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能量的累积与炫耀(随笔)

——以杰出少年黄艺博、李天一为例

作者:李伯勇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9-19

本站发布时间:2011-9-19 15:09:33

阅读量:122次

   一

  由李双江15岁(实际年龄要大)儿子李天一驾宝马打人,又牵出汽车假牌照,最终判定李天一收容教养一年,此前我们也知道李双江在在警卫员护卫下看望伤者,又与伤者达成和解,这一系列动作,演示了事情发生到了结的一个过程,我却闻到了浓厚的博奕意味。

  在微博——互联网发达的今天,一个牵涉公共人物的公共事件,当事者双方如何互动,司法部门及其背后显性隐性的政治权力如何介入和运作,在相当程度上,都是跟网上民意——社会民意的一种博奕。与几年前相比,至少在表面上,凡社会公共事件中政治权力独大而傲慢的表演有所收敛,那种暗箱操作到底、罔顾民情民意、实行舆论封杀的做法越来越难以维持。既然民意成了直接和间接的参照,权力者或权力部门(包括权力背后的权力)仍力争握有博奕的主动权,其政治能量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由于牵涉有军方背景的公众人物李双江,以及李双江息事宁人调和式介入,其实都演释着在凡人百姓难以企及的政治能量,“中国特色”又一次毫发毕露。

  “李天一收容教养一年”,“与伤者达成和解”,就是博奕的结果。但不是博奕的结束——博奕会在舆论的视线之外继续下去,比如李天一被收容教养跟别的被收容教养者在待遇上会不一样。我的意思并不是要穷追下去,李天一毕竟是犯了大错的青少年,而是说明,中国语境中政治博奕无所不在这样一种社会现实。

  权力者或权力部门与网意民意的博奕,其实就是双方政治能量的博奕。显然,在政府大社会小的当下,这种博奕的主动权在政府——政府中的政府(主导政府的权力者)。这种主动权以政治能量的样式体现,权力往往通过一定的政治能量来体现,而政治能量的有无大小只能意会而不能言传,“你看着办”会纠缠当事者、介入者乃至民众的神经。在中国的许多事上,正方反方第三方在乎的其实不是权力的指令(因为权力常常居以暗处),而是政治能量——各方对政治能量的领悟。权力及其运作每每化作一种能覆盖社会的政治能量。

  对政治能量的领悟所导致的追逐或退却的行为已经成了国人的精神常态。

  这些年金钱及对金钱的追逐成了我们主流意识形态的重要构成,金钱成了政治能量的一个支撑力量,或者说成了政治能量的有机构成。但执政党保留了它藐视和批判金钱(资本原罪)的基本意识形态,也就是保留了政治权力对金钱的鄙视与傲慢姿态(政治权力操控下国有企业的运作就显现这种特征),不但要有钱,更要有权力,用经营管理、劳动(包括创造和研究)、市场原则寻钱太笨拙,而用权力寻钱可以立竿见影而且能继续保持威权,政治权力能叫有钱者顷刻间获罪而两手空空。主流意识形态可以痛批金钱,但权力集团中的人可以无限地拥有金钱,他们进退有据左右逢源。这样的事实又告诉我们,政治能量超过金钱。

  可是,以此展开讨论不是本文的兴趣所在,很多正直的社会学人比我分析得更为深刻到位;我却想到另外一个与此相关的问题。由年纪轻轻的李天一,我不由自主地想到黄艺博——前些时候成为舆情热点的武汉五杠少年黄艺博。两少年正是政治能量追逐的产物,也是某种政治能量的体现者,从社会发展角度,他们又是政治能量的受害者。他们身上体现的政治能量的累积与炫耀同样构成了当今中国的一个现实。自然,以更大的政治能量解决他们追逐政治能量的失态和失误,也应该是当今中国的一个现实命题。

