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 | 动车追尾事故遇难者灵魂未安 中国高铁何以吸引投资?(上)

   

动车追尾事故遇难者灵魂未安 中国高铁何以吸引投资?

2011-09-19
11:03:53.868 GMT

 

彭博新闻社报道

 

919日【彭博】——王惠说她不在乎钱,她只想知道,她的丈夫郑杭征723日去出差,为什么就再也没能回家。

 

34岁的商人郑杭征是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的40位遇难者之一。据媒体报道,官方对此次事故的最初解释是,前车遭到雷击后失去动力,进而造成后面的动车追尾。这个解释遭到了中国网民的奚落,王惠等遇难者家属到车祸现场附近举行抗议,要求展开全面调查。

 

今年32岁的王惠说,事故发生10天后,有关部门提出给她91.5万元人民币(14.3万美元)的补偿,要求她今后不得追究铁道部的责任。她表示,他们暗示说,如果她不同意,他们就会放任郑杭征的尸体腐烂掉。她签字了。

 

“在事故实情和责任人都不清楚的情况下,讨论补偿为时过早,”王惠拍着怀里17个月大的女儿说道。王惠夫妇和公公婆婆一起住在一套三居室里。网上关于王惠悲惨经历的报道引起了许多中国人的同情。中国最大的两个视频共享网站上贴出了王惠在温州火车站接受采访时要求公道的视频后,引起了连锁反应,目前有12.7万人在阅读她的微博。

 

此次事故引发了人们对于中国作为对外展示窗口的铁路网络的安全及资金不足的关注。随着中国公民公开质疑为了推动中国这一全球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的经济扩张,是否值得让郑杭征之类的人牺牲生命,以及付出信息压制和腐败的代价,公众的怒火逾燃愈烈。

 

                “仅有经济增长还不够”

 

“仅有经济增长越来越不够,”布鲁金斯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李成表示。“中国人都在说,他们的政府证明了自己能够实现发展,现在它应该负起责任。”

 

如此多的中国人正在重新评估中国过去十年年均经济增长逾10%所付出的成本,这是一党统治者在未来几年将面临的最艰巨挑战之一:在追逐财富与实现社会稳定所需的公众满意度之间找到平衡。

 

动车追尾事故损害了中国铁路行业的声誉,而在中国促进内陆繁荣和提高出口产品附加值的计划中,铁路是其核心。中国的高铁网络于2007年开通,以中国建设繁荣“和谐社会”的目标命名为“”。按照政府规划,到2015年,中国将建成全球最大的高铁网路,总里程达1.6万公里(9,900英里)。

 

                    借债建设

 

为了建设高铁,中国铁道部的举债规模达到2.1万亿元人民币(3,300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去年国内生产总值的5%

 

事故发生后,中国暂停了全国新高铁项目的审批,召回了54列高铁列车,三名铁道部门高级官员被停职。

 

“动车追尾事故打击了中国政府获得世界一流技术的雄心,”安本资产管理公司驻香港的中国股市部门负责人姚鸿耀表示。“它表明中国是在牺牲质量追求速度。”

 

                   温家宝的承诺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728日到温州察看了事故现场,并承诺政府将发布报告,对事故的原因“一追到底”。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发言人黄毅没有回复记者关于报告内容及何时发布的传真提问。

 

黄毅822日向新华社表示,723日的悲剧“本可避免”。调查组成员、华北电力大学教授刘连光916日表示,调查组发现信号软件问题和人为错误造成了此次事故。铁道部没有回复记者请求置评的传真问题。

 

即便是在悲剧发生前,铁道部也越来越难以获得融资。作为中国最大企业债发行人的铁道部721日发行了200亿元人民币的一年期债券,但没有得到全额认购。彭博汇编的中国债券网的数据显示,事故发生后,此类债券与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之差上升了20%

 

                     加州投标

 

“事故发生后,金融行业对高铁的信心愈发降低了,”北京交通大学经济学教授赵坚表示。“铁路融资危机日益迫近。”

 

赵坚表示,中央政府也许将不得不对铁路系统伸出援手,因为铁路系统无法运转将会导致经济的崩塌。

 

中国输出其铁路技术的计划或许也已经泡汤,伊利诺伊大学铁路工程访问教授、参与了加州和伊利诺伊州高铁项目规划的Kao Tsung-chung表示。

 

美国计划修建一条连通旧金山和圣迭戈的长616英里(991公里)的铁路线,有900多家公司对此表示了投标兴趣,中国铁道部和中国铁路建设有限公司就在其列。

 

“现在,项目投标将受到更严格的审查,”Kao表示。“中国高铁的声誉和未来都受到了这个事故的影响。中国政府不以透明度而著称,因此他们将更难以让人们信服问题已经得到解决。”

 

调查人员不止要查找事故原因,也应当看到政府的反应,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政治学教授、亚洲研究项目主管Andrew H. Wedeman表示。

 

                  “生命的奇迹”

 

甬温线高铁追尾事故发生后几天内发生的情形,展示出中国4.85亿网民向政府发起挑战的强烈意愿。一些从网上浏览相关视频和报道的网民称,事故发生大约6小时后,政府似乎已开始掩埋车体,放弃了对幸存者的搜救。

 

大约14个小时后,人们在废墟中发现了依然活着的两岁小女孩项玮伊。微博博主们纷纷提出疑问,倘若搜救工作没有停止,伊伊的父母和其他人是否也有可能得救。

 

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724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伊伊的生还是“生命的奇迹”后,受到了许多网民的嘲笑。王勇平于8月份被解职,派往波兰从事外事工作。

 

                   微博的力量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胡泳表示,在中国拥有至少3亿注册用户的微博,凸显出事件的官方版本与人们的实际看法之间的强烈反差。

 

“微博让公众舆论变得更为显而易见,而这意味着统治者将面临更大的压力,”胡泳表示。

 

王惠也利用互联网来表达自己的反感。“我永不会接受铁道部的道歉,”王惠812日在微博中写道。

 

一些公众仍对官方的死亡数据表示怀疑。

 

华新民正在收集受损最严重的6节车厢的乘客名单,以核实政府的数据是否准确。华新民的祖父是一位著名的中国铁路工程师。在被服务商关闭前,她的微博已被转发上万次。

 

“这是为了每一个生命的尊严,为了明天的安全,”居住在北京的法国公民华新民表示。“目前有危险的是政府的可信度。”

 

                  生命的代价

 

在动车追尾事故发生前,暴露出中国民众为爆炸式增长所付出的生命代价的一桩桩悲剧,已经令政府惹下了众怒。这些悲剧包括20085月的四川地震——质量糟糕的校舍将数以千计的孩子掩埋在废墟之中;也包括毒奶粉事件——大约30万名婴儿因食用被污染的奶粉而致病。

 

所不同的是,这一次,微博上公众的严密监督令政府“失去了对报道的控制”,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程致宇(Patrick Chovanec)表示。

 

“动车追尾事故本身的问题还没有政府的应对措施那么严重——人们认为政府摆出了一付高高在上的姿态,而且不可信,”他表示。“人们根本不买账。”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24日, 11:31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