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述思 | 一个房子击溃爱情的年代

是非曲直,发展到今天却只剩下家产,尤其是房产,由于《婚姻法》在制定过程中对此存在先天疏漏,许多曾男欢女爱、海誓山盟的夫妻终形同陌路甚至反目成仇后,便陷入了旷日纷争,令中国法官一筹莫展。 因此,此次针对房产的司法解释首先是为了法官顺利断案,而不是为了挽救婚姻。 事实上,按照没房子别谈感情的逻辑,到分房子的时候其实已无感情可言。因此,一味地指责法律加剧了婚姻的功利化有失公允——本来就功利,何必怪法官? 假如抛开真爱,这些司法解释是难不住利益至上的结婚者的——不是男方出资买房的多嘛,登记时属上女方名字即可;不是婚前有一方特争气已经买房子了嘛,可以婚前签订协议承诺是双方财产。其实,好的婚姻都是傻子之间的游戏,现在的人却都太精明。 有人担心这会导致不婚人群增加。纯属庸人自扰——被老丈母娘逼着买房子结婚的日子就好受啊。该裸婚的会裸婚,该功利的会继续功利。 这次修改反而与现代公民社会的发育同步——完善婚姻的契约制度,降低社会管理的成本。 这不美好,但却在残酷地顺应当下的婚恋潮流。 这是一个赤裸的时代,欲望甚至都不需要一块遮羞布来掩藏。 《非诚勿扰》中马诺赤裸裸地宣称“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相亲真人秀进入了菜市场论斤两讲价钱的境界。直到《李春天的春天》中,“超级剩女”以38岁高龄还能觅得爱情,带给人们一些珍贵的慰藉。但现实中,女主演宋丹丹却在生活中与前夫为多

   《婚姻法》最新司法解释竟激起偌大争论,让人始料未及。

   焦点在两条:一是“明确婚后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不动产且产权登记在自己子女名下的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而是“首次明确离婚案件中一方婚前贷款购买的不动产应归产权登记方所有”。

《婚姻法》最新司法解释竟激起偌大争论,让人始料未及。 焦点在两条:一是“明确婚后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不动产且产权登记在自己子女名下的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而是“首次明确离婚案件中一方婚前贷款购买的不动产应归产权登记方所有”。 公众对房地产积攒的熊熊怒火再度被点燃。 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有效地打击了没房子不嫁女儿的丈母娘的嚣张气焰,捎带脚为已婚男人出轨扫清了障碍。 于是相当多女性及貌似关怀女性的男性气愤难平,称该条文会加速婚姻功利化趋势,甚至有人怀疑此次解释是日子艰难的房地产赞助的——逼着未婚的有情人各买一套房子结婚。 在婚姻被功利逐渐绑架的年代,房子成为决定婚姻成败举足轻重的筹码。一个家庭的缔造越来越像公司的组建——男女双方的家人都是出资的股东,而新郎新娘像执行董事,房子是最大的固定资产,是整个公司顺利诞生的前提。只是其外表最初包裹了一层美丽的爱情的外衣——脆弱如纸。 无论是社会压力还是庸常的家庭生活,都在轻松地击溃爱情,再加上出轨等恶性事件催化,许多婚姻股份制公司就会走到破产的边缘。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共有46.5万对夫妻办理了离婚登记,平均每天有5000多个家庭解体。中国离婚率已连续7年递增。忙于登记离婚的夫妻中,35岁以下者超过一半。其中,“80后”又占多数——他们是个性张扬、尊重自我感受的一代。 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主要指判断情感的

    公众对房地产积攒的熊熊怒火再度被点燃。

年恩怨发出“你不是人”的声讨,将刚获得的一丝温暖和慰藉在瞬间化为齑粉。 从《蜗居》到《裸婚时代》,甚至到《李春天的春天》,都不能脱离的一个主旋律是:车、房和金钱。 在这样的状态下,婚姻便成了风中之烛。 没有了爱情,就需要将房子这件事说清楚——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这个时代呼唤超越物质的婚姻,只有这样房子才会回归本来的意义——两个真诚相爱的人在那里不离不弃,一同我爱我家。 最近,连续做客CCTV今日说法和对手节目,形成以上感悟。 最后,向大家推荐一本新书《我们的婚姻,我们的爱情》,宛如一个时代的情感记录。作者贺少成是俺的小友,有着幸福的家庭,便对身边不幸的婚姻有着更深刻的感悟。 也许,会帮助你理解《婚姻法》出台最新司法解释的苦衷。(原文载中国经营报)     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有效地打击了没房子不嫁女儿的丈母娘的嚣张气焰,捎带脚为已婚男人出轨扫清了障碍。