  所谓政治能量,包括权力但不止于权力,包括一定的经济能力但不止于经济能力,还包括名誉、公关能力、以主流价值观衡量为优秀、在某个圈子成为杰出(公众)人物——这些外在的红光亮的东西。拿通俗语言说就是“这人很来势”,“这人水很深”,“这人惹不起”,于是相关和不相关的强者弱者自愿不自愿为其让路,甚至为其开路,这人也就大错变小错,小错变无错,心理黑暗却被捧为伟大正确的大救星,当年的“红太阳”就是这样升起来的,光棍、流氓、阴谋家屡登皇座也就成了中国一再上演的历史。

  在年龄上两个少年相近,在家庭背景上却相差不小,黄艺博的父亲可以说是基层干部,而李天一的父亲却是将军级艺人。因处在同一个官僚行政的社会系统,在政治能量的孕育上却有着一致性,在效果上却差别极大。在中国,政治化情境——政治能量往往通过家庭——当家的父亲母亲传导给家庭成员,尤其是未成年人。两个少年的父亲都知道政治能量对一个人一个家庭的巨大作用,自然也熟悉借助主流意识形态孕育政治能量的途径。

  二

  先说五道红杠少年黄艺博。

  据介绍,他年方12岁的武汉市少先队总队长。2岁,当大多数同龄的孩子还在牙牙学语的时候,黄艺博就开始看“新闻联播”了;7岁,当大多数同龄的孩子还躺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黄艺博就开始看人民日报和参考消息了;10岁,当大多数同龄的孩子还把字写得丑陋难看的时候,黄艺博就开始为媒体题词了;11岁,当大多数同龄的孩子还沉溺于喜羊羊和灰太狼的时候,黄艺博就开始坐在办公室里看文件了;12岁,当大多数同龄的孩子作文写的如同流水帐的时候,黄艺博就开始抒发“自己为了‘中华民族之复兴,续写汉唐之盛世’的修身齐家、济世安邦之信念、气度、襟怀、理想和抱负”了。可谓少年老成,少年得志,少年志在一搏,少年志在君临天下。

  由于他的父亲只是一介普通的基层(大概是科层)干部,但比一般百姓及家庭,更能明悟孕育和具备政治能量对孩子日后出人头地的重要性。中国的官场小说反腐小说权谋小说的热衷读者就出在这一科层,他们耳濡目染,有时间有机会有经济能力揣摩权势人物的发迹史,当然也知道权势人物的表里不一。当然,小黄的父亲不会有这么明确的政治认知,除教育孩子在学校听话,当好学生干部,更是利用日常“政治金字塔通道”——CCTV帮助儿子孕育政治能量这既是一个可靠路径。这也是一个带指标性的平台。CCTV无时不在地传导这样的政治能量。父亲通过CCTV对孩子进行言传身教,去感受促人奋进(进入权势圈子)的政治氛围——红色官本位的政治氛围。接着父亲又引导孩子看人民日报和参考消息,通过纸质媒介的阅读,让政治能量细化具体化并进入心灵。果然,小小的黄艺博身上由少积多地具备政治能量了,开始在外表行动(发言、照相等行动举止)显露政治能量了。当然在黄艺博,他压根不知道这就是政治能量,而只会认为具备“革命接班人”的行为准则。对小黄来说还只是政治能量的预演,到真正握有政治能量还得有一个实践过程。

  其实这样的实践遥远却很单,摆出政治正确的“你不信我信”姿态就行了,再细化一点摆出“警惕敌对势力破坏”就是了。

  问题在于,不但是他,他的家庭,用“革命的标准相”去装扮他,而且他周围的人(包括学校和社区街道)以各种方式去夸他,当面不当面给他昭示他会成为优秀领导干部的美好愿景,甚至能进入中央政治局,当常委,做总书记呢。也就是社会的弱势者无形中宣染他可能的政治能量。以中国的惯例,某人做了威镇一方的权势人物,自然福泽桑梓,鸡犬升天,政治资源经济资源纷纷向这地方倾斜,这地方人至少会因出了个人物而底气横溢牛气冲天。

  当然,黄艺博的父亲或周围人,已经忘记或不会提起,当年被捧为革命接班人,而且接了“小班”即做了小官的刑燕子、董加耕、郭凤莲、黄帅、张铁生等这些具备了某种政治能量的人,他们的近况如何?他们真实的心情——心路如何?自然他们中有表示“青春不悔”的,这些人不管怎样说都获得了某种政治能量,握有不会贬值的政治股票,可当时更多的向这些人学习做了农民工人的普通人,他们生活好吗?他们的晚景绚丽吗?

