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老虎庙 | 评论(0) | 标签:老北京, 民俗, 风物

                   1

傍晚,由隆福寺西口走出,打车,北拐上美术馆后街。

司机和我安静着,无话,这有悖常理。通常司机会和客人拉呱两句儿以消寂寞。

车窗外灯光不暗,却非流光溢彩,除了两排整端的路灯,剩下只有机关单位的门灯,这和从前不同。行人则更稀少,才六点,住家门户多掩门……

“像是死城。”

“您是说北京城啊?”

“可不是!”

“早就啦……”

和司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说到自感无聊,就不再说,各自静着。下车的时候司机和我没谈车钱的事,却说:“从前不这样,热闹,后来……”我说:“全是人遭的,活得像死。”

司机一笑,之后一东一西,我们各自走路。

                   2

楼下大妈说:“从前大夏天,扯张席子就去了天安门,嫌热,就睡广场上。没席子的就临时铺张报纸,一睡一个通宵……”我对大妈说广场宵禁几年了。大妈听不懂,“宵禁是啥?”我说就是晚上不叫进广场。大妈说:“进不进无妨,现家家有空调……可是干嘛不叫进呢?”

现在的天安门广场是世界上,最大的,人民的,唯一执行常年宵禁的广场。

                   3

北京东城有个钱粮胡同。

上世纪初期,钱粮胡同出一大户人家。家道兴旺,连年不衰,邻居们都知道这人家户大、业大、神通更大,却并不知晓底细。这大户人家住得高墙大院与贫民街坊为邻,半个世纪过去倒也相安无事。1949年,大宅子被革命,房主成分定得忒高。房产没收,人亦逐门而出。

大宅子人家遂买下原宅旁的一爿地界,重新造屋。且六十多年来,代代相承,不离不舍。有好事者问其原由,宅子里年岁最长者也只简单一句:六十多年来,就为厮守老宅,认了死理:那宅子端得是自己的宅子,收回来也只在早晚。

宅主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是执着的“守望者”

老虎庙的最新更新:

拍摄《黄河湾处》(续)所记 / 2011-09-18 07:24 / 评论数(4)短“语录片”的宣言 / 2011-09-15 07:53 / 评论数(2)私访河南赵紫阳故居 / 2011-09-10 18:56 / 评论数(6)遭遇世博会 / 2011-09-07 08:02 / 评论数(2)遭遇青铜峡 / 2011-09-06 02:45 / 评论数(7)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