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人口问题的多面性

(2011-10-01)

早报导读

  新加坡统计局日前公布的2011年人口趋势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新加坡公民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万6500人至326万人、永久居民则减少了9000人至53万人,而非居民人口则增加6.9%,达139万。这些新的统计数字凸显了我国人口问题的多面性。其一,是居民人口与生育率下降相关的课题,另一则是非居民人口与经济增长相关的课题。

  我国的总人口现在是518万人,比去年的508万人增加了约2%,或10万7000人。其中,居民人口379万人(包括公民326万人和永久居民53万人),非居民人口则达到139万人(包括持工作准证、就业准证、长期社交访问准证及学生证等在本地逗留的外国人)。在一年里增加的10万人当中,公民人数只增加2万6500人,永久居民不只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9000人。因此,增加最多的其实是非居民人口。

  正如一些学者所指出的,人口在一年里增加超过10万人,犹如我国在一年之内出现多一个大巴窑新镇。而这对我国的基础设施和社会资源肯定造成不小的压力。因此,除非当局有办法扩大社会资源以容纳更多的人口,民众未必容易接受政府之前所提出已收紧移民政策的说法。此外,一般国人也未必会细致地去区分永久居民和非居民。我们相信,这应是政府必须着力宣导的重点之一。

  由于遭到本地人的反弹,政府自2009年起就已收紧移民政策,这一措施的效果,明显地反映在永久居民人口过去两年的变化。永久居民人口逐年的增幅从前年的11.5%,剧减至去年的1.5%,今年更是首度出现萎缩,减至53万人,进而促使居民人口的增幅也从去年的1%,放缓至今年的0.5%。永久居民总人数的减少,未必意味着每年成为新公民的人数也会相应减少。这还得看政府会如何调控。但总体而言,新移民人口增长所带来的“压力”显然已明显降低。

  虽说政府在一定程度上必须顺应民情,收紧移民政策,但这也使得解决生育率低和人口迅速老龄化的问题的工作变得更加棘手。生育率去年已下滑至1.15,远低于2.1这个自然人口替代率。这并不是个可以通过提高工作人口的生产力可以解决的难题。而如果人口老龄化的趋势无法遏制或扭转,我们将会步日本的后尘,面对严重的后果。国人对此必须深切体悟,因为只有认知和理解才有可能做到必要的宽容与忍耐。

  与此同时,对非居民人口的增加,国人也需有同样的认识。6.9%的增加,比前一年的4.1%还高,这主要是因为我国就业市场去年增长强劲,所创造的工作机会远比本地人口所能填补的为多。换言之,基于经济增长的需要,政府不得不允许更多的外劳入境。包括外劳在内的非居民人口的增加,同样也会给我们的基础和社会设施带来压力,虽然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短暂居留者,也不可能成为永久居民或公民。

  我国之所以需有大批外劳,主要是由于多数外劳所从事的工作是本地人不愿意做的,如果没有外劳的填补,许多本地行业如建筑、造修船也以及诸多服务业都将面对严重的人力短缺问题。人力严重不足,势必影响企业的运作和整体经济的增长。在这方面,政府当然也可以“顺应民情”,收紧外劳输入,但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却不能不考虑这么做所可能产生的负面效应,包括迫使一些企业外移及整体经济放缓。这方面的问题同样也无法通过提高生产力完全解决。

  人口趋势报告凸显人口问题的多面性,也突出了国家未来发展的隐忧,我们千万不能低估问题的严重性,更不能延缓采取必要的对策。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