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曙光 | 做出“有质量的蛋糕”不容易

2011年09月09日 18:52:59

  本报评论员张曙光
   自2007年夏季达沃斯论坛落户大连以来,论坛的议题从“变化中的力量平衡”、“下一轮增长浪潮”、“重振增长”、“推动可持续增长”,到今年的主题“关注增长质量,掌控经济格局”。终于从经济增长的数量说到增长的质量了。其实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中国经济就已经从短缺经济变为相对过剩的经济。那时就应该着重关注“增长的质量”问题了。遗憾的是在指标管理考核体系下,数量管理,速度管理容易得多,而质量管理却非常不容易。在先易后难的思路指导下,中国经济增长质量问题的提出一再延后,已经到了实在无法回避的时候了。
   从表面上看,中国经济光鲜得很,不但在亚洲金融危机和本次金融危机中表现得一枝独秀,而且还大有力挽世界经济狂澜的气概。近三十年来,中国经济年均增速接近10%,而同期世界经济年均增速只有3%。30年间中国经济总量从世界排名第十位跃居到世界第二位。按照当初“先把蛋糕做大”的思想,现在“蛋糕”是做得很大了,但问题却越来越多,解决的难度越来越大。最突出问题是贫富分化严重,基尼系数早已超过警戒线,已经影响到社会稳定。
   而解决的方式是什么,重新切分蛋糕吗?各种资源权益范围归属基本划定,重新切分的可能性几乎没有。那只好继续做大“蛋糕”,在逐渐做大蛋糕的过程中来满足各方面的要求。然而做大蛋糕已非易事。
 
   

一是环境制约。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份关于“90年代中期中国环境污染经济损失估算”报告,2005年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对我国造成的经济损失达到了5,187亿元,占当年GNP值的3.27%。而综合世界银行、中科院和环保总局的测算,我国每年因环境污染造成的损失约占GDP 的10%左右。全国有70%的江河水系受到污染,40%基本丧失了使用功能,流经城市的河流95%以上受到严重污染;3亿农民喝不到干净水,4亿城市人呼吸不到新鲜空气;1/3的国土被酸雨覆盖,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20个城市我国占了16个。官方权威人士称,环境问题已经不是什么贻害子孙的事了,而是我们这一代人就快过不去了。

二是资源制约。我国目前是世界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铁矿石进口量从改革开放初期的几百万吨到目前的几亿吨,铁矿石进口依赖程度一直在50% 以上,属于极度依赖。而石油对外依存度逐年扩大。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2007年为49%,2008年突破50%,2009年达到53%,2010年达55%,今年1至5月则升至55.2%,仅次于美国。有机构预测,2020年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将超过60%。而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美国的依存度近年来却是下降的。
   那只有提高蛋糕质量了。而要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必须依靠技术。但我国在建立环境友好型,资源节约型社会方面并无技术优势。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0年中国人类发展报告――迈向低碳和社会可持续未来〕分析:我国要实现未来低碳目标至少应掌握60多种骨干技术,但目前有70%的技术我国并不掌握。如果完全购买这些技术,不计代价地实现减排目标,到2050年为实现减排的投资成本将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这又是一个吃不起的蛋糕。
   所以,即便是关注经济质量,我们也面临着进退两难,左右为难的窘境。这恐怕不仅是达沃斯论坛,而且是所有关注中国未来的人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作者为〔中国经营报〕副总编辑)
 
 

上一篇: 完善法律,更要完善道德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22)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9日, 5:01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