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骆家辉在出任驻华大使之前,曾是奥巴马政府的商务部长,但美国的内阁只有15个成员,即使加上白宫幕僚长、国家安全顾问和总统经济顾问等,美国总统的治国团队也就大约20来人。《苹果日报》的相关评论认为,考虑到北京掌握最高权力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也是20多人,因此可以说,骆家辉在美国政府的地位,就相当于中共的政治局委员。然而,一位如此有份量的美国政客,飞到北京出任美国政府最高全权代表,居然如此轻车简从,很多中国人当然感到十分惊讶。

要知道,在中国,任何一位政治局委员出行,绝对是前有警车开道,后有大批随从,闲杂人等必须回避。君不见,哪怕只是中央候补委员的港澳办主任王光亚,来港访问的保安阵势,已经够吓人的了;更不要说地位比王高得多的副总理李克强访港时,也是到处封路,其所到之处,更是满街警察。对此,文章感慨说,同是华人,中美高官的表现为何竟有如此天壤之别呢?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说,这就是一堂活生生的政治课。

另据香港《东方日报》的报道,当年中国入世谈判的首席代表龙永图早前曾提及两件难忘的事:有一次,在某机场看到一位县委书记出国考察,竟然有三、四十位下属前来送行,这位“县太爷”前呼后拥,目中无人,令在场旅客十分反感。而另一次,他在意大利某小镇出席一个国际性会议,一位像邻居大妈一样的老太太独自走进门来,很有礼貌地对他点点头后,在旁边坐下来。直到会后一打听,才知道她竟然是荷兰女王,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而随后到访中国的美国副总统拜登,在北京街头小吃店一顿再普通不过的炸酱面午餐,更是引来无数围观。对此,中选网上作者尉迟的文章说,当然,也有人不屑一顾地评价称,这不过是一场廉价的政治作秀而已,但是,为何如此低调而廉价的政治秀却能够迅速赢得国内民众的一片叫好之声呢?尽管有网友很快又上传了一组完全不一样的图片,也被某些人抓住把柄,作出了另类的解读,原来,就在拜登一行人吃饭的同时,周边区域的胡同里,却是大批戒备森严的武警官兵。如此大动干戈的阵势,自然难免被一些人士抓住辫子:你们看看,作为美国副总统的“亲民”之举,原来不过如此。

对此,文章作者点评说,美国副总统在小吃店里与民同食的融洽场面,与周边胡同里的剑拔弩张,恰好反映出美中两个国家,在处理高官政要日常出行方式上的最大不同之处。或许在习惯于动辄就戒备森严的中国外事接待部门看来,无论如何,来访外宾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谈到拜登此举的出色公关效果,《联合早报》的报道说,拜登并没有说什么大道理,也没有抛出什么理论或思想,就轻松传达出了美国人的生活态度和国家的软实力。特别是鼓楼小吃店的那一顿炸酱面,只花了区区一百块钱(79元加小费),就博得了那么大的宣传效果,称之为“四两拨千斤”并不为过。

如果从投资与回报的比率来评估的话,拜登这顿“炸酱面午餐”的宣传效果要比新华社耗资千万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打广告,不知要好上多少倍。对此,有凯迪网友点评说,美国人就是聪明,他们根本不用花冤枉钱到处去做广告,宣传什么“”,一位副总统的一顿便饭和一个新大使的轻装到任,就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其国家形象,且魅力无穷,可惜中国就“生产”不出这样的高官来!也有“财经”网友感慨道,美国的官员咋都这么低调呢?这样的国家想不强大都不行!再看看我们这里的官员一个个牛屁哄哄的,中国想强大,门都没有!

综上所述,有网友点评说,什么叫民主?什么叫清廉?拜登和骆家辉的上述言传身教或许能够给人以某种启迪。尽管美国官方好像从来也没有教育他们的官员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但比较起来,美国的贪官污吏却比中国要少得多。那是为什么呢?我想,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没有“党管干部”这一说,他们讲究的是民选“一把手”,是美国老百姓在管理着官员们呢。来自凯迪社区的一篇未署名文章回顾说,据说当年克林顿总统访问西安的时候,有位中国小朋友问他:您是如何领导美国人民的?这位美国总统立刻纠正说:不是我领导美国人民,而是他们在领导着我呢,这句话并非虚言。

美国的任何一位官员,尤其是“一把手”都不敢轻易得罪老百姓;而老百姓得罪了任何官员都基本没事,哪怕是真正的诽谤!诽谤政府没事,诽谤官员更没事,这就是民主政治的优越性:美国政府官员从来也不敢胡作非为。中国的情况则相反,老百姓批评官员的话说重了些,随时都有被“”的危险,所以,中国官员越轨的事情才会层出不穷。我想,什么时候中国官员在廉洁度上超过了美国官员,再来说“中国崛起”,或许咱们的腰杆子会更硬朗些。话说远了,还是言归正传吧,此次拜登访华和骆家辉上任,第一次“亮相”就给中国官员上了一课,这一课真是精彩极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