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小远 | 乌鲁木齐的念想

乌鲁木齐是我们这次自驾游的终点站,我们是昨天下午七时许进入乌鲁木齐市区的,这是旅途的第四天,也是我十一年后的第一次旧地重游。

路上大头已经通过酒店的朋友内部价帮我们定好一家五星级酒店。根据GPS导航,汽车驶入奇台路,因为单行绕了一个大圈子,终于到了酒店。进入大堂的时候,有一位维族大汉要求我们打开电脑包,用一种手持仪器扫描电脑包,大约是要看有没有可疑的爆炸物品。

刚在房间安顿下来,大哥两口子驾车而来。大哥上个月在乌鲁木齐办了一个画展,相当成功。乌鲁木齐是一个养人的地方,大哥白净许多,气色很好,嫂子也更漂亮了。说了一会儿话,我们在酒店门口聚齐。老李这里有办事处,已经在雪莲酒店订好包房,给我们洗尘。

从进入乌鲁木齐那一刻开始,甚至在想要去乌鲁木齐的时候开始,我就沉浸在一种情绪中。乌鲁木齐是除上海外我漂过时间最长的城市,从1994年4月到1999年1月,我在乌鲁木齐待了6个年头,散落一地鸡毛,留下许多故事。那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一段时光,那些时光即使过去,也会成为一种隐私和隐痛,永世难忘。

乌鲁木齐的街道狭窄了许多,到处都是拥挤的高楼和壅塞的人和车,嘈杂而缭乱。10年时间足以让一位小姑娘成为妇人和孩子他娘,我努力寻找旧时痕迹,却发现这种努力浮光掠影,毫无意义。我期望能够在暮然回首之时或者偶然一瞥时刻,能够于人海车流里见到曾经相识、亲密无间的故人,可是,这种邂逅或者偶然的意义在哪里呢?我已经永远回不到过去,那些曾经跟我有关的人事也早已经成了故人和往事。我会怦然心动,欣喜而狂热,也会伤感而辛酸,往日的好时光以及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都已经无法再现。时光的洪流里,我和你,我们都在无可奈何地老去。

乌鲁木齐是地球上的一座城,我们只是这座城市里浮游的尘埃,相遇是一种幸运。在这座城市里,我曾经遇见过你,我们曾经亲密无间,海誓山盟,可是到最后,我们还是走散了。也许你就在刚刚过去的那辆车里,也许你跟我隔着一个街区的距离,可是,我们不知道彼此离得这么切近。即使这一刻我们彼此心动了一下,彼此想起了对方,我们也不会知道,我们彼此想念的此刻,竟然捱得这么切近!

觥筹交错,面目全非的乌苏啤酒很快将我浇灌地醉去。曲终人散,回到房间,送走兄弟,一个人孤零零站在酒店前的广场上,再回首已是百年身的感觉,油然而生!

 

小远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 9:51晴 乌鲁木齐银星大酒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23日, 4: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