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文集》第八卷前言

收入本卷的《品人录》,是“中国文化系列”的第四本。2000年初版至今,十年间已累计发行六十多万册。如果不是后来还有《品三国》,这本书的销售,至少对于我,就算是创了记录。即便如此,在中国的图书市场上,它仍然堪称“超级畅销书”。

那么,《品人录》为什么能成功?
我想,恐怕首先因为历史的魅力。历史是不能也不该被忘记的。正如密芝勒所说,谁把思想局限于现在,谁就不能了解当今的现实。人,总是生活在历史和传统之中,谁也无法割断历史和传统来生存。如果忘记了历史,那他在现实生活中也一定“找不着北”。现实不能改变历史,历史却能帮我们看清现实。所以毛泽东说: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但是,并非所有的历史著作,都能成为畅销书。这不可能,也没必要。因为绝大多数历史学家做的工作,原本只是为了文化的传承,文明的延续。他们的态度,也是“为学术而学术”。这就不必考虑普通读者。只要学术界认可,就行。

我不是历史学家。所以,我关心的,不是学术界认可不认可,而是怎样才能有更多的读者。我的读者是没有专业限制的。青年学生、机关干部、公司老总,官员和文员、教师和律师、市民和农民,只要有兴趣,都可以阅读。我希望他们能在轻松愉快之中阅读,读完以后又能有所收获。总之,我的目标,是“高品位,广读者”。

这就要用“随笔体”了。道理也很简单:我们的写作,既然是为了“人文关怀”,为了“广大公众”,那么,我们跟读者的关系,就应该是朋友,也只能是朋友。人文关怀是“人对人的关怀”,不是“神对人的关怀

段落他们会跳过去,哪些地方又会觉得你没说清楚,或者不过瘾?等等。

总之,我们要树立“读者至上”的观念,要把读者真正当成“上帝”,当成“衣食父母”,当成“服务对象”。当然,人心各异,众口难调。让所有人都满意,是不可能的。问题的关键,只在于我们有没有这份心。

说起来,这也是我多年教学的经验。实际上,写书和上课,道理是一样的:谁不把学生和读者放在心上,学生和读者就不会把他放在眼里。至于用什么文体,如何表述,怎样学会做“标题党”,都不过技术问题。

态度决定成败,技巧倒在其次。

如此而已。

2010年11月28日

《易中天文集》共16卷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在今年5月出版,第八卷收录《品人录》一书。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
本文刊载于2011年6月14日《南方都市报》,责任编辑刘炜茗──《易中天文集》第八卷前言

段落他们会跳过去,哪些地方又会觉得你没说清楚,或者不过瘾?等等。

总之,我们要树立“读者至上”的观念,要把读者真正当成“上帝”,当成“衣食父母”,当成“服务对象”。当然,人心各异,众口难调。让所有人都满意,是不可能的。问题的关键,只在于我们有没有这份心。

说起来,这也是我多年教学的经验。实际上,写书和上课,道理是一样的:谁不把学生和读者放在心上,学生和读者就不会把他放在眼里。至于用什么文体,如何表述,怎样学会做“标题党”,都不过技术问题。

态度决定成败,技巧倒在其次。

如此而已。

易中天

2010年11月28日

《易中天文集》共16卷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在今年5月出版,第八卷收录《品人录》一书。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
本文刊载于2011年6月14日《南方都市报》,责任编辑刘炜茗 


收入本卷的《品人录》,是“中国文化系列”的第四本
”。那就得说“人话”,不能说“神话”。何况,咱们是人,人家也是人,没什么两样。要说有区别,也就是咱们想得多一点,想得深一点,还不敢说都想全了,都想对了。也有咱们没想到,读者想到了的。所以,咱们著书立说,充其量也就是跟读者交换心得。就像朋友们聚在一起,总要聊聊天一样。朋友之间聊天,哪有打官腔、掉书袋、咬文嚼字、装腔作势的?写成“随笔体”,岂非理所当然?