    于是相当多女性及貌似关怀女性的男性气愤难平,称该条文会加速婚姻功利化趋势,甚至有人怀疑此次解释是日子艰难的房地产赞助的——逼着未婚的有情人各买一套房子结婚。

年恩怨发出“你不是人”的声讨,将刚获得的一丝温暖和慰藉在瞬间化为齑粉。 从《蜗居》到《裸婚时代》,甚至到《李春天的春天》,都不能脱离的一个主旋律是:车、房和金钱。 在这样的状态下,婚姻便成了风中之烛。 没有了爱情,就需要将房子这件事说清楚——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这个时代呼唤超越物质的婚姻,只有这样房子才会回归本来的意义——两个真诚相爱的人在那里不离不弃,一同我爱我家。 最近,连续做客CCTV今日说法和对手节目,形成以上感悟。 最后,向大家推荐一本新书《我们的婚姻,我们的爱情》,宛如一个时代的情感记录。作者贺少成是俺的小友,有着幸福的家庭,便对身边不幸的婚姻有着更深刻的感悟。 也许,会帮助你理解《婚姻法》出台最新司法解释的苦衷。(原文载中国经营报)

    在婚姻被功利逐渐绑架的年代,房子成为决定婚姻成败举足轻重的筹码。一个家庭的缔造越来越像公司的组建——男女双方的家人都是出资的股东,而新郎新娘像执行董事,房子是最大的固定资产,是整个公司顺利诞生的前提。只是其外表最初包裹了一层美丽的爱情的外衣——脆弱如纸。

《婚姻法》最新司法解释竟激起偌大争论,让人始料未及。 焦点在两条:一是“明确婚后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不动产且产权登记在自己子女名下的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而是“首次明确离婚案件中一方婚前贷款购买的不动产应归产权登记方所有”。 公众对房地产积攒的熊熊怒火再度被点燃。 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有效地打击了没房子不嫁女儿的丈母娘的嚣张气焰,捎带脚为已婚男人出轨扫清了障碍。 于是相当多女性及貌似关怀女性的男性气愤难平,称该条文会加速婚姻功利化趋势,甚至有人怀疑此次解释是日子艰难的房地产赞助的——逼着未婚的有情人各买一套房子结婚。 在婚姻被功利逐渐绑架的年代,房子成为决定婚姻成败举足轻重的筹码。一个家庭的缔造越来越像公司的组建——男女双方的家人都是出资的股东,而新郎新娘像执行董事,房子是最大的固定资产,是整个公司顺利诞生的前提。只是其外表最初包裹了一层美丽的爱情的外衣——脆弱如纸。 无论是社会压力还是庸常的家庭生活,都在轻松地击溃爱情,再加上出轨等恶性事件催化,许多婚姻股份制公司就会走到破产的边缘。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共有46.5万对夫妻办理了离婚登记,平均每天有5000多个家庭解体。中国离婚率已连续7年递增。忙于登记离婚的夫妻中,35岁以下者超过一半。其中,“80后”又占多数——他们是个性张扬、尊重自我感受的一代。 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主要指判断情感的    无论是社会压力还是庸常的家庭生活,都在轻松地击溃爱情,再加上出轨等恶性事件催化,许多婚姻股份制公司就会走到破产的边缘。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共有46.5万对夫妻办理了离婚登记,平均每天有5000多个家庭解体。中国离婚率已连续7年递增。忙于登记离婚的夫妻中,35岁以下者超过一半。其中,“80后”又占多数——他们是个性张扬、尊重自我感受的一代。

