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丁丁 | 为什么中国人均gdp未来的增长取决于政治体制改革?

为我的新政治研究班学生们提供动机,我准备了这张图:

 Acemoglu 2009年出版的教科书《经济增长导论》第一章图12,资料取自 Maddison《长期经济史》。请注意我写在这张图左上角的文字,那里引用了四篇我们研究班今年要阅读的文献,今年的阅读文献,上引四篇外,还有十篇是关于“寻租”问题的文献。今年听课的学生,每人应提交一篇学期论文,且一律以寻租问题为主题。为什么?因为,如上图显示,中国向何处去,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治体制怎样演变。寻租问题,已成当前中国政治体制的痼疾。这是第一讲开篇的议题,梁漱溟当年“中国问题”意识的现代版本。寻租盛行,怎么就阻止了经济增长呢?这是我们要讨论的政治经济学议题,MIT的Acemoglu和哈佛的Robinson,与哈佛的Gleaser和Shleifer,他们之间有一些争论,但中国人不妨仍以中国人惯有的整体论态度来理解这些分歧。回到这张图,在1820至2000,大约两百年的时间里,几个典型国家的人均GDP增长曲线,足可预示未来五十年的增长情况,而且不必计较模型和细节,我在中国曲线2000年处画出三种颜色的箭头,红色预示着保持高速增长趋势,蓝色预示着在2008年增长的顶点之后向下进入停滞或长期衰退,当然,绿色是这两极端情况的折中,也是我们中国人最愿意相信的。不过,根据绿色箭头的预示,中国与例如美国和日本这样的国家,在五十年后,人均GDP仍将保持一个无法忽视的差距。我在2007年以前曾有过一个估计:那时,中国人均GDP,大约至多达到日本的三分之二,但以目前我们教育的普遍素质而言,更可能的情况是只达到韩国水平,也就是相当于日本的三分之一。注意,我没有讨论最悲观的情况,也就是蓝色箭头预示的情况。何时可能发生最悲观的情况呢?很可能,就因为政治体制的彻底失败所致。故而,单纯为了中国经济,以经济学家的名义,我们呼吁政治体制改革。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7日, 11:0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