冼脑是所有管制手段中最高的招,包括新闻管制。 @Xiong–Li :一些教化的东西深入我们的骨髓,我们每天接触大量的信息,首先就是用这些教化做第一阶段的判断,这个不可以报道,那个不可以报道,从总编辑到记者到实习生,内心深处就自我屏蔽很多东西。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