可见,文体决不仅仅只是一个表述问题,更是一个立场问题,态度问题。也就是说,当你写作时,心里有没有读者?如果有,你把读者放在什么位置上?你和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就决定了我们的写作态度和方式。如果心里根本就没有读者,写出来他们爱不爱看,当然无所谓。而且,如果原本就不打算有很多读者,也可以无所谓。

问题是,许多人其实还是希望自己的著作,能够有人看的。那么,为什么仍然会遭到读者的拒绝?我猜测,态度不好,是重要原因。比方说,把读者当成“受教育者”,一开口就是居高临下的腔调。你想,这年头愿意读点书的,头脑没那么简单吧?谁吃你这一套呀!再比如,不管读者有没有兴趣看,只管按照自己那一套去说。这也有问题。你写的又不是教科书,人家为什么非读不可?

这就要端正态度,调整心态,转变立场。所谓“端正态度”,就是不要总把自己当成教育者;所谓“调整心态”,就是不要总认为自己高明;所谓“转变立场”,就是要站在读者这边想问题。比方说,他们想知道什么,不想知道什么?他们对什么有兴趣,对什么没兴趣?他们在阅读的过程中,会有哪些问题,哪些障碍?甚至哪些2000年初版至今,十年间已累计发行六十多万册。如果不是后来还有《品三国》,这本书的销售,至少对于我,就算是创了记录。即便如此,在中国的图书市场上,它仍然堪称“超级畅销书”。

──《易中天文集》第八卷前言

收入本卷的《品人录》,是“中国文化系列”的第四本。2000年初版至今,十年间已累计发行六十多万册。如果不是后来还有《品三国》,这本书的销售,至少对于我,就算是创了记录。即便如此,在中国的图书市场上,它仍然堪称“超级畅销书”。

那么,《品人录》为什么能成功?
我想,恐怕首先因为历史的魅力。历史是不能也不该被忘记的。正如密芝勒所说,谁把思想局限于现在,谁就不能了解当今的现实。人,总是生活在历史和传统之中,谁也无法割断历史和传统来生存。如果忘记了历史,那他在现实生活中也一定“找不着北”。现实不能改变历史,历史却能帮我们看清现实。所以毛泽东说: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但是,并非所有的历史著作,都能成为畅销书。这不可能,也没必要。因为绝大多数历史学家做的工作,原本只是为了文化的传承,文明的延续。他们的态度,也是“为学术而学术”。这就不必考虑普通读者。只要学术界认可,就行。

我不是历史学家。所以,我关心的,不是学术界认可不认可,而是怎样才能有更多的读者。我的读者是没有专业限制的。青年学生、机关干部、公司老总,官员和文员、教师和律师、市民和农民,只要有兴趣,都可以阅读。我希望他们能在轻松愉快之中阅读,读完以后又能有所收获。总之,我的目标,是“高品位,广读者”。

这就要用“随笔体”了。道理也很简单:我们的写作,既然是为了“人文关怀”,为了“广大公众”,那么,我们跟读者的关系,就应该是朋友,也只能是朋友。人文关怀是“人对人的关怀”,不是“神对人的关怀


那么,《品人录》为什么能成功?

段落他们会跳过去,哪些地方又会觉得你没说清楚,或者不过瘾?等等。

总之,我们要树立“读者至上”的观念,要把读者真正当成“上帝”,当成“衣食父母”,当成“服务对象”。当然,人心各异,众口难调。让所有人都满意,是不可能的。问题的关键,只在于我们有没有这份心。

说起来,这也是我多年教学的经验。实际上,写书和上课,道理是一样的:谁不把学生和读者放在心上,学生和读者就不会把他放在眼里。至于用什么文体,如何表述,怎样学会做“标题党”,都不过技术问题。

