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峰 | 大葱

我妈回东北老家,给我带回来一捆东北大葱。拿回家,我迫不及待抽出一支,剥掉外面的枯皮,直接塞进嘴里嚼了起来。那一瞬间直冲脑门的辣,把眼泪呛出来了,在唇齿之间飘着葱香的感觉…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24日, 10:0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