《婚姻法》最新司法解释竟激起偌大争论,让人始料未及。 焦点在两条:一是“明确婚后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不动产且产权登记在自己子女名下的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而是“首次明确离婚案件中一方婚前贷款购买的不动产应归产权登记方所有”。 公众对房地产积攒的熊熊怒火再度被点燃。 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有效地打击了没房子不嫁女儿的丈母娘的嚣张气焰,捎带脚为已婚男人出轨扫清了障碍。 于是相当多女性及貌似关怀女性的男性气愤难平,称该条文会加速婚姻功利化趋势,甚至有人怀疑此次解释是日子艰难的房地产赞助的——逼着未婚的有情人各买一套房子结婚。 在婚姻被功利逐渐绑架的年代,房子成为决定婚姻成败举足轻重的筹码。一个家庭的缔造越来越像公司的组建——男女双方的家人都是出资的股东,而新郎新娘像执行董事,房子是最大的固定资产,是整个公司顺利诞生的前提。只是其外表最初包裹了一层美丽的爱情的外衣——脆弱如纸。 无论是社会压力还是庸常的家庭生活,都在轻松地击溃爱情,再加上出轨等恶性事件催化,许多婚姻股份制公司就会走到破产的边缘。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共有46.5万对夫妻办理了离婚登记,平均每天有5000多个家庭解体。中国离婚率已连续7年递增。忙于登记离婚的夫妻中,35岁以下者超过一半。其中,“80后”又占多数——他们是个性张扬、尊重自我感受的一代。 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主要指判断情感的

    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主要指判断情感的是非曲直,发展到今天却只剩下家产,尤其是房产,由于《婚姻法》在制定过程中对此存在先天疏漏,许多曾男欢女爱、海誓山盟的夫妻终形同陌路甚至反目成仇后,便陷入了旷日纷争,令中国法官一筹莫展。

是非曲直,发展到今天却只剩下家产,尤其是房产,由于《婚姻法》在制定过程中对此存在先天疏漏,许多曾男欢女爱、海誓山盟的夫妻终形同陌路甚至反目成仇后,便陷入了旷日纷争,令中国法官一筹莫展。 因此,此次针对房产的司法解释首先是为了法官顺利断案,而不是为了挽救婚姻。 事实上,按照没房子别谈感情的逻辑,到分房子的时候其实已无感情可言。因此,一味地指责法律加剧了婚姻的功利化有失公允——本来就功利,何必怪法官? 假如抛开真爱,这些司法解释是难不住利益至上的结婚者的——不是男方出资买房的多嘛,登记时属上女方名字即可;不是婚前有一方特争气已经买房子了嘛,可以婚前签订协议承诺是双方财产。其实,好的婚姻都是傻子之间的游戏,现在的人却都太精明。 有人担心这会导致不婚人群增加。纯属庸人自扰——被老丈母娘逼着买房子结婚的日子就好受啊。该裸婚的会裸婚,该功利的会继续功利。 这次修改反而与现代公民社会的发育同步——完善婚姻的契约制度,降低社会管理的成本。 这不美好,但却在残酷地顺应当下的婚恋潮流。 这是一个赤裸的时代,欲望甚至都不需要一块遮羞布来掩藏。 《非诚勿扰》中马诺赤裸裸地宣称“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相亲真人秀进入了菜市场论斤两讲价钱的境界。直到《李春天的春天》中,“超级剩女”以38岁高龄还能觅得爱情,带给人们一些珍贵的慰藉。但现实中,女主演宋丹丹却在生活中与前夫为多   因此,此次针对房产的司法解释首先是为了法官顺利断案,而不是为了挽救婚姻。

    事实上,按照没房子别谈感情的逻辑,到分房子的时候其实已无感情可言。因此,一味地指责法律加剧了婚姻的功利化有失公允——本来就功利,何必怪法官?

《婚姻法》最新司法解释竟激起偌大争论,让人始料未及。 焦点在两条:一是“明确婚后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不动产且产权登记在自己子女名下的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而是“首次明确离婚案件中一方婚前贷款购买的不动产应归产权登记方所有”。 公众对房地产积攒的熊熊怒火再度被点燃。 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有效地打击了没房子不嫁女儿的丈母娘的嚣张气焰,捎带脚为已婚男人出轨扫清了障碍。 于是相当多女性及貌似关怀女性的男性气愤难平,称该条文会加速婚姻功利化趋势,甚至有人怀疑此次解释是日子艰难的房地产赞助的——逼着未婚的有情人各买一套房子结婚。 在婚姻被功利逐渐绑架的年代,房子成为决定婚姻成败举足轻重的筹码。一个家庭的缔造越来越像公司的组建——男女双方的家人都是出资的股东,而新郎新娘像执行董事,房子是最大的固定资产,是整个公司顺利诞生的前提。只是其外表最初包裹了一层美丽的爱情的外衣——脆弱如纸。 无论是社会压力还是庸常的家庭生活,都在轻松地击溃爱情,再加上出轨等恶性事件催化,许多婚姻股份制公司就会走到破产的边缘。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共有46.5万对夫妻办理了离婚登记,平均每天有5000多个家庭解体。中国离婚率已连续7年递增。忙于登记离婚的夫妻中,35岁以下者超过一半。其中,“80后”又占多数——他们是个性张扬、尊重自我感受的一代。 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主要指判断情感的