  应该说,少年黄艺博的政治能量属于积累性政治能量,在某种程度上当然也是炫耀,炫耀也就是积累。在全国行政官僚系统中,这样的家庭处在较低层,因而黄家的“望子成龙”即“盼子成官”更多地受社会上的官本位思想的浸染,也带有某种底层奋斗的气息。不过,在长期“政治第一”主流思想的催迫下,其父辈的思想也发生了异化,于是不顾全民经商、金一钱至上的鼓噪,苦心孤脂创造条件地为儿子孕育政治能量,外在的政治荥誉就是政治能量的明显体现。慢慢地,这样的荣誉会内化成儿子的精神追求,会利用已有的政治能量(通过继续孕育和炫耀)创造更大的政治能量。从公民社会所需要的健全的人和健全的心智来看,如此政治能量的孕育与炫耀只能看上不看下,朝着无良方向发展,官僚体制会生产出、也需要这样的“套中人”(契诃夫笔下一个反对一切新生事物、扼杀自由与进步的官僚形象)。

  小黄这类少年人物的出现,印证了我们教育的畸型和失败。

  三

  再说驾宝马打人的少年李天一。

  据介绍,他出生于北京音乐世家、父亲李双江、母亲梦鸽均是知名歌唱家。自幼热爱音乐、喜欢唱歌,热爱体育运动(说明很有天赋)。4岁选入中国幼儿申奥形象大使。曾就读北京海淀区中关村第三小学、人民大学附中、美国shattuck St.mary’s冰球学校。学钢琴学书法都有名家悉心指点。连续两届荣获全国希望杯青少年儿童钢琴比赛二等奖、中国作品演奏奖。连续三届荣获爱我中华全国青少年书法大赛铜、银、金奖。2009年入选为最年少的海淀区书法协会会员。

  他生活和成长的环境远远高出于黄艺博。他的政治能量突显,能叫一般的少年退避三舍,跟他有个军方背景的父亲有关。谁都明白,在中国只要傍上军方背景(李双江是将军),政治能量成几何级增长。李双江夫妇当然会利用这种政治优势,会在更高的层次为儿子孕育并炫耀政治能量。不过,李双江来得更为高雅,知道从文艺入手,让儿子成为有专长有实力的文艺家,他自己不正是从一个艺人而进入军界,政治能量非一般艺人可比吗!只有小民才会不辞辛劳去模仿CCTV的政治秀。

  与黄艺博的家重孕育相比,李天一的家则重炫耀(选择名师名校就是一种炫耀),在炫耀中孕育政治能量,效果更为显著。所以,在黄艺博尚有一定程度的内敛,在李天一就张扬甚至横行了。李天一周围的人都自觉不自觉为提升李天一的政治能量搭桥铺路(他们各有所图或乐意做帮闲)。所以,到了一定层面,中国政治新星的出现并不是很难的事。那些育人提干的规矩和步骤滴水不漏,十分严肃,可就是不断有人坐直升飞机入显赫的权门,小李也会坐直升飞机的,有这样的履历——政治能量,又能说他坐直升飞机吗?人家是一步一个脚印上来的呀。

  像李天一这样平步青云的天才少年,在中国并不在少数,因为依持政治能量生存是一些人进入皇权贵族生活领域的终南捷径,而在中国它是可以代代相沿的。我们也相信他们中有一些少年知法犯法,只不过以前更没引起全社会关注罢了。李天一犯法是个突出的个案,一旦暴露就民意沸腾。当然借助了互联网;无宁说,那是一种对凭政治能量横行霸道感到愤怒的民意的宣泄。人们看得清楚,政治能量张扬者的表里如何不一,政治能量在一些权贵那里是极为有用的敲门砖,包着自己吓唬别人的老虎皮,政治能量是放大了的权力形态,它的泛滥,它的被私化,是社会阶层固化的推进器,是建设平等公民社会的一个严重的阻碍。