态度决定成败,技巧倒在其次。

如此而已。

易中天

2010年11月28日

《易中天文集》共16卷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在今年5月出版,第八卷收录《品人录》一书。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
本文刊载于2011年6月14日《南方都市报》,责任编辑刘炜茗我想,恐怕首先因为历史的魅力。历史是不能也不该被忘记的。正如密芝勒所说,谁把思想局限于现在,谁就不能了解当今的现实。人,总是生活在历史和传统之中,谁也无法割断历史和传统来生存。如果忘记了历史,那他在现实生活中也一定“找不着北”。现实不能改变历史,历史却能帮我们看清现实。所以毛泽东说: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易中天文集》第八卷前言

收入本卷的《品人录》,是“中国文化系列”的第四本。2000年初版至今,十年间已累计发行六十多万册。如果不是后来还有《品三国》,这本书的销售,至少对于我,就算是创了记录。即便如此,在中国的图书市场上,它仍然堪称“超级畅销书”。

那么,《品人录》为什么能成功?
我想,恐怕首先因为历史的魅力。历史是不能也不该被忘记的。正如密芝勒所说,谁把思想局限于现在,谁就不能了解当今的现实。人,总是生活在历史和传统之中,谁也无法割断历史和传统来生存。如果忘记了历史,那他在现实生活中也一定“找不着北”。现实不能改变历史,历史却能帮我们看清现实。所以毛泽东说: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但是,并非所有的历史著作,都能成为畅销书。这不可能,也没必要。因为绝大多数历史学家做的工作,原本只是为了文化的传承,文明的延续。他们的态度,也是“为学术而学术”。这就不必考虑普通读者。只要学术界认可,就行。

我不是历史学家。所以,我关心的,不是学术界认可不认可,而是怎样才能有更多的读者。我的读者是没有专业限制的。青年学生、机关干部、公司老总,官员和文员、教师和律师、市民和农民,只要有兴趣,都可以阅读。我希望他们能在轻松愉快之中阅读,读完以后又能有所收获。总之,我的目标,是“高品位,广读者”。

这就要用“随笔体”了。道理也很简单:我们的写作,既然是为了“人文关怀”,为了“广大公众”,那么,我们跟读者的关系,就应该是朋友,也只能是朋友。人文关怀是“人对人的关怀”,不是“神对人的关怀
但是,并非所有的历史著作,都能成为畅销书。这不可能,也没必要。因为绝大多数历史学家做的工作,原本只是为了文化的传承,文明的延续。他们的态度,也是“为学术而学术”。这就不必考虑普通读者。只要学术界认可,就行。


我不是历史学家。所以,我关心的,不是学术界认可不认可,而是怎样才能有更多的读者。我的读者是没有专业限制的。青年学生、机关干部、公司老总,官员和文员、教师和律师、市民和农民,只要有兴趣,都可以阅读。我希望他们能在轻松愉快之中阅读,读完以后又能有所收获。总之,我的目标,是“高品位,广读者”。

段落他们会跳过去,哪些地方又会觉得你没说清楚,或者不过瘾?等等。

总之,我们要树立“读者至上”的观念,要把读者真正当成“上帝”,当成“衣食父母”,当成“服务对象”。当然,人心各异,众口难调。让所有人都满意,是不可能的。问题的关键,只在于我们有没有这份心。

说起来,这也是我多年教学的经验。实际上,写书和上课,道理是一样的:谁不把学生和读者放在心上,学生和读者就不会把他放在眼里。至于用什么文体,如何表述,怎样学会做“标题党”,都不过技术问题。

态度决定成败,技巧倒在其次。

如此而已。

易中天

2010年11月28日

《易中天文集》共16卷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在今年5月出版,第八卷收录《品人录》一书。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
本文刊载于2011年6月14日《南方都市报》,责任编辑刘炜茗


这就要用“随笔体”了。道理也很简单:我们的写作,既然是为了“人文关怀”,为了“广大公众”,那么,我们跟读者的关系,就应该是朋友,也只能是朋友。人文关怀是“人对人的关怀”,不是“神对人的关怀”。那就得说“人话”,不能说“神话”。何况,咱们是人,人家也是人,没什么两样。要说有区别,也就是咱们想得多一点,想得深一点,还不敢说都想全了,都想对了。也有咱们没想到,读者想到了的。所以,咱们著书立说,充其量也就是跟读者交换心得。就像朋友们聚在一起,总要聊聊天一样。朋友之间聊天,哪有打官腔、掉书袋、咬文嚼字、装腔作势的?写成“随笔体”,岂非理所当然?

