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1年9月8日,星期四。瘦米中文网:做一个有态度的青年!

NO1 诬“我”出售武器给卡扎菲

加拿大《环球邮报》和《纽约时报》上周报道称,尽管联合国禁止各国对利比亚军售,但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路边垃圾堆中发现的文件显示,中国公司提出向卡达菲政权出售总值约2亿美元的火箭炮、反坦克导弹等武器,双方在7月底还讨论透过阿尔及利亚和南非运交武器。据报道,7月16日在北京与卡达菲的高级安全助手会面的中国公司官员来自中国北方工业公司、中国精密机械进出口公司和中国新兴厦门进出口公司。

看到这则消息,以至于如果属实将违反联合国第1970号决议时,我震惊了。这个一直声称严守中立、拥护利比亚人民的选择的专制政府,再次被全世界认为是个说谎者。按照基本的常识,党国虽不至于主动去接近利比亚反对派,也应该懂得形势,按兵不动,静观其变吧。

这也成了一些五毛坚称“利比亚反对派诬我出售武器给卡扎菲”的论据来源,每当我看到这种标题的新闻时,我才发现原来“我”也这么龌龊。而且还龌龊不只一次:英媒诬我不断出售武器助斯里兰卡剿猛虎组织,美国诬我向伊朗朝鲜等国出售美制武器,美媒诬我向哈马斯出售2000支中国造M16……我想为我申辩下:天下三大冤,第三是窦娥,第二是卢美美,第一是“我”啊!

大家知道伊朗、朝鲜、哈马斯都是什么货色,也知道卡扎菲是什么货色,作为大国,中国是不愿意跟他们有幕后交易的。而且,“我”没给朝鲜出售美制武器,而是Made in CHINA的4000辆军车

对于这些诬蔑,我大部分还是选择相信,但也没能力证实具体哪一件的真假。现在西方媒体给出的事实是,中国像一个没见过钱的乡下人,为了卖给卡扎菲两亿美元的军火,违反了联合国不久前签署的1970号决议。我相信,这个乡下人一直还在庆幸没被发现,而且似乎相信永远不会被发现。

9月5日,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回应称:“经向有关部门核实,卡扎菲政权曾于7月份在中国政府部门不知情的情况下,派人来华与中方有关公司个别人员进行了接触。中方公司没有同利方签署军贸合同,更没有向利方出口军品。”虽然不承认军售,按照路透社的观点:中国承认今年7月份与卡扎菲洽谈2亿美元的武器出售合同,这违反了联合国对卡扎菲政府武器禁运决议。

9月6日,又有记者问及该问题,姜瑜再次重申,完全是个别人员的行为,与国家无关。据@黄薄码不插电微博称:今年7月私自与卡扎菲代表接触的中国军火商的名称被维基解密公布了,叫张小泉。别百度张小泉,你会很失望他到底卖的是什么武器。

一个军工企业完全国有的国家谈判出售武器,却完全成了个人行为。这大概也只有《环球时报》会信了。@:中国军工公司有几个脑残,在七月份接待了卡扎菲的代表,但双方没签协议,更不可能有任何实际出口,卡扎菲的代表回去后写了个汇报,反对派现在就凭那个报告,对世界媒体说,中国直到7月份还在向卡扎菲出口军火。这个破烂逻辑,也就够媒体当一两天的炒作喙头呵。

其评论员单仁平在《中国军贸公司政治敏感不够》一文中写道:相关的军贸公司与卡扎菲政权的代表接触,目的不是为了卖武器。它们有可能只是为了“接触”,为今后一旦有条件时做生意搞些铺垫。甚至它们有可能就是坐在一起“喝喝茶”。

环球时报在6日的社评《利比亚反对派应扳正“世界观”》称之为谣言,并称推动谣言的利比亚反对派太不成熟,还称“这种不冷静有点像当年春风得意时的卡扎菲。”利比亚反对派要看到了,肯定又要举着中文牌子抗议,我建议上书“中共裆媒诬我”……

@胡锡进的微博:利比亚反对派那帮人以为抱了西方的粗腿,就可以对中国无礼,呵呵。一定得扳正他们的“世界观”。建议中国暂缓承认利反对派政权,放慢支持解冻利比亚的海外资产。用不着跟他们对骂,那样掉中国身价。用行动教育他们。这个观点在6日社评中得到放大,该社评认为中国应该摆谱耍大牌:中国要求利反对派保护中国在该国的利益,这个要求名正言顺,如果利反对派无视这一要求,它付出代价是必然的。还给出了中国的雄厚资本:非洲的几乎所有国家都是中国的朋友!我想接一句,结果还是被西方国家给灭了。

跟环球时报同唱大国调的还有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庞中英,更出彩的是他认为:法国总统萨科齐8月专门跑到北京,估计他的其中一项使命就是与中国领导人商量利比亚重建。重建利比亚,西方是无力的,离开中国真的还玩不转。

发现五毛党们扭曲事实有个规律,就是瞎猜乱联想,从卖军火联想到喝喝茶,从萨科奇到中国进钱猜到跟中国讨商量重建利比亚。把丑恶的政治当儿戏,却又不准人去真正关注政治,完全是在侮辱智商。针对这些,@老榕 在微博六问环球时报[图]。据报道,卡扎菲的巨额财产将为利比亚重建提供充足的金钱,而利比亚主要经济支柱是石油收入,石油卖给谁都一样吧?