    假如抛开真爱,这些司法解释是难不住利益至上的结婚者的——不是男方出资买房的多嘛,登记时属上女方名字即可;不是婚前有一方特争气已经买房子了嘛,可以婚前签订协议承诺是双方财产。其实,好的婚姻都是傻子之间的游戏,现在的人却都太精明。

是非曲直,发展到今天却只剩下家产,尤其是房产,由于《婚姻法》在制定过程中对此存在先天疏漏,许多曾男欢女爱、海誓山盟的夫妻终形同陌路甚至反目成仇后,便陷入了旷日纷争,令中国法官一筹莫展。 因此,此次针对房产的司法解释首先是为了法官顺利断案,而不是为了挽救婚姻。 事实上,按照没房子别谈感情的逻辑,到分房子的时候其实已无感情可言。因此,一味地指责法律加剧了婚姻的功利化有失公允——本来就功利,何必怪法官? 假如抛开真爱,这些司法解释是难不住利益至上的结婚者的——不是男方出资买房的多嘛,登记时属上女方名字即可;不是婚前有一方特争气已经买房子了嘛,可以婚前签订协议承诺是双方财产。其实,好的婚姻都是傻子之间的游戏,现在的人却都太精明。 有人担心这会导致不婚人群增加。纯属庸人自扰——被老丈母娘逼着买房子结婚的日子就好受啊。该裸婚的会裸婚,该功利的会继续功利。 这次修改反而与现代公民社会的发育同步——完善婚姻的契约制度,降低社会管理的成本。 这不美好,但却在残酷地顺应当下的婚恋潮流。 这是一个赤裸的时代,欲望甚至都不需要一块遮羞布来掩藏。 《非诚勿扰》中马诺赤裸裸地宣称“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相亲真人秀进入了菜市场论斤两讲价钱的境界。直到《李春天的春天》中,“超级剩女”以38岁高龄还能觅得爱情,带给人们一些珍贵的慰藉。但现实中,女主演宋丹丹却在生活中与前夫为多   有人担心这会导致不婚人群增加。纯属庸人自扰——被老丈母娘逼着买房子结婚的日子就好受啊。该裸婚的会裸婚,该功利的会继续功利。

    这次修改反而与现代公民社会的发育同步——完善婚姻的契约制度,降低社会管理的成本。

年恩怨发出“你不是人”的声讨,将刚获得的一丝温暖和慰藉在瞬间化为齑粉。 从《蜗居》到《裸婚时代》,甚至到《李春天的春天》,都不能脱离的一个主旋律是:车、房和金钱。 在这样的状态下,婚姻便成了风中之烛。 没有了爱情,就需要将房子这件事说清楚——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这个时代呼唤超越物质的婚姻,只有这样房子才会回归本来的意义——两个真诚相爱的人在那里不离不弃,一同我爱我家。 最近,连续做客CCTV今日说法和对手节目,形成以上感悟。 最后,向大家推荐一本新书《我们的婚姻,我们的爱情》,宛如一个时代的情感记录。作者贺少成是俺的小友,有着幸福的家庭,便对身边不幸的婚姻有着更深刻的感悟。 也许,会帮助你理解《婚姻法》出台最新司法解释的苦衷。(原文载中国经营报)

    这不美好,但却在残酷地顺应当下的婚恋潮流。

   这是一个赤裸的时代,欲望甚至都不需要一块遮羞布来掩藏。

   《非诚勿扰》中马诺赤裸裸地宣称“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相亲真人秀进入了菜市场论斤两讲价钱的境界。直到《李春天的春天》中,“超级剩女”以38岁高龄还能觅得爱情,带给人们一些珍贵的慰藉。但现实中,女主演宋丹丹却在生活中与前夫为多年恩怨发出“你不是人”的声讨,将刚获得的一丝温暖和慰藉在瞬间化为齑粉。