段落他们会跳过去,哪些地方又会觉得你没说清楚,或者不过瘾?等等。

总之,我们要树立“读者至上”的观念,要把读者真正当成“上帝”,当成“衣食父母”,当成“服务对象”。当然,人心各异,众口难调。让所有人都满意,是不可能的。问题的关键,只在于我们有没有这份心。

说起来,这也是我多年教学的经验。实际上,写书和上课,道理是一样的:谁不把学生和读者放在心上,学生和读者就不会把他放在眼里。至于用什么文体,如何表述,怎样学会做“标题党”,都不过技术问题。

态度决定成败,技巧倒在其次。

如此而已。

易中天

2010年11月28日

《易中天文集》共16卷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在今年5月出版,第八卷收录《品人录》一书。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
本文刊载于2011年6月14日《南方都市报》,责任编辑刘炜茗
可见,文体决不仅仅只是一个表述问题,更是一个立场问题,态度问题。也就是说,当你写作时,心里有没有读者?如果有,你把读者放在什么位置上?你和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就决定了我们的写作态度和方式。如果心里根本就没有读者,写出来他们爱不爱看,当然无所谓。而且,如果原本就不打算有很多读者,也可以无所谓。


问题是,许多人其实还是希望自己的著作,能够有人看的。那么,为什么仍然会遭到读者的拒绝?我猜测,态度不好,是重要原因。比方说,把读者当成“受教育者”,一开口就是居高临下的腔调。你想,这年头愿意读点书的,头脑没那么简单吧?谁吃你这一套呀!再比如,不管读者有没有兴趣看,只管按照自己那一套去说。这也有问题。你写的又不是教科书,人家为什么非读不可?

段落他们会跳过去,哪些地方又会觉得你没说清楚,或者不过瘾?等等。

总之,我们要树立“读者至上”的观念,要把读者真正当成“上帝”,当成“衣食父母”,当成“服务对象”。当然,人心各异,众口难调。让所有人都满意,是不可能的。问题的关键,只在于我们有没有这份心。

说起来,这也是我多年教学的经验。实际上,写书和上课,道理是一样的:谁不把学生和读者放在心上,学生和读者就不会把他放在眼里。至于用什么文体,如何表述,怎样学会做“标题党”,都不过技术问题。

态度决定成败,技巧倒在其次。

如此而已。

易中天

2010年11月28日

《易中天文集》共16卷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在今年5月出版,第八卷收录《品人录》一书。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
本文刊载于2011年6月14日《南方都市报》,责任编辑刘炜茗


这就要端正态度,调整心态,转变立场。所谓“端正态度”,就是不要总把自己当成教育者;所谓“调整心态”,就是不要总认为自己高明;所谓“转变立场”,就是要站在读者这边想问题。比方说,他们想知道什么,不想知道什么?他们对什么有兴趣,对什么没兴趣?他们在阅读的过程中,会有哪些问题,哪些障碍?甚至哪些段落他们会跳过去,哪些地方又会觉得你没说清楚,或者不过瘾?等等。

段落他们会跳过去,哪些地方又会觉得你没说清楚,或者不过瘾?等等。

总之,我们要树立“读者至上”的观念,要把读者真正当成“上帝”,当成“衣食父母”,当成“服务对象”。当然,人心各异,众口难调。让所有人都满意,是不可能的。问题的关键,只在于我们有没有这份心。

说起来,这也是我多年教学的经验。实际上,写书和上课,道理是一样的:谁不把学生和读者放在心上,学生和读者就不会把他放在眼里。至于用什么文体,如何表述,怎样学会做“标题党”,都不过技术问题。

