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伟江 | 危机和自救:托克维尔八条

2011年09月19日 08:29:03

  
   
   1,安逸:民众耽于利益追逐,害怕社会动荡而为专制铺平道路。专制国家诱使民众沉迷于短暂的安全与享乐之中,但当他们醒来,就会发现他们很不幸,而这个不幸,无法通过政治解决,那么暴风雨为期不远。
   
   2,稳定:当一个专制国家表现稳定时,往往暗藏了危机的征兆,社会之所以安宁无事,完全不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很强大,而是他承认自己的虚弱和衰弱,唯恐经不住折腾而一命呜呼。
   
   3,窒息:专制之下,民众或许能获得安全与稳定,但他们不懂自由,或许不需自由。他们不必为国家的命运和公共事件费心,因此德性和心灵慢慢枯萎,甘为奴隶。当一个国家的德性日渐枯萎,国民麻木不仁是,国家就濒临危险。
   
   4,断裂:没有一个中央集权国家能事无巨细地安排一切,庞大的系统中经常发生断裂和问题,民众就成为受害者,如动车事件,往往某个环节的断裂有可能导致整个系统的动摇,于是他们不得不忙于组织各种可能危机的爆发,这样的政制缺乏创造力,通常为秩序而放弃对其他重要伟大政治目标的追求。
   
   5:手术:这种危机潜伏时刻,治国者必须敢于唤醒民众,赋予他们政治权利,让他们从身边之事开始关心国家的命运,或许因此造成上社会的动荡,但是,这是必要的危机,而如果民众只要求秩序,那么只能甘当奴隶。不能因为手术有风险而放弃开刀。这就是险中求胜。
   
   6,途径:一个民族经常被剥夺政治权利,那么赋予民众政治权利的时刻,是一个危险的时刻。这个危机通常是必要的,虽是危险,不能因噎废食。最好的途径是通过乡镇自治和结社。借助于地方自治和结社,政治称为公民身边的事情。行使权利的经验也慢慢得到积累。
   
   7,结社:在社会上,个体都是软弱与孤立的,因此只有联合起来才有力量。结社是弱小的公民个体联合起来对抗专制,捍卫自由的重要手段,社会一定程度上相当于贵族在贵族社会中的社会和政治角色。结社中个体的心智得到锻炼和提高,心里变得开阔,理解力能发展,结社把他们从不同的社会背景拉出来,互相学习,消除隔阂。
   
   8:自律:成为公民:自我运用自由,践行自由,学会自律,尊重他们的自由和权利,只有自律并能互相尊重的公民才能组成健全的社会,也只有他们才能造就强大的国民。他不能也不应当指望国家、社会、他人替他操持自己的事情。没有人能帮助到一个不肯帮助自己的人。
   
                             -摘自《托克维尔:民主的政治科学》有个别字句系我添加
   
   
   

上一篇: 一个业余刑辩律师的问答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82)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18日, 8:0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