   从《蜗居》到《裸婚时代》,甚至到《李春天的春天》,都不能脱离的一个主旋律是:车、房和金钱。

《婚姻法》最新司法解释竟激起偌大争论,让人始料未及。 焦点在两条:一是“明确婚后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不动产且产权登记在自己子女名下的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而是“首次明确离婚案件中一方婚前贷款购买的不动产应归产权登记方所有”。 公众对房地产积攒的熊熊怒火再度被点燃。 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有效地打击了没房子不嫁女儿的丈母娘的嚣张气焰,捎带脚为已婚男人出轨扫清了障碍。 于是相当多女性及貌似关怀女性的男性气愤难平,称该条文会加速婚姻功利化趋势,甚至有人怀疑此次解释是日子艰难的房地产赞助的——逼着未婚的有情人各买一套房子结婚。 在婚姻被功利逐渐绑架的年代,房子成为决定婚姻成败举足轻重的筹码。一个家庭的缔造越来越像公司的组建——男女双方的家人都是出资的股东,而新郎新娘像执行董事,房子是最大的固定资产,是整个公司顺利诞生的前提。只是其外表最初包裹了一层美丽的爱情的外衣——脆弱如纸。 无论是社会压力还是庸常的家庭生活,都在轻松地击溃爱情,再加上出轨等恶性事件催化,许多婚姻股份制公司就会走到破产的边缘。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共有46.5万对夫妻办理了离婚登记,平均每天有5000多个家庭解体。中国离婚率已连续7年递增。忙于登记离婚的夫妻中,35岁以下者超过一半。其中,“80后”又占多数——他们是个性张扬、尊重自我感受的一代。 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主要指判断情感的   在这样的状态下,婚姻便成了风中之烛。

   没有了爱情,就需要将房子这件事说清楚——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是非曲直,发展到今天却只剩下家产,尤其是房产,由于《婚姻法》在制定过程中对此存在先天疏漏,许多曾男欢女爱、海誓山盟的夫妻终形同陌路甚至反目成仇后,便陷入了旷日纷争,令中国法官一筹莫展。 因此,此次针对房产的司法解释首先是为了法官顺利断案,而不是为了挽救婚姻。 事实上,按照没房子别谈感情的逻辑,到分房子的时候其实已无感情可言。因此,一味地指责法律加剧了婚姻的功利化有失公允——本来就功利,何必怪法官? 假如抛开真爱,这些司法解释是难不住利益至上的结婚者的——不是男方出资买房的多嘛,登记时属上女方名字即可;不是婚前有一方特争气已经买房子了嘛,可以婚前签订协议承诺是双方财产。其实,好的婚姻都是傻子之间的游戏,现在的人却都太精明。 有人担心这会导致不婚人群增加。纯属庸人自扰——被老丈母娘逼着买房子结婚的日子就好受啊。该裸婚的会裸婚,该功利的会继续功利。 这次修改反而与现代公民社会的发育同步——完善婚姻的契约制度,降低社会管理的成本。 这不美好,但却在残酷地顺应当下的婚恋潮流。 这是一个赤裸的时代,欲望甚至都不需要一块遮羞布来掩藏。 《非诚勿扰》中马诺赤裸裸地宣称“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相亲真人秀进入了菜市场论斤两讲价钱的境界。直到《李春天的春天》中,“超级剩女”以38岁高龄还能觅得爱情,带给人们一些珍贵的慰藉。但现实中,女主演宋丹丹却在生活中与前夫为多