目前中国政府与利比亚新政府所出现的尴尬,其实一直在重复,也将继续重复下去。作为专制与专制的联姻,中国与很多诸如伊朗、朝鲜之流邦交友好、往来甚密。而当老朋友出现变故时,中国就不可避免地骑到了墙头,跳到这边是忘恩负义让其他老朋友寒心、为茉例花革命正名;跳到那边是维护独裁、自证其罪。在利比亚问题上,中国并未像西方一面倒押宝反对派。只能两边下注:这边厢,中国在今年2月投票赞同联合国安理会对利比亚实行武器禁运。在6月,利比亚反政府武装的一个代表到北京,跟中国方面举行了会谈。那边厢,在安理会投票授权设立利比亚禁飞区以及对利比亚进行空袭以保护平民的时候,中国投了弃权票。党媒们还一直对北约的空袭行动持批评态度,并敦促交战各方和谈。

相信在美国国防部长帕内特预言将要爆发的伊朗革命问题上,中国还将继续扮演一个两面三刀的角色。在古代历史剧中,这种角色,我们一般称之为奸臣。

NO2 南都和卢俊卿的好戏

对于南都拿8个版报道华商会和卢俊卿,网民分为两派,一派认为南都威武,一派认为南都是加大炮打苍蝇,有报复之嫌,中国更值得深入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

新闻报道的意义是什么?肯定不是止步于让公众知道一些事情,例如温XX访问、胡OO出国,其最根本的还在于找到真相。如果,谁认为世华会的真相已出,他大可责骂某家媒体。而现在,各家负责任的报纸连篇累牍地报道挖掘,世华会也很卖力,连续出了12号公告一一反驳。

就在昨天,继南都在二版刊登《关于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系列报道的声明》,声明南都立场是舆论监督,与世华会不存在矛盾,并欢迎有关方面按照法律途径解决争议。该声明还对世华会第10号公告的某些不实之处作出澄清。

上午九点多,世华会对南都声明快速作出回应,在微博发出第12号公告。措辞强硬,开篇便是:贵报今日所发《声明》毫无诚意,我方坚决拒绝!随后称南都的报道失去了一个负责任媒体最起码的立场,突破了媒体道德的基本底线。

还有:我们注意到,从9月1~6日,贵报停止了对我方的恶意攻击,这是一个积极的态度,我们表示欢迎。鉴于贵方停止恶意攻击的积极反馈,我方也一再在大众面前保全贵报面子,给足了贵报台阶。并在最后也称“我方绝不放弃用法律维护正当权益的权利。”针尖对麦芒的好戏看到这里,我们也只有靠自己对媒体和世华会的信任来评判二者所扮演的角色了。

有人说,中国的舆论是起不了任何作用的。观点虽过于悲观,却很灵验。世华会的背后有多强硬的后台,媒体不得而知。目前大家都还处在世华会及其关联组织、下属公司的黑幕挖掘阶段,多从商业的角度——“会议经济”“合影经济”入手,里面的政治黑箱无人能碰。对于报道中所涉及的负面内容,世华会都通过目前已发的12号官方公告用文字一一否认解释。而媒体的报道除了文字,还有受访者参与世华会费用单据的照片,以及世华会在其注册地香港,其实一间办公室和一位工作人员都查询不到,完全由中介公司“造”出的空壳公司。

通过世华会,会员可以轻松接触到政商高层,交钱可以跟领导人合影、打球,获得“咱中央有人”的错觉。世华会前员工透露,结识高层是世华会做大的最好突破口。会员分析卢俊卿的成功模式——政府和企业相互抬庄:“他就是利用了政府与企业之间的需求,慢慢做大了。他会认识越来越多的政府人员,越来越多的企业家也会加入其协会。”作为“会议经济”界老大,世华会是中国社会主义的特色之一、怪胎之一,在为权力和商业拉皮条,而被灌了迷药的商人在见到领导人后却只能手淫。

世华会最令人不齿的还在于它是中非希望工程的实际运作方,这个将会议经济和慈善嫁接的非营利项目,其实已具备其母体天九儒商式生意赚得盆满钵满的所有前提条件。因为,它是慈善幌子下一次更高级别的“会议”,世华会借中非希望工程吸金。南都社论称,这是中国式慈善遭遇的致命问题:是靠慈善富起来,还是富起来之后做慈善?

