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5日,国际新闻协会(IPI)在台北召开第60届世界年会。这个组织成立于1950年,总部设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旨在维护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新苏黎士报》(9月25日)报道说这次年会的主题是”亚洲媒体世纪”,讨论的重点是两岸关系、中国的发展以及作为记者在朝鲜和对朝鲜报道的困难。

中国钳制媒体是主要议题

该报写道:”中国审查条件的明显强化成为会议讨论的主要议题。许多报告人虽然强调,本国和国际报道的长期作用在中国是对遭到严格审查及控制的官方报道的纠正,比如在环境灾难、严重事故或者对民众极其重要的食品安全领域的过错方面。

“然而,从国际新闻协会的角度来看,涉及到工作条件、、国家监控和个人曝光方面,记者和媒体代表在中国的处境困难丝毫不减甚至于不可想象。这一点在2011年很明显,中国官方面对中东的起义,也通过压制记者和博主,将类似发展在中国发生的念头窒息在萌芽状态。”

报道指出,”在中国,尤其是西方的媒体代表依然经常被当作间谍或者帝国主义利益的代表而遭到诋毁。然而,记者也间接地处于压力之下,感受到中国无论是作为被投资国还是作为投资者都在迅速增长的经济意义。

“尽管西方媒体代表否认在欧洲或美国受到公司甚或国家机构的直接影响,但是,同时也有国际记者觉察到,必须一再面对某些巧妙的诱惑,要他们鉴于中国的巨大的经济自由去美化中国的专制制度。”

该报接着写道:”反过来中国作为全球投资者,自己也比以往对友善的报道更加感兴趣,并且懂得在英语环境中加强媒体报道。此外,许多中国国家记者的经济命运也直接与中国的国民经济增长成果连在一起。

中国媒体不再是一个整体

“一位参加讨论的发言人也正确地指出,透过西方的视野,中国依然被视作一个一成不变的整体,然而,事实上在媒体自由程度方面,中国也几经具有相当多的层次了。比如,要是在北京举办一个有关坦诚报道的嘉宾讲坛讨论会,上海或香港的出席者就会感到无聊了。”

这篇报道还指出,”中国官方依然难以接受自由媒体这个题目,自然表现在这个事实上:国际记者协会邀请中国的媒体代表和官方代表出席在台湾的大会,尽管台湾与大陆只有咫尺之遥,可是没有成功。”

编译:林泉

责编:邱璧辉

以上内容摘译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