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东 | 身教

2011年09月13日 10:30:57

  身教
 
   周日,上完美术课,我送丫头去岳母家。
   秋日风起,虽是中午,天已颇多凉意。
   在岳母家楼下,遭遇一人。
   左手牵条小狗,右手拿着塑料袋兜着几张薄饼。
   光着上身,皮肉黑乎乎的,看上去挺脏。
   颈上一条粗大的金链子,肥头大耳,一说话,上身的肉都在打颤。
   咋一看,挺粗俗的人。
   我向来对这样的人没有好感。
   虽然多少带有些歧视,但这也是这些年生活的经验。
   “我挺讨厌这样的光着上身,在电梯里出没的人。”
   待他出了电梯,我对丫头说。
   “您为什么讨厌他?”丫头问。
   “爸爸一瞧他光着身子这满身横肉,牵条狗,走路的样子,就觉得不是好人。正经人都不这样。”
   “可姥姥他们每次见了他,都和他打招呼呢。”丫头说。
   “再说,您今年夏天,不也曾有一次光着上身下楼给我买过东西么?”
   我语塞了。不知该怎么解释。
   “嗯,那是爸爸错了,爸爸检讨,以后肯定不会这样了。”
   我只得赶紧圆过去。
   以后还真的注意了。

上一篇: 秋夜 BLUES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65)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12日, 10:3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