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石男 新快报专栏 每周六出街 见报有较多删节)

 

一周疑云·特供农场

 

 

财经网官方微博发消息称:

国家质检总局在顺义的农场达8000余亩,从不使用农药,周末去休闲采菜的干部家属不绝于途。农场年维护费用以千万计。了解这些就不难理解该局对事关全国人民健康的食品安全问题为何无动于衷,因为他们在偷着乐,他们的孩子在健康成长。

网友纷纷伸出中指,对此深表遗憾。不过截止发稿日,国家质检总局并未正面回应。

微博传言也许并非向壁虚构。据5月5日南方周末报道,位于北京西山脚下的巨山农场是国家高级官员的瓜果蔬菜主要供应地,俗称“特供食品生产基地”。与普通食品不一样,特供食品做到“保安全、保质量、保及时、保秘密”。 

在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授牌仪式上,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祝咏兰主任说:

大家都知道目前常规种植业大量施用农药化肥;常规畜禽养殖过程普遍使用抗生素和激素;常规淡水或近海养殖的水产品又被各种水污染所侵蚀。这些成分残留在最终产品(各类蔬菜、肉类、奶制品)中,人食用了这些产品后对身体造成的危害是不言而喻的。

忍不住增补一下“和菜头”杜撰的一则名人轶事:

英国首相丘吉尔以急智著称。一次,一位女议员愤怒地对他说:“如果我是你太太,我就让你喝蒙牛!”丘吉尔立即平静而坚决地回应说:“如果我是您的丈夫,那我宁可把蒙牛给喝下去。”国家质检总局从旁飘过,笑而不语。特供奶从旁飘过,笑而不语。

 

一周找抽·武钢

 

武钢员工徐武因上访被关在武钢职工二院精神科4年,期间父母几十次探视未果。419日晚,徐武用床单拧弯监护病房窗户上拇指粗的钢筋栅栏,逃向夜色。几日后,他在父母陪同下去广东向媒体喊冤。27日,他在广东一电视台大院内被武钢保卫科长率队跨省擒拿。

搜狐微博为此制作专题《飞越疯人院》,其余门户微博徐武案也成热议话题。全国平媒纷纷跟进,甚至人民日报也刊登时评《“精神病收治”不得偏离法治轨道》。

54日,新浪总编陈彤用“老沉”ID连发微博说:“武汉方面来电话通报最新进展,XXXX高度重视。应该会即刻解决”、“武汉方面刚刚在短信里拍胸脯,表示‘请放心’”、“武汉方面最新消息:已经放人。感谢武汉网络界同仁!”

但截止56日中午,仍未有媒体证实徐武获释,被武钢方面带走的徐武父母,也暂未有消息。

网友“十年砍柴”评论说:

中国版飞越疯人院上演后,有人问我类似武钢这样的央企为什么那样神通广大。我对他说你能理解明代万历朝的矿使和清朝江宁织造的地位么?虽然理论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皇帝用自己小金库的钱还是更方便。你知道央企是谁的小金库?

 

一周争论·五道杠

 

两岁开始看新闻联播,7岁开始坚持每天读人民日报、参考消息,至今,中国少先队武汉五道杠总队长黄艺博已在全国重要报刊发表100多篇文章。

黄艺博旋成焦点人物,以其为主角的多格恶搞漫画也走红微博。导演欧阳奋强生气了,发微博说:

小黄看什么那是他的选择;他的摆拍照,调侃嘲笑的人去翻翻相册,小时候有木有摆拍过?照片是我在成都市少年宫故事队我的摆拍照,讲的都是革命英雄还朗诵过毛主席诗词;我的第一个角色是川剧《蝶恋花》的毛岸英——只能说: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对此,笔者回复说:欧阳兄反对恶搞小黄,我同意。当年“很黄很暴力”事件,我也说不要恶搞人家小孩子,更不应该人肉搜索。不过“很黄很暴力”是被央视诱奸,小黄则是被他父母抛到公众视野中来,两者不全一样。不必苛责小黄,但批评其家长是应当的。这么小就让孩子看新闻联播,当然可以算作虐待。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从小喂孩子新闻联播的父母,就像旗帜鲜明地反对故意喂孩子三聚氰胺的父母一样。

 

一周情绪·白眼

 