如果是前者,慈善成了一道被利用的邪恶光环。慈善已经不是真慈善,而是一门彻底的生意,生意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靠慈善致富,这才是卢俊卿的命门所在。

在这场争论中,存在一个很大的不对称,南都用慈善针对世华会和下属的中非希望工程,世华会则认为慈善只是中非希望工程的事,世华会是另外一回事,这两回事都已经在12号公告里解释清楚——完全没问题!

至于到底有木有问题,我得帮周总理去天安门问问毛主席。

NO3 卫生部教你扶老人

卫生部公布《老年人跌倒干预技术指南》。新闻称不要急于扶起,要分情况进行处理。乍看一些相同新闻的标题,联系最近多起扶老人被诬、不扶老人死亡的事情,按照我们的思维定势——这次特么的卫生部又多管闲事搞道德卫生和思想卫生了?

其实细看内容,卫生部这次并没什么错。《指南》传授的是一些我们应该懂得却不懂的日常救护知识。例如:

如老人意识不清,在场者应立即拨打急救电话。有外伤、出血,应立即止血、包扎;有呕吐,应将其头部偏向一侧,并清理口、鼻腔呕吐物,保证呼吸通畅;有抽搐,应移至平整软地面或身体下垫软物,防止碰、擦伤,必要时牙间垫较硬物,防止舌咬伤,不要硬掰抽搐肢体,防止肌肉、骨骼损伤;如呼吸、心跳停止,应立即进行胸外心脏按压、口对口人工呼吸等急救措施;如需搬动,应保证平稳,尽量平卧。

这些技术,没经过训练的你不一定知道,跌倒是我国65岁以上老年人伤害死亡的首位原因,科学的护理常识遭到调侃往往只会引起受众对常识的蔑视和无视,对传播完善而真实的常识毫无益处。如果这个指南,不是卫生部发的,而是一个民间机构或者医院发的,大概就不会出现如此大的“反响”了。

另外一种现象是,科学的《指南》是有了,但人们不一定愿意扶。新浪微博的一项投票“卫生部出台老人跌倒干预指南,你会扶老人吗?”中,43%选择了不会扶,38%选择了不好说。残酷的现实无关《指南》,一直以来归之为道德的问题。或者就不是道德问题,终究是个技术问题:有网友称,在国外,老人跌倒是没人扶的,但会有人帮忙叫救护车或者警察。

NO4 许三多和文强的悔过书

许迈永已被执行死刑,其悔过书曝光。在悔过书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穷苦孩子是怎麽做到大官,却不改其内心攀比、贪婪的小农意识和劣根性,导致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发生了大的偏移,从而在犯罪的泥潭里越陷越深。这也太CCAV了。

许迈永的悔过书像是一个换了名字的老掉牙故事,很适合在《知音》上发表。其他,我实在看不到任何益处。许三多的悔过书像是一个不小心犯了错的孩子写出来的检讨,一谈到问题就上纲上线,拜金主义价值观。就凭这些摘录曝光的几段,太幼稚,也太对付了。也可以看出,许迈永在官场上也就是个有权的浪荡公子哥,或者所谓悔过书根本就是枪手所为。

想起当年的文强,一纸悔过书字里行间刀光剑雨,第一句话便有名小说家最看重的经典开头:我也活不了几天了。文强的悔过书像是个只手遮天的公安局副局长。他否认强奸:我不过是按照游戏规则做了点圈内人人都做的那些事情。 谁不明白,如今一个干部要是不贪,不色,谁敢相信你,重用你? 你工作干的再好也没有用。 全国像我这样的干部不说有几百万至少也有几十万吧。 单单把我一个文强搞臭、杀掉,又解决什么问题?

文强承认贪污,用的是另外一种方式:老子从巴县的一名小片警做到直辖市的公安局副局长,不是靠贪污一路走过来的。 老实说我文强比那些整天拿钱不做事的干警要强一万倍。 我是工作在前,贪污在后。 我文强充其量只是个公安局副局长,却能在重庆为所欲为,是谁给我为所欲为的权利呢? 我的上级都干什么去了? 又是谁明明知道我做的那些事却假装不知道?既然不让我活下去,我就豁出去把一切都说白了:我贪的远不止那些钱。

相对于许三多的八股悔过书,这些文本才有意义。这种意义不是文氏狠话对贪官的警醒,所谓警醒是个伪命题,官场已经烂透,所有贪污新手和老手都无法违逆大环境。

而在许迈永的悔过书中有一句算是画蛇点睛:人生不仅要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后人考虑,虽然地位、职务、荣誉不能传承,但金钱、资产、物品可以继承,应该多积蓄点财富给后人。

