年,川滇边务大臣赵尔丰则在平定了康区叛乱之后,在川边(西康)一带实行大规模改土归流……需要说明的是:‘新政’是为了回应英国殖民主义的入侵和支配而产生的回应措施。”在推特上,有推友评说:“看来英国够倒霉的,不仅为利益出卖西藏而名声不佳,还以背黑锅的宿命为后来的殖民主义入侵西藏提供了借口。”

正如推友所言:“在边疆史、民族史等领域,少数民族裔几乎没有话语权,历史的书写掌握在中国(汉)本位观念根深蒂固的汉族学者手中,颠倒黑白之事只会越来越多。”汪晖在书中旁征博引,滔滔不绝,却无藏人的声音,即使有,也是为他所利用。为什么会这样呢?很简单,这些人不但是国家主义者,而且还是拥护专制极权的国家主义者。

2011年7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这篇文章由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广播。http://www.rfa.org/tibetan/chediklaytsen/ukaylatsen/woser/%20%20article-tibetan-writer-woeser-07292011133452.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7日, 12:04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