5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媒体人罗昌平微博发布了一张“新闻自由世界地图(2009)”,以颜色深浅标注所在地的新闻自由度,其中黑色系最不自由地区。罗昌平还呼唤网友“找找你所在的土地是何种颜色……”。

面对黑压压的神州沈陆,网友“小小捕快”说:“为什么我的目光月亮般皎洁?因为我在黑土地上翻白眼”。

 

一周关注·本·拉登挂了

 

本周世界头号恐怖分子本·拉登被美国特种兵近距离爆头击毙,引发国内微博热议。

网友“FD的小羊”:“本·拉登死了,小布什居然没有殉情,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网友“王小山”:“本·拉登都死了,计生委还活着。”

网友“和菜头”:

本·拉登的死讯从遥远的伊斯兰堡传来,《环球某报》编辑部里一片死寂。过了很久,总编艰难地站起身来,向着窗外嘶声道:不,他不会死的!英雄永远不死!他们只是背影渐渐逝去!言罢,这条中年汉子的脸上竟已热泪纵横,续之以血。

笔者还看见一段子,不可信,但可笑:

今天听到隔壁社会学系一男研究生嚎啕大哭,原来该研究生准备一年多的毕业论文是《论本拉登逍遥法外与美国社会市场体制的必然联系》。

 

一周纪念·五四

 

本周迎来五四青年节。温总理对青年成才提出了五点希望:有理想、善学习、讲道德、要自立、勇奋斗。但广东一中学却根本不管总理的希望,54日悍然组织学生在操场集体下跪,以表感恩。也在这天,四川射洪县青年教师被警察殴打,引发相当数量师生“要自立、勇奋斗”的小风波,稍后平息。

为纪念五四,学者许纪霖发微博说:

五四是纯粹的爱国运动吗?傅斯年是五四游行总指挥,他在运动后不久说:若说五四运动单是爱国运动,我便不赞一词了,五四运动是一场唤起公众责任心的运动。

网友“”说:

我不明白,自由主义者为什么把五四当作一个神圣的日子,须知,最早纪念五四的地方是延安。同样,启蒙这个词,也是陈伯达、胡绳同志说的最多的。胡适拒绝承认自己在从事启蒙,而是说在进行中国的文艺复兴。但今天,自由主义者好像都在启蒙。很多奇怪的认贼作父逻辑。

网友“樊少”微博发布“五四青年节宣言”:

世界是李刚儿子的,也是药家鑫的,但是归根结底是黄艺博的,你们青年人牛逼哄哄,校园飙车,激情杀人,秀着五道杠,正在瘙痒时期,好像春天四五月份的公狗,希望中国早点被你们搞大。

55日,网友“四一哥”发微博说: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五毛节。向所有战斗在一线,丝袜套头,笔走龙蛇,回家数钱,潸然泪下的无名五毛英雄们致敬!

其实,55日还是卡尔·马克思的诞辰。他老人家说过:新闻出版就是人类自由的实现,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会成为泡影。他老人家还说,微博审核是“文明化的怪物,洒上香水的畸形儿”,有着“伪善、怯懦、阉人的语调和摇曳不停的狗尾巴”。

 

一周追踪·标叔风云再起

 

媒体人叶文添发微博指称:

这两日,因报道陈光标,我、中经报方辉、同事晏耀斌、南方人物周刊陈磊邮箱均收到了死亡威胁和尸体照片,及水军刷页的骂娘。网易刊登了陈磊的报道,其CEO丁磊也被骂了,包括发表个人看法的财新记者赵何娟。在这里请“从来只做好事不做坏事,一句假话都没说过的”中国首善陈光标出面澄清。

财新记者赵何娟转发了叶的微博,并说:

我们一起报警吧。就因站在慈善同样需要监督立场发表了意见,我已经连续被多个类似微博马甲攻击,收到多封含有血肉模糊死尸和威胁的邮件。

稍后,赵何娟又发微博称:

已就连续收到死尸恐吓邮件报警,刚在老公陪同下从派出所作笔录回来,并作了证据锁定。经过比对我和叶文添、陈磊等收到的邮件几乎一样,可见是有组织的特别针对性行为,跟陈光标争议一事相关。被挖双眼全身起蛆腐烂的大头尸体邮件及内容已超出了底线,希望警方能对这种赤裸裸的恐吓有所作为。

