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人民日报《“中国税负世界第二”说法不实_》一文有感

 

前些年,我曾对世上带有“人民”前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极感兴趣:因为我发现,举凡带有“人民”前缀的东西,钥匙往往都不归人民掌管,而是牢牢系在“仆人”们裤腰带下。

后来,当我知道太多网民早已“发现”了这个“奥秘”时,于是便有些扫兴……

尽管有些扫兴,我还是继续对带有“人民”字号的东西感兴趣。原因正如党国一位老宰相所说差不多:“看他们是怎样骗人的”。

言归正传——

2011年09月19日,人民日报经过“求证”后发表了一篇重头文章《“中国税负世界第二”说法不实》。咋看标题,咱还以为是凡事总喜爱争第一的人民日报同志们为“世界第一”的桂冠落在他人身上鸣不平。后来认真学习后,才发现意思原来是相反了:人民日报记者经过向社科院等单位的专家学者们“求证”后,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税负痛苦指数世界第二”属于失实的“喧哗”!

令人遗憾的是:人民日报在指出中国“第二”属于“失实”的“喧哗”后,也没有“求证”中国的“税负痛苦指数”究竟排第二位?——第三,第四?抑或是第十?第十×?

唉,想来也也不能过于责怪人民日报的革命同志们:有过“亩产万斤、十万斤粮”辉煌报道史的人民日报同志们虽然在数据编辑方面有过人的天赋和勇气,但世界上有两百多个国家,要将第二降到第三、第四,乃至第十问题都不大,再往下降就难了!

还有令人遗憾的地方是:人民日报记者同志们,在“取证”时不是“坚持党的群众路线!”比如:到被高税负折腾得苦不堪言——为了减税,逢年过节“制度性”地给当地税务工商部门送“红包”的民营企业主们、个体工商户们去“取证”;不是到“生不起,养不起,读不起,病不起,死不起”的城市“贫民窟”中去“取证”;不是到亿万农民工简陋的宿舍中去“取证”;不是到城市无数焦头烂额的“房奴”中间去“取证”;不是到刘植荣一类“战斗”在民生第一线的独立学者手中去“取证”……而是到社科院学者的空调房“取证”;而是到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到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学院教授的书斋里去“取证”!

这就难怪有网民责问:调查“取证”,为何不到吃地沟油的群体中去?而是到吃特供食品者中间去?(社科院的学者和大学教授是否“特供食品”一族我不得知,但据我了解,连不少高速公路收费部门的员工也吃上“”了。)

中国的税负有多高?我不想去国家统计局网站找资料——只想引用国税总局肖局长去年说过的一句话:“目前中国约30%的宏观税负还无法满足公共支出需求,今后10年中国税收占GDP的比重还将继续上升。”

“宏观税负”高达约30%的国家,在世界上不知能找出多少个?

再引用孙立平教授的一段话:“2010年全国财政收入达到83080亿元,比上年增长21.3%。2011年前两个月财政收入增长竟达36%。”

财政收入高达30%以上的国家,不知世界上又能找出多少个来?

高税负,并不等同于“高痛苦指数”!——早在2005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就发布报告称:在全球52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是税负第二重的国家,仅次于法国。然而。人家法国和许多西方一些国家一样,高税负伴着高福利,公民从摇篮到坟墓都被政府关照到了!

然而中国呢?甭说“从摇篮到坟墓都被政府关照到了”,不知多少痛感“生不起,养不起,学不起,吃不起,租不起,住不起,病不起,死不起”的国民,还不知何为“国民福利”呢!

高税负,并不等同于“高痛苦指数”!——而在于税款使用的是否合理,税收的来源是取之于民的,税收的去向是否有透明度!——这些钱究竟是否用于全民的医疗、教育、生活环境和质量的改善中了?还是用于“”,以及极少数群体无所不包的福利中去了?还是用于比国防开支还高的维稳经费中去了?

这里引用孙立平教授的一段话:“中国科学院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另据监察部、人事部的数据,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了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开支约为500亿元。据2005年‘两会’透露的数据,在我国卫生总费用中,居民自费占60%,集体负担占25%,居民投入占15%。44.8%的城镇人口没有医疗保障,79.1%的农村人口没有医疗保障,48.9%的居民有病不(没有能力)就医。”

虽然中国是当今世界税负和财政收入最高的国家,但“读不起”,却仍是当今中国普遍百姓的心头之痛!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目前中国的教育现状,已远远落后于非州太多贫困国家!下面引用独立学者、非洲问题专家刘植荣先生的一段话:

非洲绝大多数国家是上个世纪60年代以后独立起来的,比新中国成立晚十多年,但他们独立后不久就实现了义务教育。注意,国际上说的“义务教育”一定是免费的,就像“义务劳动”和“义务献血”,不收任何费用。而中国直到2008年才实现义务教育全免费,落后非洲几十年。我们不说北部非洲那些比较富裕的国家,就拿南部非洲这些比较贫穷的国家来说,如肯尼亚等国家为所有中小学生提供免费营养午餐、免费住宿,我在非洲看到这些,真感到惭愧。我们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教育投入比例上远远不及非洲,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埃塞俄比亚是世界上最穷的10个国家之一,但这个国家不但小学和中学早就实现了免费教育,分文不收,教科书都由政府免费提供,连他们的大学也基本上是免费的。

中国鈥溗案和纯嘀甘澥欠疋準澜绲诙鈥澗烤褂伤盗怂悖

中国鈥溗案和纯嘀甘澥欠疋準澜绲诙鈥澗烤褂伤盗怂悖

中国的“三公消费”一年究竟是多少千亿?——四千亿,五千亿,……还是更多的九千亿?目前已成为一个“敏感”话题。

中央党校吴忠民教授的一项研究结果表明:我国社会保障、公共教育、公共卫生三项基本民生指标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约分别为3%、2.9%、2%。这说明除了柬埔寨、津巴布韦等比我国低之外,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高于我国。

甭说普通中底收入者在高税负面前是否“痛苦”,请看一位月收入万远者的哀叹吧:

“月收入1万,要交14%个税,12%公积金,8%养老保险,4%医疗失业险=3800元,剩6200元;如果你拿出6200全部消费,需要为你消费的商品埋单17%增值税,28%各种杂税=2800元,所以,一个月赚1万的人,你相当于要拿出6600元来养×!”

“税赋痛苦指数”是否“世界第二”,人民日报的记者同志们,这里不引用太多繁杂的数据了,请看刘植荣先生的几张图表吧:

中国鈥溗案和纯嘀甘澥欠疋準澜绲诙鈥澗烤褂伤盗怂悖

中国鈥溗案和纯嘀甘澥欠疋準澜绲诙鈥澗烤褂伤盗怂悖

中国鈥溗案和纯嘀甘澥欠疋準澜绲诙鈥澗烤褂伤盗怂悖中国鈥溗案和纯嘀甘澥欠疋準澜绲诙鈥澗烤褂伤盗怂悖中国鈥溗案和纯嘀甘澥欠疋準澜绲诙鈥澗烤褂伤盗怂悖中国鈥溗案和纯嘀甘澥欠疋準澜绲诙鈥澗烤褂伤盗怂悖

 

相关文章链接

“中国税负世界第二”说法不实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1-09/19/c_122051304.htm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