态度决定成败,技巧倒在其次。

如此而已。

易中天

2010年11月28日

《易中天文集》共16卷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在今年5月出版,第八卷收录《品人录》一书。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
本文刊载于2011年6月14日《南方都市报》,责任编辑刘炜茗
总之,我们要树立“读者至上”的观念,要把读者真正当成“上帝”,当成“衣食父母”,当成“服务对象”。当然,人心各异,众口难调。让所有人都满意,是不可能的。问题的关键,只在于我们有没有这份心。


说起来,这也是我多年教学的经验。实际上,写书和上课,道理是一样的:谁不把学生和读者放在心上,学生和读者就不会把他放在眼里。至于用什么文体,如何表述,怎样学会做“标题党”,都不过技术问题。

”。那就得说“人话”,不能说“神话”。何况,咱们是人,人家也是人,没什么两样。要说有区别,也就是咱们想得多一点,想得深一点,还不敢说都想全了,都想对了。也有咱们没想到,读者想到了的。所以,咱们著书立说,充其量也就是跟读者交换心得。就像朋友们聚在一起,总要聊聊天一样。朋友之间聊天,哪有打官腔、掉书袋、咬文嚼字、装腔作势的?写成“随笔体”,岂非理所当然?

可见,文体决不仅仅只是一个表述问题,更是一个立场问题,态度问题。也就是说,当你写作时,心里有没有读者?如果有,你把读者放在什么位置上?你和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就决定了我们的写作态度和方式。如果心里根本就没有读者,写出来他们爱不爱看,当然无所谓。而且,如果原本就不打算有很多读者,也可以无所谓。

问题是,许多人其实还是希望自己的著作,能够有人看的。那么,为什么仍然会遭到读者的拒绝?我猜测,态度不好,是重要原因。比方说,把读者当成“受教育者”,一开口就是居高临下的腔调。你想,这年头愿意读点书的,头脑没那么简单吧?谁吃你这一套呀!再比如,不管读者有没有兴趣看,只管按照自己那一套去说。这也有问题。你写的又不是教科书,人家为什么非读不可?

这就要端正态度,调整心态,转变立场。所谓“端正态度”,就是不要总把自己当成教育者;所谓“调整心态”,就是不要总认为自己高明;所谓“转变立场”,就是要站在读者这边想问题。比方说,他们想知道什么,不想知道什么?他们对什么有兴趣,对什么没兴趣?他们在阅读的过程中,会有哪些问题,哪些障碍?甚至哪些


态度决定成败,技巧倒在其次。


如此而已。

 

 

──《易中天文集》第八卷前言

收入本卷的《品人录》,是“中国文化系列”的第四本。2000年初版至今,十年间已累计发行六十多万册。如果不是后来还有《品三国》,这本书的销售,至少对于我,就算是创了记录。即便如此,在中国的图书市场上,它仍然堪称“超级畅销书”。

那么,《品人录》为什么能成功?
我想,恐怕首先因为历史的魅力。历史是不能也不该被忘记的。正如密芝勒所说,谁把思想局限于现在,谁就不能了解当今的现实。人,总是生活在历史和传统之中,谁也无法割断历史和传统来生存。如果忘记了历史,那他在现实生活中也一定“找不着北”。现实不能改变历史,历史却能帮我们看清现实。所以毛泽东说: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但是,并非所有的历史著作,都能成为畅销书。这不可能,也没必要。因为绝大多数历史学家做的工作,原本只是为了文化的传承,文明的延续。他们的态度,也是“为学术而学术”。这就不必考虑普通读者。只要学术界认可,就行。

我不是历史学家。所以,我关心的,不是学术界认可不认可,而是怎样才能有更多的读者。我的读者是没有专业限制的。青年学生、机关干部、公司老总,官员和文员、教师和律师、市民和农民,只要有兴趣,都可以阅读。我希望他们能在轻松愉快之中阅读,读完以后又能有所收获。总之,我的目标,是“高品位,广读者”。

这就要用“随笔体”了。道理也很简单:我们的写作,既然是为了“人文关怀”,为了“广大公众”,那么,我们跟读者的关系,就应该是朋友,也只能是朋友。人文关怀是“人对人的关怀”,不是“神对人的关怀                                                                                                             