陈光标稍后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否认自己有“水军”。标叔说:“如果一个行善之人,需要用‘水军’来维护自己名声的话,那么这是一个社会的悲哀。”想了想,标叔又说:“如果有人一定要说陈光标有‘水军’的话,那么所有善良的人们,都是我的‘水军’。”

 

一周质朴·卖瓜

 

52日,重庆武隆县隆沧沟镇10名瓜农在某门户网站实名开通微博,上传西瓜生长情况,进行“微博卖瓜”。他们质朴的话语与图片吸引了不少关注者,“微博卖瓜”甚至一度攀上热门排行榜。聊举两例。

“沧沟瓜农罗仁辉”说:

这几天太阳大得很,土壤有点干,堤埂盖膜之后都不敢下苗了。给大家看看盖好地膜的西瓜地,地膜盖着的都是混合了农家肥的营养土,科学种植,提高品质。大家可别认错了哟,中间绿色的是套种的白菜,西瓜苗要等到下雨过后才种。

“沧沟瓜农熊孝全”说

哈哈,前段时间把西瓜移栽下去了,这几天有空余时间,我们几个瓜农在大路坪路边挖了个水池。这样,天气再炎热也不怕西瓜遭干了。

我一口气读了好几个瓜农的微博,忽然觉得感动,想起爱因斯坦一段话:

我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都依靠着别人(包括活着和死去的人)的劳动,我必须尽力以同样的分量来报偿我所领受了的和至今还在领受着的东西。

 

一周娱乐·公交表情

 

55日,微博网友“搞笑大百科”ps了一张《公交车乘客表情图》,将得意、开心、流泪、抓狂等各种表情对应到公交车的不同位置,引发广大网友共鸣,短短30个小时转发超过2万次,跟帖超过2000条。网友们也掀起了ps各类“公交表情图”、“地铁表情图”的热潮。

在中国大城市,坐公交或地铁有时需要锐身赴难、虽万千人吾往矣的勇气。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挤爆的地铁!而表情图,其实是勇者的自嘲。

 

一周抒情·微家书

 

58日,是世界微笑日,也是母亲节。56日起,网友自发开展给母亲写信的“微家书”活动,涌现了大量也许不够文采斐然,但绝对真情灿烂的微博。聊举两例。

“ŒW以致用_kayi”:

还记得孩提时代,我总是提着手牵着妈妈,走向人民公园;我站在那个塑胶滑梯上举着剑,说要拯救地球;妈妈说,大话精,然后呵呵笑着把我抱下来,还说,小心滑倒了;我蹲在旁边的青草地上,看飞机飞过,“导弹发射,轰——击中目标”,最后妈妈微笑地摸摸我的头,“傻孩子,来,回家了哦!

HongStars”:

我妈,你好,我是你的女儿,好久不见,有没想我?肯定有,别不承认,我都知道的。我不是一个很贴心的女儿,但你是一个很让我感动的妈妈。我长这么大从没让你省心过,对不起;我长这么大从没失去过你的爱,谢谢你;我长这么大有句话一定会对你说,妈妈,我爱你。以后,我想成为你一样的妈妈……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

拊我畜我,长我育我。

顾我复我,出入腹我。

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别人问我飞得高不高。只有她,问我飞得累不累”。

 

一周段子·法国人了解中国

 

微博热转,作者不详:

看到两个法国人,一个可能是教汉语的老师,另一个应该是他学生。老师高兴地指着中国日历对学生说:“这两个字念‘雷锋’,这是雷锋纪念日。他在中国非常有名,因为他生前帮助过很多人。”学生佩服地说:“您真是见多识广!”说完俩人高兴地走了。我凑过去一看,见日历上写的是:霜降!

 

一周素描·随手写极品熟女

 

网友“创造社新任社长”微博描写邂逅的美女,画面感极强,好色而不淫,怨诽而不伤:

遇一极品熟女,年约三十,肤极白嫩,如脂如玉,脸小巧如少年巴掌,眉眼如画,口角波俏,手脚纤细,腰肢软而略粗,然臀丰腴浑圆,遂觉腰亦如柳也,最迷人一对馒头大乳,沟深如渊,晃眼欲醉。惊艳半晌,欲前搭讪,斯人已行远不见,独剩我痴木怅然。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