   这个时代呼唤超越物质的婚姻,只有这样房子才会回归本来的意义——两个真诚相爱的人在那里不离不弃,一同我爱我家。

年恩怨发出“你不是人”的声讨,将刚获得的一丝温暖和慰藉在瞬间化为齑粉。 从《蜗居》到《裸婚时代》,甚至到《李春天的春天》,都不能脱离的一个主旋律是:车、房和金钱。 在这样的状态下,婚姻便成了风中之烛。 没有了爱情,就需要将房子这件事说清楚——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这个时代呼唤超越物质的婚姻,只有这样房子才会回归本来的意义——两个真诚相爱的人在那里不离不弃,一同我爱我家。 最近,连续做客CCTV今日说法和对手节目,形成以上感悟。 最后,向大家推荐一本新书《我们的婚姻,我们的爱情》,宛如一个时代的情感记录。作者贺少成是俺的小友,有着幸福的家庭,便对身边不幸的婚姻有着更深刻的感悟。 也许,会帮助你理解《婚姻法》出台最新司法解释的苦衷。(原文载中国经营报)    最近,连续做客CCTV今日说法和对手节目,形成以上感悟。

   最后,向大家推荐一本新书《我们的婚姻,我们的爱情》,宛如一个时代的情感记录。作者贺少成是俺的小友,有着幸福的家庭,便对身边不幸的婚姻有着更深刻的感悟。

是非曲直,发展到今天却只剩下家产,尤其是房产,由于《婚姻法》在制定过程中对此存在先天疏漏,许多曾男欢女爱、海誓山盟的夫妻终形同陌路甚至反目成仇后,便陷入了旷日纷争,令中国法官一筹莫展。 因此,此次针对房产的司法解释首先是为了法官顺利断案,而不是为了挽救婚姻。 事实上,按照没房子别谈感情的逻辑,到分房子的时候其实已无感情可言。因此,一味地指责法律加剧了婚姻的功利化有失公允——本来就功利,何必怪法官? 假如抛开真爱,这些司法解释是难不住利益至上的结婚者的——不是男方出资买房的多嘛,登记时属上女方名字即可;不是婚前有一方特争气已经买房子了嘛,可以婚前签订协议承诺是双方财产。其实,好的婚姻都是傻子之间的游戏,现在的人却都太精明。 有人担心这会导致不婚人群增加。纯属庸人自扰——被老丈母娘逼着买房子结婚的日子就好受啊。该裸婚的会裸婚,该功利的会继续功利。 这次修改反而与现代公民社会的发育同步——完善婚姻的契约制度,降低社会管理的成本。 这不美好,但却在残酷地顺应当下的婚恋潮流。 这是一个赤裸的时代,欲望甚至都不需要一块遮羞布来掩藏。 《非诚勿扰》中马诺赤裸裸地宣称“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相亲真人秀进入了菜市场论斤两讲价钱的境界。直到《李春天的春天》中,“超级剩女”以38岁高龄还能觅得爱情,带给人们一些珍贵的慰藉。但现实中,女主演宋丹丹却在生活中与前夫为多

   也许,会帮助你理解《婚姻法》出台最新司法解释的苦衷。(原文载中国经营报)

《婚姻法》最新司法解释竟激起偌大争论,让人始料未及。 焦点在两条:一是“明确婚后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不动产且产权登记在自己子女名下的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而是“首次明确离婚案件中一方婚前贷款购买的不动产应归产权登记方所有”。 公众对房地产积攒的熊熊怒火再度被点燃。 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有效地打击了没房子不嫁女儿的丈母娘的嚣张气焰,捎带脚为已婚男人出轨扫清了障碍。 于是相当多女性及貌似关怀女性的男性气愤难平,称该条文会加速婚姻功利化趋势,甚至有人怀疑此次解释是日子艰难的房地产赞助的——逼着未婚的有情人各买一套房子结婚。 在婚姻被功利逐渐绑架的年代,房子成为决定婚姻成败举足轻重的筹码。一个家庭的缔造越来越像公司的组建——男女双方的家人都是出资的股东,而新郎新娘像执行董事,房子是最大的固定资产,是整个公司顺利诞生的前提。只是其外表最初包裹了一层美丽的爱情的外衣——脆弱如纸。 无论是社会压力还是庸常的家庭生活,都在轻松地击溃爱情,再加上出轨等恶性事件催化,许多婚姻股份制公司就会走到破产的边缘。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共有46.5万对夫妻办理了离婚登记,平均每天有5000多个家庭解体。中国离婚率已连续7年递增。忙于登记离婚的夫妻中,35岁以下者超过一半。其中,“80后”又占多数——他们是个性张扬、尊重自我感受的一代。 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主要指判断情感的

 一个房子击溃爱情的年代 - 石述思 - 老石说/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1日, 1: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