易中天

段落他们会跳过去,哪些地方又会觉得你没说清楚,或者不过瘾?等等。

总之,我们要树立“读者至上”的观念,要把读者真正当成“上帝”,当成“衣食父母”,当成“服务对象”。当然,人心各异,众口难调。让所有人都满意,是不可能的。问题的关键,只在于我们有没有这份心。

说起来,这也是我多年教学的经验。实际上,写书和上课,道理是一样的:谁不把学生和读者放在心上,学生和读者就不会把他放在眼里。至于用什么文体,如何表述,怎样学会做“标题党”,都不过技术问题。

态度决定成败,技巧倒在其次。

如此而已。

易中天

2010年11月28日

《易中天文集》共16卷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在今年5月出版,第八卷收录《品人录》一书。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
本文刊载于2011年6月14日《南方都市报》,责任编辑刘炜茗

                                                                                                                           
201011”。那就得说“人话”,不能说“神话”。何况,咱们是人,人家也是人,没什么两样。要说有区别,也就是咱们想得多一点,想得深一点,还不敢说都想全了,都想对了。也有咱们没想到,读者想到了的。所以,咱们著书立说,充其量也就是跟读者交换心得。就像朋友们聚在一起,总要聊聊天一样。朋友之间聊天,哪有打官腔、掉书袋、咬文嚼字、装腔作势的?写成“随笔体”,岂非理所当然?

可见,文体决不仅仅只是一个表述问题,更是一个立场问题,态度问题。也就是说,当你写作时,心里有没有读者?如果有,你把读者放在什么位置上?你和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就决定了我们的写作态度和方式。如果心里根本就没有读者,写出来他们爱不爱看,当然无所谓。而且,如果原本就不打算有很多读者,也可以无所谓。

问题是,许多人其实还是希望自己的著作,能够有人看的。那么,为什么仍然会遭到读者的拒绝?我猜测,态度不好,是重要原因。比方说,把读者当成“受教育者”,一开口就是居高临下的腔调。你想,这年头愿意读点书的,头脑没那么简单吧?谁吃你这一套呀!再比如,不管读者有没有兴趣看,只管按照自己那一套去说。这也有问题。你写的又不是教科书,人家为什么非读不可?

这就要端正态度,调整心态,转变立场。所谓“端正态度”,就是不要总把自己当成教育者;所谓“调整心态”,就是不要总认为自己高明;所谓“转变立场”,就是要站在读者这边想问题。比方说,他们想知道什么,不想知道什么?他们对什么有兴趣,对什么没兴趣?他们在阅读的过程中,会有哪些问题,哪些障碍?甚至哪些28

”。那就得说“人话”,不能说“神话”。何况,咱们是人,人家也是人,没什么两样。要说有区别,也就是咱们想得多一点,想得深一点,还不敢说都想全了,都想对了。也有咱们没想到,读者想到了的。所以,咱们著书立说,充其量也就是跟读者交换心得。就像朋友们聚在一起,总要聊聊天一样。朋友之间聊天,哪有打官腔、掉书袋、咬文嚼字、装腔作势的?写成“随笔体”,岂非理所当然?

可见,文体决不仅仅只是一个表述问题,更是一个立场问题,态度问题。也就是说,当你写作时,心里有没有读者?如果有,你把读者放在什么位置上?你和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就决定了我们的写作态度和方式。如果心里根本就没有读者,写出来他们爱不爱看,当然无所谓。而且,如果原本就不打算有很多读者,也可以无所谓。

问题是,许多人其实还是希望自己的著作,能够有人看的。那么,为什么仍然会遭到读者的拒绝?我猜测,态度不好,是重要原因。比方说,把读者当成“受教育者”,一开口就是居高临下的腔调。你想,这年头愿意读点书的,头脑没那么简单吧?谁吃你这一套呀!再比如,不管读者有没有兴趣看,只管按照自己那一套去说。这也有问题。你写的又不是教科书,人家为什么非读不可?

