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 | 中原性文化节


下午飞去河南郑州参加中原性文化节。文化节这种形式最早从广州深圳开始,传播了人们对性的正面看法。
长期以来,中国是一个谈性色变的社会,整个社会弥漫着一种反性禁欲的气氛,人们在性的问题上普遍压抑扭曲。为此,我提出,性也是一个民生问题,被同事戏称为“新民生论”。古人言,食色性也。毛泽东曾说:天下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几十年的中国革命,其实就是解决一个吃饭问题。现在老百姓基本能吃饱了,性的问题提上了中国人的议事日程。说白了,除了吃,老百姓还要快乐,所以性的满足成为一个比吃饭高一层次的民生问题。

对于普通人来说,一辈子就两件事,一个是吃饭,一个是做爱,这是人的基本需求,     下午飞去河南郑州参加中原性文化节。文化节这种形式最早从广州深圳开始,传播了人们对性的正面看法。

看重性活动中的情趣了,为什么积极去购买各种性情趣用品?我的回答是:性的负面价值标签(肮脏,可耻,有罪,堕落)已经渐渐被正面价值所取代了。人们现在越来越倾向于认为,性不是什么可耻的坏事,而是一件健康而自然的好事。

中国人正在走出几十年性压抑的阴影,迎来一个有着明朗、健康、快乐的性秩序和性氛围的新时代。

        长期以来,中国是一个谈性色变的社会,整个社会弥漫着一种反性禁欲的气氛,人们在性的问题上普遍压抑扭曲。为此,我提出,性也是一个民生问题,被同事戏称为“新民生论”。古人言,食色性也。毛泽东曾说:天下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几十年的中国革命,其实就是解决一个吃饭问题。现在老百姓基本能吃饱了,性的问题提上了中国人的议事日程。说白了,除了吃,老百姓还要快乐,所以性的满足成为一个比吃饭高一层次的民生问题。

      
对于普通人来说,一辈子就两件事,一个是吃饭,一个是做爱,这是人的基本需求,其他事都是手段,比如说工作,挣钱,最终还是为了做这两件事。论据是:假设有一个星球,那里的人们不需要吃饭,也不需要做爱,那么他们就根本用不着去工作,也用不着去挣钱,不是吗?当然有些人在这两件事之外,还有别的才能,比如会画画,会写诗,但是这种创造性的活动并不是人的基本需求。


下午飞去河南郑州参加中原性文化节。文化节这种形式最早从广州深圳开始,传播了人们对性的正面看法。
长期以来,中国是一个谈性色变的社会,整个社会弥漫着一种反性禁欲的气氛,人们在性的问题上普遍压抑扭曲。为此,我提出,性也是一个民生问题,被同事戏称为“新民生论”。古人言,食色性也。毛泽东曾说:天下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几十年的中国革命,其实就是解决一个吃饭问题。现在老百姓基本能吃饱了,性的问题提上了中国人的议事日程。说白了,除了吃,老百姓还要快乐,所以性的满足成为一个比吃饭高一层次的民生问题。

对于普通人来说,一辈子就两件事,一个是吃饭,一个是做爱,这是人的基本需求,

       现在大家忽然发现,中国人越来越喜欢性活动了,围绕性活动的禁忌也少了很多,就连涉性法律都改变了:比如说,在1997年,流氓罪被取消了,婚姻之外的性活动用不着被抓起来服刑了,就连换偶活动的处罚也已经从死刑改为三年半徒刑了。昨天有记者专门就刚刚结束的北京性用品博览会采访了我,问题是: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越来越看重性活动中的情趣了,为什么积极去购买各种性情趣用品?我的回答是:性的负面价值标签(肮脏,可耻,有罪,堕落)已经渐渐被正面价值所取代了。人们现在越来越倾向于认为,性不是什么可耻的坏事,而是一件健康而自然的好事。

       中国人正在走出几十年性压抑的阴影,迎来一个有着明朗、健康、快乐的性秩序和性氛围的新时代。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3d53360102dy4d.html) – 中原性文化节__新浪博客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28日, 10: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