完成了财富积累后怎么办?这时候,官员就跟中国的富豪一样,排在其心愿榜第一位的是:To leave China

NO5 中国新闻奖

看完上面的新闻,看完瘦米中文新10条所有的新闻,看完墙内墙外的新闻,你觉得能荣获你心目中的中国新闻奖特等奖的是什么?我知道,反正不是《通讯:坚定沉着战狂澜——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团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纪实》。

且不管这个标题多么虚伪,这个物价狂澜依旧高涨。这真的就是第二十一届中国新闻奖特等奖获奖作品。

NO6 米联社消息

1. 2011年度荷兰“克劳斯亲王奖”的11名获得者包括西藏知名女作家唯色。唯色被该奖项评价为一位通过自己作品给当今西藏的复杂性提供独特视角的勇敢西藏作家。唯色曾获国际妇女传媒基金会颁赠的2010年度新闻勇气奖。2011年被《新闻周刊》誉为全球十大被伤害的妇女记者之一,名列第二。唯色也曾干过诬“我”的事情

2. 湖南湘潭市政府9月6日宣布,该市将斥资5亿元打造世界顶尖级大型实景剧《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将邀请、加拿大著名导演卡梅隆以及国内深谙中国文化的顶级导演共同参与创意策划,并有意将现代3D技术运用到剧中。3D一来,死尸复活了。毛将军应该也给湘潭题个词:湘潭是个好地方

3. 据悉,中国新生儿缺陷率近年来有剧增趋势,而经济发达的广东省,新生儿缺陷比率更高达2.51%,远高于此前卫生部对全国平均低于0.3%的要求。其中东莞出生缺陷率高达3.35%,比10年前增长5倍多。工业化导致的严重污染夺走了新生儿的机能。想起维基解密最新公开的06年外交电文披露,广东省空气中超温小悬浮粒子PM2.5数值高出世卫标准5到10倍。但中国一直没把PM2.5列入检测范围。《工人日报》称,PM2.5已成为城市首要污染物

4. 据华尔街日报消息,谷歌已拿到为期一年的中国互联网牌照。此外,谷歌中国证实,此次是继去年7月谷歌中国ICP牌照通过后的再次通过年检,为每年的牌照例行检查,通过年检后google.cn上的服务可以正常运营。这不要18大了嘛,看不懂。

NO7 有意思的微博

@郭美美:我代言的大型网游主题曲已经录制完了,据说网游还要三个月才能上线和大家见面,我说过我要回报社会,我会做到,三个月后,也许更早,我会用这笔代言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请大家赐我力量。

@张雪忠:有人认为政府不应直接从事或控制慈善行业,而应对其进行监管。慈善机构或有腐败的可能,但绝不应让政府去监管:我们不应指望最容易腐败的机构,竟能监管好有可能腐败的机构!人们只要管好自己的钱袋,就能自行监管好慈善机构。在中国,慈善机构的腐败,不是因为缺乏政府监管,而是因为拥有政府的保护。

@徐小平:昨天遇到一位令人尊敬的经济学家,他告诉我: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就是成为墨西哥、菲律宾这样的国家,与日本、新加坡这样高收入国家相对。他对中国在经济上能否成为日本、新加坡类似国家持审慎悲观态度。原因是:凡是腐败高发的国家,基本都即成为墨西哥、菲律宾这样国家,廉政则造就日本新加坡。

@新周刊:不要往这些国家寄月饼啦,人家不欢迎:印度、泰国、法国、德国、瑞典、美国、加拿大、哥伦比亚、澳洲、尼日利亚、乍得、喀麦隆、布隆迪、加蓬、埃塞俄比亚、苏丹、利比亚和缅甸、印尼。2010年16国禁止中国大陆月饼进口,今年增加到34国。

NO8 乐活

经济学中有个公式:幸福=效用/期望值。如果你男友发奖金,拿到1000块,可你期望他给自己买10000块的LV包,1000除以10000,幸福感只有0.1。但如果你的期望是让男友请自己吃顿200块的西餐,1000除以200,幸福感是5。要获得爱情中的幸福,最好不要让欲望影响你的生活。

NO9 瘦米AV:陈丹青为农民工子弟上学待遇不平等爆粗

:我方才听说北京的官员说,我们是为北京人民服务的。这不王八蛋吗?我操他妈的!

查看评论(3)


部分文章附有精彩AV,如果您的阅读器无法观看AV,请移步原文页面享受更好的阅读效果

FROM 瘦米中文网:做一个有态度的青年! | BY 朱景 | 查看评论(3) | 投稿 | 官方新浪 / 腾讯微博 | CC.

阅读完本文的她/他还阅读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