这就要端正态度,调整心态,转变立场。所谓“端正态度”,就是不要总把自己当成教育者;所谓“调整心态”,就是不要总认为自己高明;所谓“转变立场”,就是要站在读者这边想问题。比方说,他们想知道什么,不想知道什么?他们对什么有兴趣,对什么没兴趣?他们在阅读的过程中,会有哪些问题,哪些障碍?甚至哪些

 

段落他们会跳过去,哪些地方又会觉得你没说清楚,或者不过瘾?等等。

总之,我们要树立“读者至上”的观念,要把读者真正当成“上帝”,当成“衣食父母”,当成“服务对象”。当然,人心各异,众口难调。让所有人都满意,是不可能的。问题的关键,只在于我们有没有这份心。

说起来,这也是我多年教学的经验。实际上,写书和上课,道理是一样的:谁不把学生和读者放在心上,学生和读者就不会把他放在眼里。至于用什么文体,如何表述,怎样学会做“标题党”,都不过技术问题。

态度决定成败,技巧倒在其次。

如此而已。

易中天

2010年11月28日

《易中天文集》共16卷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在今年5月出版,第八卷收录《品人录》一书。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
本文刊载于2011年6月14日《南方都市报》,责任编辑刘炜茗 


《易中天文集》共
16卷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在今年5”。那就得说“人话”,不能说“神话”。何况,咱们是人,人家也是人,没什么两样。要说有区别,也就是咱们想得多一点,想得深一点,还不敢说都想全了,都想对了。也有咱们没想到,读者想到了的。所以,咱们著书立说,充其量也就是跟读者交换心得。就像朋友们聚在一起,总要聊聊天一样。朋友之间聊天,哪有打官腔、掉书袋、咬文嚼字、装腔作势的?写成“随笔体”,岂非理所当然?

可见,文体决不仅仅只是一个表述问题,更是一个立场问题,态度问题。也就是说,当你写作时,心里有没有读者?如果有,你把读者放在什么位置上?你和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就决定了我们的写作态度和方式。如果心里根本就没有读者,写出来他们爱不爱看,当然无所谓。而且,如果原本就不打算有很多读者,也可以无所谓。

问题是,许多人其实还是希望自己的著作,能够有人看的。那么,为什么仍然会遭到读者的拒绝?我猜测,态度不好,是重要原因。比方说,把读者当成“受教育者”,一开口就是居高临下的腔调。你想,这年头愿意读点书的,头脑没那么简单吧?谁吃你这一套呀!再比如,不管读者有没有兴趣看,只管按照自己那一套去说。这也有问题。你写的又不是教科书,人家为什么非读不可?

这就要端正态度,调整心态,转变立场。所谓“端正态度”,就是不要总把自己当成教育者;所谓“调整心态”,就是不要总认为自己高明;所谓“转变立场”,就是要站在读者这边想问题。比方说,他们想知道什么,不想知道什么?他们对什么有兴趣,对什么没兴趣?他们在阅读的过程中,会有哪些问题,哪些障碍?甚至哪些月出版,第八卷收录《品人录》一书。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

本文刊载于段落他们会跳过去,哪些地方又会觉得你没说清楚,或者不过瘾?等等。

总之,我们要树立“读者至上”的观念,要把读者真正当成“上帝”,当成“衣食父母”,当成“服务对象”。当然,人心各异,众口难调。让所有人都满意,是不可能的。问题的关键,只在于我们有没有这份心。

说起来,这也是我多年教学的经验。实际上,写书和上课,道理是一样的:谁不把学生和读者放在心上,学生和读者就不会把他放在眼里。至于用什么文体,如何表述,怎样学会做“标题党”,都不过技术问题。

态度决定成败,技巧倒在其次。

如此而已。

易中天

2010年11月28日

《易中天文集》共16卷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在今年5月出版,第八卷收录《品人录》一书。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
本文刊载于2011年6月14日《南方都市报》,责任编辑刘炜茗2011614日《南方都市报》,责任编辑刘炜茗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e068a0102dt18.html) – 态度决定成败_易中天_新浪博客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