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内容转载自杨海鹏的凤凰博报博客 “杨海鹏在上海”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3691045.html
蟹妈口述实录
我是怎么被审成受贿者的
一个良家妇女,经过数天检察官的审讯,如何承担了莫须有的罪名,成为一个“受贿者”,官员的情妇,其中奥秘何在?
这段口述揭开了检察黑幕,酷吏马佳如此办案!
著名调查记者杨海鹏(蟹爸)在新浪微博开始了万人关注的为妻子(蟹妈)讨回清白的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翟明磊与调查记者朱雨晨采访了杨妻梅晓阳(蟹妈),这是她口述纪录。这个弱女子在被一系列洗脑与引导后被成功栽赃,最后又与杨海鹏绝地反击。
最可怕的是,任何一个廉洁的人进入这个审讯机器都可能以“受贿者”出来,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这让我们反思检察体系中的恶劣成分,一种日常的恐怖。
见过黑的,没见过这么黑的,看看疯狂办案的检察官绝招,大家学点防身术。
马佳洗脑术
7月13日下午六点,我第一次与检察院马佳打交道,是在园林院的纪委办公室,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手续单,只是纪委介绍了一下:“这是检察院同志,向你了解园林设计院的问题。”
话说得蛮重的啦,“梅晓阳,你有没有不正当的经济往来?!为自己谋私利?!拿了谁谁谁的钱?!你现在不说,我们已经掌握了大量的犯罪证据,我们从公司成立之前,一直调查你们的,全部帐目,你,朱院长的帐目,相关人员的,我们已经全部控制起来了。”———好象他们针对我们做了大量调查。而我们就是一个犯罪团伙。就是一个烂透了的国企窟窿,钱不是转移了就是私分了。
马佳:“你现在如果不交待,可以的,我们到检察院去谈,检察院不交待,我们到看守所去谈,看守所不交待,没有问题,你去坐牢吧,你就是一条不归路,你唯一的出路在这里。我还可以算你自首,你自首了,肯定没有问题。这些算什么,人家上千万,上亿的(自首)最后也没怎么样嘛,我们判过的,两年判实刑。”
这时我对什么罪名,判多少年刑完全没有概念。上亿元自首判两年,那十万二十万不用判 什么刑吧?
我后来才知道一万元可以判一年。
(评论:法律是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提供的是虚假的法律知识:上亿元自首判两年。)
在我们平时工作中,为了适应市场的需求,多少有些送礼吃请的事情,可是我觉得自己还是很正派廉洁的,不该拿的钱从来不拿,而且我们是吃技术饭的,现在园林市场很好,做个私活挣钱很容易,也没有必要做那些事。于是我很愤怒地回答说请他们不要侮辱我。我没有不正当的经济行为。
我跟他说我和谢震纬,胡曙光都是朋友。他们是外协单位,有事情大家一起做的,有心来往,经济来往,我觉得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马佳就会引导你,给你灌输一个概念:“别的朋友有经济来往,友情馈赠,没有问题的,但是你刚好在国企职位上面,他们又和你存在外协关系,所以你和他们之间不能有任何经济关系,你只要有了这个经济关系,你就是犯法,讲不清楚了。 总之一定是不能够有任何经济往来。”
本来我是很坚定的,自认是很廉洁的人,在这个位子,是有很多人给我钱,我都拒绝了。但是马佳说“一定不能有任何经济往来!”这种攻势面前,我就有动摇了,概念模糊了,有点后悔了,我不懂法,不知道法律是这个样子的。我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这是严重的误导与诱供,受贿罪,送钱要证明与后来的职务行为有关系,才构成受贿罪,否则数额再多,没有问题。
对,当时马佳没跟我说,马佳说你越是和他们交朋友问题越大。
我说“我和外协都是朋友,平时我们合作很多的。”马佳他们就打断我“你还敢说这种话?你跟他们是朋友,你是什么位置,你能跟他们做朋友吗?能跟他们有经济往来吗,你和他们有经济往来就是受贿了。”——我就不知道了。马佳他们是检察机关人员,他们懂法律,我不懂,他们说的总是对的罗。我是病人,他是医生。我不敢说了。
看我不说话了,他就说,“那你说说看,你说了,我们帮你判断一下。”
我说了,平时经济往来送东西,我送给谢震纬电脑,他送给我什么了,双方基本上是等价的,礼上往来嘛。没想到最后到检查院笔录,我送他的(物品),检查院他不记,只记他送我的。———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评论:这是典型的片面取供。法律术语叫“无罪证据隐蔽。”)
朱:在园林院纪委办公室谈话,没有录相?
梅:什么都没有的,也没有任何人记录。我们集团纪委两个人陪同,他们不怎么说话。
检察院季科长,季冬梅,讲得比较多,马佳讲得比较多。有的时候,那边凶了,这边缓和一下“这种事情,社会上多了。不是针对你的,你们设计院是很黑的,你也没办法,不过在这其中的小角色,你把你问题说清楚,没问题的。我们不针对你。”一唱一和。一直到晚上十二点。
我说了一些事,一个是我和谢震纬之间有往来的电脑互赠。还有一个谢震纬的三万元钱,他们拿出一张谢震纬给我三万元的银行打卡汇票。和我取款的证据。我坚持这笔钱我和谢与朱合伙的上林公司先期的费用,是谢震纬打给我的他的公司股本金。
我就讲“逢年过节,送点卡给别人,别人也送点卡给我,这个有的。”
马佳他们说:“卡你不用讲,卡什么的,我们都不算的。十万二十万的往上说。”我说“真没有啊。”
季冬梅就急了。“我今天非要撕开你这张嘴。我是有备而来,我们掌握大量的证据,证明你们园林设计院是个烂摊子。黑窋窿。我今天一定要从你这里把盖子揭开。”说得很凶的,我蛮害怕的。
[…]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