  李天一以其膨胀的政治能量突显其无视常识、无视别人、无视和践踏生命的阴暗,说明如此政治能量跟其心理基础相割裂,也说明我们所尊崇向往的,在中国大地横冲直闯的政治能量与人心相背离,扭曲人心的本质。就说“以人为本”应该是当今政治能量的有机构成,但在李天一身上折射的是什么样的政治能量,表面宏伟漂亮,骨里残酷自私,我们不是很清楚吗!

  黄艺博的可能结果很快被李天一所坐实了。

  当然,在直接打人伤人上,成长中的黄艺博未必有李天一那么猖獗,也许更会有如同CCTV所刻意展示那种格式化的亲民秀,但对上尊从逢迎、对下冷漠排斥的“底子”是一样的。现实中出现过太多的例子:出身于底层(吃谷即农民出身),一旦跻身权门,就按权门的角色规范自己,会上做报告,平时说话,“为人民服务”重复的频率会更多,一旦在与民争利的具体事情上,就毫不含糊地按权力意志行事了,他嘴上仍吊着“为人民服务”的口头禅,其实他心目中的“人民”是圈子化了的,是听从他的少部分的人,或虚化了的。但在李天一这样的硬背景之下,连“为人民服务”可以省弃不用,直接发出“谁敢打110”的威胁。从这里,我们还可看到,军队背景仍是现实生活中政治能量的一个带绝对性的来源或支撑。

  有些人叹息“子不教,父之过”,这里,“父”并不是不教,是大教,不是小教。小教是指教孩子要有良心、要诚实、要平等待人、遵纪守法、不能害人、从小事做起等这些为人基本面的东西;大教是指,经过父辈铺就的光辉台阶,拥有足够的成为权势者的资本和光环,能量复制能量,你就能打倒许多竞争者而成为人上人,到了这个份上,一切政治的、经济的、集体的、个人的好处就能不费什么劲尽收囊中,口袋可以没钱,可他不差钱,政治能量能够变现,能使鬼推磨。在中国,做一个政治家比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崇高得多,也实惠得多。

  四

  前面讲过,政治能量是放大的权力形态。一个社会要正常有序——国民要安家乐业离不开管理,管理就意味着权力的存在,有社会就会有权力及权力形态。权力形态化作一种政治能量显现于整个社会。从“政治就是多数人的事”角度,权力——政治能量不总是坏的。可以说社会的变革和进步,是靠政治能量推动的,这“推动”就包括政治能量的较量。可见,政治能量有正常和非正常之分,拿通俗的话说就是有好坏之分。我们的社会吊诡之处在于,由于政治圈子化私利化排它化暗箱化,不正常成了正常,就像当下食品普遍不安全成为一个社会常态一样。所以,五杠少年黄艺博扭曲正常的心志而去积累做领导人、大人物的政治能量,成为政治神童,成了令人叹羡的正常之景,李天一驾着挂着假牌照的高级轿车出手打人出口伤人——以此炫耀政治能量,也见怪不怪了。其实他们同样为所追逐和炫耀的政治能量所害,只是他们无所觉察罢了。

  然而,病树前头万木春,这是公民觉醒、公民社会不可阻遏的时代,它自然会形成政治能量,互联网成了其有力的推手。如开头所说,汹涌的民意所传导的同样是一种政治能量。“互联网”本身也是社会不可阻挡地走向民主开放——民主政治的一个象征。从这个角度,我们确认上述两少年的行径又是不正常的。当社会大多数人都做出这样的肯定,而且能够自由而充分地表达,一个与人心相连、与良心良知相连、与健康平和的生活相连的政治能量就形成了,它无须刻意炫耀,像植物的生长一样自然,它的视野和格局当比CCTV和“权二代”“”小圈子大多了,它所产生的大人物(领导者)才有真正健全的心智,才能成为真正的民族脊梁。

  2011年9月18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