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强行关停31所打工子弟幼儿园,涉及数千农民工儿童的教育权益,再次社会关注。

由于学前教育不属于义务教育,解决起来难度更大。面对大量条件简陋、存在安全隐患的非法办园点,北京的政府行为要么是视而不见,不提供任何管理和服务;要么为卸除安全责任而强行关闭取缔。政府既无法保障农民工幼儿有园可上,又不允许他们自助解决;由于强大的客观需求,众多的“非法园”事实上又取缔不了,这就是一种最坏的管理。

上海的情况完全不同。政府明确学前教育是公共服务的一部分,提出“推进农民工子女学前教育和看护需求全覆盖”的目标

                               
 ,并且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创造性地破解这一问题。当然,政府既不可能、也没必要全包下来。解决的方案,一是允许在郊区举办专门招收农民工子女的民办三级幼儿园,通过财政扶持、政策支持,用低廉的价格和较好的服务,逐渐取代不规范的办园点。二是将大量农民工自办的“非法园”定义为“看护点”加以合法化。2010年9月,市政府下发《关于加强本市郊区学前儿童看护点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正式将看护点纳入管理,提供监管、指导与服务。由于是“看护点”而不是“幼儿园”,因而可以突破幼儿园的举办标准,只需满足两项最低要求:房屋安全和卫生安全;儿童人数规定为10~5农民工子女学前教育:北京为什么不向上海学习?

,并且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创造性地破解这一问题。当然,政府既不可能、也没必要全包下来。解决的方案,一是允许在郊区举办专门招收农民工子女的民办三级幼儿园,通过财政扶持、政策支持,用低廉的价格和较好的服务,逐渐取代不规范的办园点。二是将大量农民工自办的“非法园”定义为“看护点”加以合法化。2010年9月,市政府下发《关于加强本市郊区学前儿童看护点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正式将看护点纳入管理,提供监管、指导与服务。由于是“看护点”而不是“幼儿园”,因而可以突破幼儿园的举办标准,只需满足两项最低要求:房屋安全和卫生安全;儿童人数规定为10~5

       
最近,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强行关停31所打工子弟幼儿园,涉及数千农民工儿童的教育权益,再次社会关注。

       
由于学前教育不属于义务教育,解决起来难度更大。面对大量条件简陋、存在安全隐患的非法办园点,北京的政府行为要么是视而不见,不提供任何管理和服务;要么为卸除安全责任而强行关闭取缔。政府既无法保障农民工幼儿有园可上,又不允许他们自助解决;由于强大的客观需求,众多的“非法园”事实上又取缔不了,这就是一种最坏的”管理”。

     
上海的情况完全不同。政府明确学前教育是公共服务的一部分,提出“推进农民工子女学前教育和看护需求全覆盖”的目标,并且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创造性地破解这一问题。当然,政府既不可能、也没必要全包下来。解决的方案,一是允许在郊区举办专门招收农民工子女的民办三级幼儿园,通过财政扶持、政策支持,用低廉的价格和较好的服务,逐渐取代不规范的办园点。二是将大量农民工自办的“非法园”定义为“看护点”加以合法化。2010年9月,市政府下发《关于加强本市郊区学前儿童看护点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正式将看护点纳入管理,提供监管、指导与服务。由于是“看护点”而不是“幼儿园”,因而可以突破幼儿园的举办标准,只需满足两项最低要求:房屋安全和卫生安全;儿童人数规定为10~50人,而且“可根据当地实际适当放宽”。众多家庭式自助的“非法园”由此得以正名,浮出水面。

       
几天前上海发生一起伤害儿童的意外事件,就是在农民工幼儿的看护点。但这纯粹是个案,是个人行为,与这一制度无关。我大惑不解的一个问题是:同在蓝天下,同一个党中央领导,北京为什么如此不善于学习,如此愚钝落后呢?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471c80102drm6.html) – 农民工子女学前教育:北京为什么不向上海学习?__新浪博客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